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八百三十四章 冀州之战结束

作者:皇叔刘司马
    为表和谈诚意,又怕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公孙瓒下令大军后撤三十里下寨,两军反复商谈。

    未过数日,袁绍忽得到消息,天使马日磾、赵岐到来,亲自迎于百里之外,得知二人为劝和两家罢兵而来,若释重负,立即设宴,盛情款待。

    得知此时战事情况,又从口中知晓袁绍底线,虽然田丰极力劝阻,却因他早已不被袁绍信任,只得怏怏作罢。

    带着袁绍愿意拿河间国换取其余郡县的协商条件,天使一行与次日在许攸的陪同下赶往公孙瓒营中。

    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等人来到公孙瓒营中,只见瓒军士气高昂,军容鼎盛,皆是感叹道:“如此军队袁绍焉能不败。”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不想也如许攸一般碰了软钉子,逗留一日后只得暂返邺城,可谓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天使带回来的消息顿时急坏了袁绍,他以为公孙瓒无论如何也要卖这两人一丝薄面,不想结果亦如之前一般,愁闷之际许攸再出一策,言道:“其实公孙瓒早已同意,奈何两次三番皆有刘澜从中作梗,若能使此人同意,则议和之事可成矣。”

    随即两人商议一番,准备好厚礼,准备送给刘澜,好让他从中说合一二。

    ~~~~~~~~~~~~~

    刘澜同公孙瓒在帐内与众人商议,说到上午拒绝天使;天使面色难看之时,皆是大笑出声。

    众人说笑之际,刘澜灵机一动,又在现有的条件下加了两条,第一条仍然不变,依旧是迫使袁绍割让河间国;而增加了二条则是:赔偿钱货若干,作为公孙瓒此次出兵之补偿;第三条:作为此战的罪魁祸首,请袁绍将主犯田丰,胁从沮授交出。

    这第一条是公孙瓒最为看重的。至于第二条和第三条却都是他临时起意,虽然公孙瓒并不看重,但这两条对于刘澜来说却不失为壮大自己最有利最直接的利器,即使最后和公孙瓒对半分或者是七三开。他也能获益良多。

    刘澜的提议当即被公孙瓒接纳,打算次日与天使商谈时提出,就在这时,传令官来报:言田豫兵败平原,此时在帐外听候发落。

    这一突然的噩耗使刘澜与公孙瓒既定的计划不得不做出更改。尤其在召见田豫与甄俨询问兵败详情之后,刘澜只能放弃其他条件,劝说公孙瓒不要再拖,明日便卖给天使一个人情,退兵回北平吧。

    “这是为何?”

    “兄长,田豫一败,平原只在旦夕,若再拖延,袁绍反而将颜良召回,得不偿失。再则曹操分兵入冀。一旦破黑山军后,后果不可设想。”

    此时公孙瓒对刘澜言听计从,听他如此说便也同意了,在商谈妥当一些细节之后,众人这才各自归帐安歇。

    次日一早,天使与许攸再次到来,临来之时,备了许多礼物暗暗派人送到刘澜帐内。既然如此,刘澜自然要做个顺水人情。与众人偷笑一番,面容一整。道:“让许攸进帐来见。”

    许攸进帐而来,其身后则有数人抬着三个大箱子,刘澜初始听见响动,急忙微眯起眼。待看清身后那两个大箱子,却又闭上了双眸。

    进帐后,许攸见上手刘澜双目紧闭,面色涨红,心中大骂一声小人得志,干咳两声。躬身道:“许攸见过刘将军。”

    “不知许先生所谓何来,这箱子又是?”刘澜装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道。

    “区区薄礼,聊表心意。”

    说着,亲自将身后的箱子开启,登时帐内珠光宝气,闪耀眼帘。

    刘澜看向第一个箱子,只见其中竟是些珍珠玛瑙和一些玉器,而其中一匹玉器雕琢的骏马却深深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刘澜来汉若年,对鉴别玉器有些心得,而眼前这匹玉马不仅颜色翠绿,纯净温润,骏马造型更是栩栩如生,制作的惟妙惟肖,只此一物便可谓价值连城,这还不说其余装满了黄金和布帛的两口箱子,啧啧叹道:“许先生,这份礼可不轻,只怕刘某不敢收受啊。”说着摆手,拒绝道:“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许先生还是拿回去吧!”

    许攸摇头笑道:“正有一事,想要劳烦德然公。”

    “恐怕许先生找错人了,需要如此贵重礼物才能办的事,区区又如何能办到!”

    许攸心中冷笑,但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说道:“这事若刘将军都办不了,更休提他人了。”

    “哦?”

    刘澜对许攸此行的目的了然于胸,却又不得不和他打起太极推手,茫然不解,道:“却不知是何事?”

    “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只是将军一句话的事情。”

    好整以暇的刘澜可以说是一步步将他带到他设计好的陷阱之中,而许攸对此却茫然不知,可此时眼见着刘澜有要往下谈的意思,自然不会罢休,不在同刘澜绕关子,开门见山道:“德然公,公,明人眼前不说暗话,许某此来乃为和谈一事,若德然公肯在公孙北平处美言几句,这些礼物皆为将军所有。”

    “原来是这事啊?”刘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但随即却又脸现难色,道:“哎,不瞒许先生,只怕这事我也难办。”偷眼看向许攸,见他脸色瞬间变作惨淡,却又转变头脸,道:“不过澜倒愿意一试,至于事成与否,就不敢保证了!”

