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七百五十五章 劫匪

作者:皇叔刘司马
    刘澜三人正要路见不平,不想路人之中一位高冠博带的年轻人仗义出头?内容已经乱序请到  阅读!??年轻人身躯挺拔矫健,年轻英俊的脸上透着沉稳之色,虽然穿着青衣儒服,但儒服被他修改后,反而和劲装一般紧贴身形。

    辇车无人看守,而且又出现了三名穿甲军士,个个悍勇,头领不敢托大,立时派了一名蒙面人攀上马车,见此情景,刘澜心中暗呼一声不好,越发奋勇砍杀。在解决了一名黑衣人后趁着难得的空当,大喊一声,朝辇车杀来。

    为首之人一声怒喝,身旁几名黑衣男子立时挡在年轻男子身前,数剑齐出,向他刺去,儒服年轻人舞动短刀,用着巧劲,当当当,一连数声,便将几名黑衣汉子逼得向后退开,同时欺身向前,一刀朝着黑衣头领当头落下。

    时值正午,三人一路顺着阳城官道前行,也不知又走了多久,路人行人多了起来,大多推着单轮的木头车,载着各类财货,行色匆匆朝阳翟方向赶去。就在此时,前方却又出现了异常,只见路上行人不是绕路而行,就是唉声叹气的原路返回。

    身旁数十名黑衣汉子应诺一声,嗷叫着如一窝蜂般杀向了青衣青年,后者临危不惧,舞动手中短刀一瞬间砍倒两名黑衣人,倒地之后抽搐数下,便即毙命。

    一通好杀,虽说黑衣人有些能耐,但又如何能是刘澜的对手,时时都会传来中刀惨叫声,奋力拼杀的刘澜突然见到马车四周哪里还有什么护卫,全都被逼离了辇车。

    可一连砍杀二人的年轻儒生却就此被黑衣人团团围在中央,他的能耐对付一两人虽然轻松,可被围攻之后就显得格外吃力了,若非反应灵敏,小命早已不保。

    那小卒道:“肯定没错,小子又怎会认错!”看着话语无比肯定的小卒,头领咬牙切齿望了眼刘澜,双目为之一泄,居然是他!

    年轻儒生那里有张飞、阎志加入战团立时稳稳占了优势,而刘澜这边却没有好到哪里,跃马而来刚加入战团,却发现这些护卫那是什么土鸡瓦犬啊,一个就很难缠了何况还是一群立时挡下了刘澜去路。

    刘澜三人停马想要询问路人前方到底发生何事,可路人见到三人军官模样哪敢停留,这一年多来,他们可是被董卓兵丁折腾怕了,再见到三人挽辔而来,撒丫子就跑。刘澜三人相视苦笑,一合计,便继续赶路,到了前面自然便知道发生何事。

    抬头再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那名方才还颐指气使的黑衣头领在年轻儒生杀来之际匆忙躲闪,可不想脚下一个踉跄,立足不定摔倒在地。

    一路向南,因为伤员的原因部队速度不是太快,可雍盛的情况实在太过严重,一行只得先行前往阳城为雍盛医治,结果阳城早已变成了一座空城,百姓都被迁移去了长安,不得已刘澜对关羽交代一番,带着张飞、闫志甩开大部队继续南下前往颍川阳翟,那里有郭家故人,都是老熟人,可以请他们提前联系好医学从事,等关羽一行抵达便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治疗。

    三人快马加鞭便踏上行程。

    偏巧,似有所感的刘澜在这一刻也望向了那名黑衣人,同样是一对鹰目,但更关键的却是无与伦比的熟悉感,两人目光在空中相遇的一刻,火星四射,这一刻刘澜可以肯定,此人他就算不认识也一定见过。

    头领惊道:“你可看清了?”

    只是小马驹虽快,但他还是慢了半拍,登上辇车的黑衣小卒右手提刀,左手一掀车帘,原本以为要车主人要被害,可不想车中不仅毫无动静,连那名黑衣人也不知为何竟然在掀起车帘的一刻呆楞住了。

    头领被救之后暴怒连连,厉喝一声:“留一半人看好马车,剩下的人一起上,给我杀了他!!!”歇斯底里的吼声有些颤抖,气急败坏的头领对这位一上来就差点取了他性命的儒生恨之入骨了。

    与寻常儒生不同,年轻人随身携带并非长剑而是一柄短刀,在此时他的名字叫拍髀,因为走路时拍打大腿外侧,故此得名。青年握刀杀向敌群,身影飘逸,青影晃动之间已从一旁加入战团,脚下不曾停留,径向方才那名耀武扬威的黑衣为首之人杀去。

    儒生命在旦夕,而守卫马车的数十名护卫此时也所剩无几,估摸着连一刻钟都坚持不了就要被贼人夺车越货了。

    前行不久,三人发现端倪,原来是劫匪打劫。

    一旁的张飞急道:“主公,再不出手,义士和车主人就有危险了!”

    说完,三人一个向东,二个向西,加入战团。

    身手矫捷,出手果断,刘澜与关羽对视一眼,颇为称奇,没想到这儒生竟有这等身手。

    可他是谁,刘澜却想不起来。

    没想到这头领如此不济,就在三人以为青年儒生一击成功时,不想之前被击退的数名喽啰却又出现,反将儒生逼退,救下了头领。

    只见一辆马华丽辇车停在官道正中,车旁虽有护卫数名,怎奈此时正被数倍于几的蒙面人团团围住,也不知为首的黑衣人说了些什么,被拒绝后,大手一会下令手下出手,强行越货。

    刘澜当即抽搐屠龙刀,同同张飞、阎志二人策马奔来之际对他俩喊道:“翼德、阎志,你二人且去帮那儒生,我去解决马车旁的贼人。”

    血腥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那名黑衣人在看清车中情形的瞬间怔了片刻,便急忙火燎跳下车来,操着大嗓门对着远处的头领喊道:“错了,错了,车上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