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徐州之战(9)

作者:皇叔刘司马
    费县在兖州本是小县小城,但因为前后两次的徐州之战,如今已经变成了不小于濮阳的一座大城,在兖州虽然不许都、陈留,但和濮阳、谯规模已经差不离多少了,而最关键费县还是军镇,城百姓还没军队多,刘澜派来三千骑兵前来,不管他要干什么,这不是盲目托大吗?

    兖州的兵马不说已经被调离曹仁主力部队,但夏侯惇率领的原山阳部队三万人,却已经在费县整顿多日,说实话,曹操现在唯一头疼的问题是粮食无法养太多的兵将,现在他的部队,满打满算也不过六万人,而这还是在没能收编原李傕、郭汜帐下的一些凉州军和北军,不然的话,他的兵力最少也能有八万精锐。

    虽然没能收编他们,但他们的存在却也帮着曹操逐渐恢复了一点点元气,虽然这是曹操无奈之举,但若没这些人屯田,只怕现在也不可能有着六万人。

    对于接下来的徐州之战,曹操对于两股势力的组成是有着疑虑的,虽然看起来兵力浩大,但真正到大战时,会不会出现讨董时期只管各自利益而不肯效死命的情况?

    这些年他在这样的事情吃了太多的亏,被袁绍坑,被袁术坑也不是没那个可能,但如果这一仗完全是他的部队,那么他完全不担心一战即溃,算损失殆尽,也完全是他指挥失误,而不是因为被某一个人坑。

    尽管曹操想吸取从前的教训,把军队全部掌控自己的手,但算他得到了袁术和杨弘的支持,可是关键的人物他还没有见到,张勋,其实在这件事情,真正关键的人选,是他,而曹操很可能在关键时刻为了徐州之战向他妥协。

    如果不是因为城外出现的徐州军,曹操不会想到这些,很简单一点,刘澜在徐州完全可以大胆放手去干,只要他觉得可行,能拍板,然后所有人都往这件事情共同去努力,但是他却不能,甚至连出城应战都要顾虑在三。

    这是因为部队乃是联军而造成的,他有顾虑,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不用顾虑那么多,管他刘澜有什么目的,现在出城先与他交手再说。

    夏侯惇没过多久又返回来了,带来了斥候侦查的结果,城外并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发现伏兵,周围数十里,只有着三万骑兵。

    曹操让是为给夏侯惇倒了一热茶,实话说,茶这东西真是好东西,不过他也知晓,茶叶能这么快传遍大江南北,完全是因为刘澜的推广,而且在茶叶里放各种香料,但是因为刘澜提出的茶叶本身香味无须香料提味的独特观点,使喝茶的方式得到了真正的改变,很多人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以往喝茶时所放的那些麝香等香料都是多此一举。

    甚至曹操还听说,如今刘澜统治之下的喝茶理论依据达到了一种十分先进的规模,甚至为此还有不少人雅士撰写出各种茶经,不过这些关于茶叶的书籍都还较粗浅化,只有哪一步费了好几百金才找到的那部《大观茶论》才真正让他对饮茶的方式有所改变。

    喝茶这一点,这刘澜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甚至听说他为了在士大夫间推广新式喝茶法,还专程在官员述职时,当着所有官员的面,让他加去喝没有加过香料的茶叶,也因此,新式的喝茶方式才能快速在徐州高层推广,直至引领民间,对喝茶方式进行了一次可谓是翻天覆地的革新,因此刘澜治下各郡的形式茶馆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然后开始影响到天下各郡,而最初只在很小部分有影响力的茶饼,也此告别了立时的舞台。

    而曹操,也是被影响之人,他不是那种因为这是来自敌人去妖魔化,甚至禁止的人,他会去自己感受,去探究为何新式喝茶法为何会在短短时间内火遍大江南北,不得不说,形式喝茶法从前更方便也更快捷,少了添加香料这一道工序,喝茶时方便了很多,尤其在星君作战的时候,用它来替代饮酒,更是为曹操所看重。

    不管是夏侯惇也好还是曹仁也罢,甚至是他自己,有时候都会因为喝酒而误事,可以往除了白水是喝酒,喝茶还必须要备香料,太繁琐,行军时肯定不会优先考虑。

    曹操为夏侯惇倒了一杯热茶,笑眯眯道:“没有伏兵,那么刘澜这么派了三千人来送死了?”曹操心情本来很好,可是他听到夏侯惇这样的汇报,反而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下来,他倒希望夏侯惇能发现敌军有伏兵的存在,这样一来,他也能知晓刘澜有什么意图,可现在呢,完全是丈二的和尚,对突然出现的近卫骑兵,有些看不懂了。

    虽然他们人少,曹操完全可以出城应战,把他们击退了再说,可曹操毕竟和刘澜也算是多年的好友,对他不能说很了解吧,但最少也清楚这人是那种只会捞好处绝不可能吃亏的主,英勇善战的他,这么多年从没有吃过大亏,性格任何人都更沉稳,这里面要是没什么阴谋诡计,曹操实在想不到其他可能。

    所以他心一直有些含糊,尤其是现在局势不同,他急于等着曹仁和张勋汇合呢,这里绝不能出现一点纰漏,如果被刘澜察觉了他们的真实意图的话,那么这一仗可能又会无功而返。

    其实对于这一仗,曹操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刘澜主动进攻,虽然和帐下决策时一致认为刘澜不大可能主动进攻,但是现在出现在费县的近卫骑兵却让曹操有些犹豫,毕竟战场的形式瞬息万变,尤其是刘澜这类人,做出一些什么反其道而行之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

    张勋领兵出征,说实话,如果不是曹操的关系,张勋必然会受到袁术的严惩,但实在是无人可用了,如果在这个当口惩处了他,那还能有谁领兵出征?