    “我家主公说了,只要德然公愿意从中说项,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刘澜笑而不答,起身抚手来到两口箱子前,拿起一块巴掌大的金子,双眼光彩夺目:“那这些……”贪婪的看向许攸道。

    “这些早已是刘将军之物……”

    许攸话未说完,便被刘澜打断,放下金子,一本正经的说:“好,我这就是拜见伯圭。”

    与他一同出帐,看着刘澜匆忙离去的背影,许攸眼角闪过一丝狡黠,心中暗笑一声转出帐外。而前往公孙瓒帐内的路上。刘澜则同样笑出了声,一旁甄俨更是嗤笑,道:“将军刚才装的真像,我都差点当真了!”

    “我有在装吗?”

    刘澜意味深长的看向甄俨。讳莫高深道:“有如此多的宝物,我刘澜又如何能够经得起诱惑,此次定要说服伯圭,答应袁绍的条件。”

    说完,众人都是会心大笑。朝着袁绍帐内而去。

    ~~~~~~~~~~~~~~~~~~~~~~~~~~~~~~~~~~~~~~~~~~

    刘澜进入大帐,只见两位钦差早已端坐,齐齐看向他,脸上说不出的急迫之色,必定已知晓许攸收买自己的详情。随即不漏痕迹的同二人见礼,转到公孙瓒之侧,附耳低言。

    二人见刘澜如此,不知收买结果如何,心中暗自揣测,突见许攸满面春风而来。立时宽心。而一旁的公孙瓒待听到许攸送他礼物,心中发笑,轻声道:“许攸这厮送了贤弟什么礼物?”

    “袁绍可当真是出手阔绰,足足一箱子的黄金,一箱锦缎,还有一箱玉器,而其中有一匹玉马,绝对价值连城。”刘澜吧砸着嘴,啧啧赞叹道。

    公孙瓒偷笑一声,道:“贤弟。那我们还按原先的计划?”

    “当然。”

    福至心灵,刘澜眸中露出了贪婪之色,低声道:“既然袁绍如此富,我看还是把第二条加上吧。先探探袁绍的底再说。”

    公孙瓒想了想,看向刘澜哑然而笑道:“贤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贪财了。”

    刘澜脸上一赫,尴尬道:“这不都是被逼的嘛……”

    俗话说饭桌上面好办事,公孙瓒秉承了刘澜这一建议,虽然一直打着马虎眼,但到了饭桌上。公孙瓒才一改口风,同意了袁绍的建议。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办成之时,公孙瓒却又增加了一条赔偿的条件,而在他精打细算之下,此次出兵的费用,直线攀升到了天文数字。

    慌得许攸都不敢去做决定,立时返回邺城,听取袁绍意见。

    而袁绍自然不会同意公孙瓒这样无理的要求,就在他下定决心取消谈判之际,乐成县失守的消息传来。

    这一消息迫使袁绍不得不再次回到谈判桌前,并同意以万两黄金作为酬谢。

    带着如此回复的许攸,再次来到公孙瓒帐内,向公孙瓒提出了底线后,许攸自然得到的是拒绝,但却急忙给刘澜使眼色,希望他能从中说项。

    而刘澜也恰到时机,与公孙瓒合力完成了这一出双簧,如此一来,两家终于走到了和谈的路上,次日双方签订文书,公孙瓒成功拿到万两黄金与河间国的所有控制权。

    就在公孙瓒率领大军返回右北平之际,赵云攻破乐成的消息传来,两人面面相觑,皆是哑然苦笑,若这条战报早到一天,就不会再拿已有的河间郡作为筹码了。

    但此时在天使的见证下,二人也无可奈何,只得怏怏相别,可随后曹操大破黑山军的消息又传了来,两人不由感叹还好最终何谈了,不然再拖下去,曹操一旦入冀,这一仗可就真要彻底失败了,如今粮草短暂的公孙瓒再难拖下去了。

    随即刘澜率领本部转道回返辽东,而撤了围的关羽等人也带着部队离开平原返回了襄平,至于赵云,则需要与公孙瓒安排的河间太守做交接,需要继续驻守在河间,是以并未一同返回,抵达右北平后,公孙瓒为表感谢当着刘澜的面向朝廷表奏刘澜为辽东太守,虽然他早已行使辽东太守职权,但那毕竟是自己所封。而现在,只要汉献帝一同意,那他这个冒牌的有实无名的辽东太守也就算是实至名归了。

    历时半年的冀州之战终于落下帷幕,而刘澜也在年前赶回了襄平,为一九三年迎来了一个好兆头……(未完待续。)

    PS:  第十卷袁绍磐河战公孙结束,第十一卷曹操兴师报父仇即将开启,故事发生在公元一九三年,汉献帝初平四年,敬请期待。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