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五百零四章 胡蛮

作者:皇叔刘司马
    呼救声伴随着惨叫声,生来极富正义感的张飞闻声而动,刘澜们也紧随?内容已经乱序请到  阅读!??后,金市本就是人群密集的地方,四周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一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挤进去,定睛一看,果然挨打者并非是汉人,而是位眼窝深陷的胡人,不过这胡人又与汉地传统意义的胡人不同,因为眼前被殴打的男子是一头的金色毛发,皮肤白皙,怎么看都像是来自欧洲,或者说的来自罗马,不过此时此刻的他却有点狼狈,被打的鼻青脸肿,尤其是脸上的血水和污垢混杂之后还真有点妖怪青面獠牙的感觉,不然也不会有些不明真相的百姓以为是捉拿妖怪呢。

    琴弦轻轻响起,伴着动人歌声,大珠小珠落玉盘,敲击在众人心灵,琴声悠扬,歌声嘹亮,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听着那动人旋律,悠扬歌声。不知何时,场中的舞姬再次翩翩起舞,乐姬也再次弹奏而起,也就在这时,之前的琴声却戛然而止,可随即众人却发现一众舞姬簇拥着一位身材曲线玲珑婀娜的丽人出现在了场中。

    美人,当真是大大的美人,甚至连刘澜都被其天香国色的姿容所吸引,足足愣了数秒,甚至在某一时刻更露出了贪恋的神色,但随即又恢复如常,脸色坚定,不为美色所动:“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刘澜说着起身,在王越和老鸨疑问的注视下说:“一见倾城、再见倾国,此行不需。王大哥我先行一步,你我改日再叙。”

    “妈的,你这胡蛮骗吃骗喝不说还敢说我们掌柜不识货,看老子不打死你。”之前的领头人说话的时候握着的拳头便朝着胡人砸下去,这一拳可是往死了用力,看着都肉疼,更何况那被揍的胡人瞬间便发出了一顿狼嚎声,可见这几位饭馆的伙计是真下死手打啊。

    刘澜走了,所有老兄弟们都站起身。刘澜让他们不用如此,好好玩一次吧,毕竟马上就要离开雒阳了,但就是如此,最终和刘澜一起离开的却依旧为数众多,诸如关羽张飞武恪张正几人,而本来要走的李翔却最终留了下来,看着如同仙子一样的花魁来莺儿,他问老鸨说不知如何才能抱得美人归。没办法啊,这也是他心中所担忧的。如果是以财势作价,他肯定没希望,如果是论才华和颜值,他看遍整个屋子,最有希望的除己无他,可他却忘了一点那就是浮生馆做的是皮肉生意,又岂能倒贴给他,除非这位男生女相的帅锅来浮生馆做小相公,不过那时是谁‘倒贴’就说不定了。

    神秘女子的出现可以说将歌舞推向了高潮,她的舞技她的歌喉她那绝美的容颜无疑对男人有着巨大的杀伤力,殷桃似的小口轻轻阖动,清越的声音似能穿透心灵直达肺腑,每个人都沉醉在这靡靡之音难以自拔,人美歌甜,只这瞬间,多少人为他倾倒?

    “救命,救命!”

    有的人在乎的是名有的人在乎的是利,所以老鸨自然懂得和什么人说什么话。不然以他这小小皮肉生意的青楼老鸨还真护不住来莺儿周全,但也正是因为老鸨这般的左右逢源,才会让不少人收敛,甚至为博美人一顾,频频献媚甚至大撒钱财。

    此刻施暴者正拖拽着男子往回拽着,刘澜上前询问原因,施暴者刚要叫嚣别多管闲事,可不想张飞关羽几名壮汉走了上来,之前打人的气焰立时萎靡了下来,愤恨的说:“这胡人居然拿假珠子骗吃骗喝,被揭穿后竟敢逃跑,我现在揍他就是让他吃点苦头,然后再送他见官,兄台难道你认为这种骗吃骗喝的贼厮难道不该打吗?”领头的男子虽然气焰萎靡不少,但一提起这胡人又回复成了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刘澜听着他的说法也不好说什么,让开了一步,容他们通过,可不想这胡人一见最后的救命稻草要袖手旁观了立时嗷嗷叫着,道:“不,不,我没有骗吃骗喝,是那老板不识货。”

    “德然,可是你……”王越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刘澜打断道:“他们会留下来,只是我并不习惯这烟花之地罢了。”

    不过这半年来虽然蜂蝶群舞,但却无有一人能博美人青睐。真想做来花魁的入幕之宾,显然不会那么简单,可正因如此,才越发激起了男性作为雄性动物的征服欲,如果真成了来花魁的入幕之宾,说出去,那得多有面子,岂不是要羡煞无数旁人?

    刘澜一行都开始交头接耳感叹起来,风月所他们去过不知凡几,最漂亮的花魁也不知见了几个,可与眼前这位如花蝴蝶翩飞的美娇娘一比,才发现那些个自诩花魁的美娇娘一个个俗不可耐。

    歌声落下,舞女乐姬再一次退下,大厅内独留那一抹妩媚动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身红色襦裙,秀发挽起,蛮腰如柳,丰胸翘臀,展现着女人最完美的身材,更何况还有着不输火爆身材的绝世容颜,只这霎那,场中诸人彻底为之拜倒。

    “我们这位来花魁可是卖艺不卖身的,想要抱得美人归?不管你是身家巨富还是风流倜傥。都要各凭本事,如果谁使些龌龊勾当只求与莺儿姑娘一夕欢好,我想事后也要被笑掉大牙的吧?”

    而就在浮生馆内为博花魁青睐而‘刀兵四起’时,马上就要离开金市的刘澜一行却被坊门前的混乱所吸引,这无关对热闹的好奇心理,而是因为人群中一人操着一口蹩脚的雅言正喊着救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