    可结果袁术用了张勋之后,张勋出征是出征了,可刚一离开寿春境内,大兵便驻营休整,迟迟不肯继续向北进发与曹仁汇合,大帐内,张勋负手站在帐,主公传信来催促他了,但他有自己的想法,实话实说,这一仗他是反对的,现在寿春的情况,实在不适合再去主动进攻强敌了,尤其是在袁绍已经明确的声明不会出兵的情况之下,再和曹操联合进攻刘澜,他看不到有任何战胜强敌的可能。

    如果袁绍出兵,那他们也许能够从捞一些好处,但现在,而且还是倾其所有,这样做太冒险了,张勋将这一切都归咎到杨弘这个佞臣的身,这位平日里连笑容都暗藏杀机的无耻小人,是在将寿春引领到败亡之路。

    可是他有无法劝阻已经杀红眼的袁术,他也清楚袁术这是在做一次豪赌,如果赢了刘澜,最少他能取得刘澜近半的土地,他必须为此拼一回,不然难道等着被刘澜消灭吗?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本来要在九江之战时要打算消灭的濡须坞敌军,所以他迟迟不肯继续北进,是希望濡须坞能够有所异动,如果他进攻寿春,那么他能够名正言顺的回军救援,相于第二次徐州之战时说什么也不愿意撤军救援寿春的他,现在无时无刻不希望那鲁肃能像张飞一样出兵。

    但是他并没有等到鲁肃出兵的消息,可他明白,他必须耐心,好像渔夫,下了之后,首先要做的是耐心,等着鱼儿自己进。

    但他也知道,只要他们不进入徐州境内,恐怕鲁肃是不会有所行动的,可是他们如果真的和曹操汇合了,那么到时候指挥权都在曹操手,寿春军那还不是炮灰?等他们和刘澜消耗的差不多了,曹操再捡个现场,一举多得,灭了刘澜,又拖垮了他们,到时候不仅是徐州,连寿春都要变成刘澜的地盘了。

    这些话,他不是没有说过,以他们和曹操的关系,本没什么诚信可言,试问一个连主人都要反咬一口的狗,又有什么诚信可言?

    可是袁术不听,甚至有些痴心妄想,想着去和曹操平分徐州,为此他收集了大量的情报,关于曹操内部的情报,可这些情报,可靠程度又有多少?

    连袁术自己都说不清,甚至他都不敢确定这些是不是曹操故意放出的风声,现在的刘澜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如同庞然大物一般,人家正在的敌人,只是袁绍,至于他们和曹操,人家连正眼看都不会看一眼,别说是与你们正面对决了,是两线同时作战,都有着取胜的把握。

    军力和财力,人口和地盘是人家最大的保障,这一点,算是和曹操联合的两人加起来,也与人家不了,全方位的差距之下,这可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还是说着是曹操一厢情愿的希望?

    两次徐州之战,让寿春被极大的消耗,而曹操却因此而占了天大的便宜,他不知晓刘澜的厉害,可袁术你不该不清楚啊。

    张勋嘴角的那抹苦涩变得更深了,从最新的情报得来,那一直没有踪迹关羽,早到了广陵,正在休整,这支疲惫之师,确实需要休整,毕竟刚经历完九江之战,如果再直接参与徐州之战,确实会出现很多情况,尤其是对已经有了厌战情绪的士兵们来说,战场之,恐怕难以发挥三成实力。

    然而同样是参加完九江之战的寿春军,却必须要再次前往战场,与敌军一直养精蓄锐的精兵作战,而这些部队,是徐州的部队,他们根本没有参加过九江之战,这是刘澜的本钱,人家有这个资本,可是他们没有,现在寿春军的士气虽然不能说低到了谷底,可完全是一直疲军,让他们去徐州作战,只怕一座县城都没打下来,最少得有二三万人得覆没。

    这样的情况,张勋已经是没有遇到过的,可是没有遇到过不等于他不得不去防范,所以他必须要在大军过了义成县进入兖州后便屯兵进行一些必要的休整,这是经过全方位的考虑之后的决定,他清楚,很快后将军会派人来催,甚至会派遣监军过来督促他,可是他已经想到了说辞,到时候不管拍谁来,他把现在这番话说给对方,除非来的那个人是杨弘这个愚蠢和无智的小人,不然都能理解他,到时候配合他阳奉阴违,也不是没可能,大不了最后他一个人扛。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杨弘需要在曹操那里协调,只可能会与曹操一同前来,绝不可能提前到来,所以主公只可能从寿春派人过来,只要从寿春来的,那他有信心。

    虽然杨弘在寿春的势力很大,但真正能有影响力的人却不多,再加那些人的身份地位,他完全可以不予理睬,只要能休整尚个把月,等士气调整了,或者时机成熟了,他在考虑要不要和曹操会师。

    想到这里,背着手的张勋对身边的书吏说道:“我说你写。”等他准备好纸笔,后说道:“启禀主公,末将清楚主公对合并一事心急如焚,然我大军士气萎靡,士兵畏战,末将驻军不前实属无奈,如今正在一边对士卒进行安抚,一边进行整军,是以才迟迟无法动身,待士气稍有好转,末将立刻出发,与曹军汇合,必定勠力同心,势必要击溃刘澜。”

    这番话能起到多少作用张勋并不在乎,反正能拖一拖是一天,等主公下一封书传来,那也得是三五天之后了,到时候他再拖一拖,再回一封书信,这半个月过去了,到时候主公再派什么监军,他再拖个把月,那寿春军休整的也差不多了,到时候他再考虑是不是要和曹操汇合。

    当然了,如果在这关键时刻鲁肃或者是徐州军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再突袭一次寿春,那可太好了。

    (..org)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