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徐州之战(255)

作者:皇叔刘司马
    <co>

    在眼下这样不利的局面下,想要获胜是没什么机会可言了,但是并不等于没有破敌良策,在一些事情,这位后世被曹操称之为白地将军的夏侯渊和刘澜有些相似之处。

    他们与徐州军的差距一直有,也一直都客观存在,兵力实力后勤保障衣甲钢刀,这绝对是一直武装到了牙齿的部队,曹军现在不了,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很难追,这么大的差距,明知道交战毫无胜算可言,可投降吗?

    不能,毕竟那都是眼前的实力,牌面对手很强,可如果指挥得当,那也不是没有取胜的可能,而这需要他们首先要有挑战巨人的勇气和决心,好像在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他们占据着场的优势,甚至一度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弱者要有挑战强者的决心,只有在最后决出胜负的那一刻,才能知晓谁笑到了最后,夏侯渊几乎做到了最好,但现在他制定他注定会被嘲笑不自量力,可一切还没有结束,他的眼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抹光彩,这是最后的一次决战,对,誓死一搏,如果这一次无法突破徐州军的顽强防御,那么他也没有继续与张辽纠缠下去的必要了。

    夏侯渊向来都是如此,未开战之前,不管敌军有多强大,既然开战,那要抱着战胜对手的信念,可如果到了现在这个局面,明知道继续战斗下去必败无疑还不顾一切,那是真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了。

    他在瞬间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他对自己的指挥深信不疑,从始至终没有犯任何错误,都是正常的指挥,当然这并不等于说你不犯错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想要获胜首先要做到最好,至于结果,听天由命。

    这个词儿他并不喜欢,好像现在的结果让他并不满意一样,但这些却都不是他所能够左右的,有些时候你已经做到了最好,可最后并没有获得想要的结果,这样的经历出现在他的身很多次,他把其视为运气不佳,哪怕运气稍微好那么一点点,最终欢呼胜利的是他们。

    夏侯渊做出了最终的选择,如果之前是因为徐州军不堪一击,之后是因为盼着曹操驰援而来的话,那么此刻他必须要为帐下的士兵考虑了,战事如此不利,不管他对曹操有多么信任,一点也不怀疑他能及时赶来,可他都得考虑现在的处境了,所以他先是派出斥候去找曹操,这有一些催促的意思在里面。

    不管如何算曹公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最少他能够及时掌握啊,那样才能更好评估风险,而不似像无头苍蝇一样,别说曹公抵达了,可能还会把张辽放跑了。

    夏侯渊可以说是把一切都想到了,所以他在做最后的努力,能否一击制胜,看这最后一搏了,如果他没能成功,那只能把希望放在曹公身,希望最终他能够扭转乾坤吧。

    最后的一次进攻,曹军如同骤雨一般向徐州军杀去,有些悲壮,甚至有点以卵击石的味道,但没有关系,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时候恰恰是多那么一点点勇气,反而将局势彻底扭转过来。

    曹军再一次猛攻向矿山军,杀人与被杀,前进与前进,这一次张辽终于不在只是一味防守了,他等待的机会出现了,之前他们的防御以及成功使得曹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接下来则到了他们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刻。

    双方都是悍不畏死冲向对面的敌人,这是最后的疯狂,也是决定战场走势的较量,血腥且残酷,可这不是冷兵器时代战场最为绚烂的乐章吗?

    每一人都发挥出了自己最大的能量,你来我往的较量,不时张辽喜眉梢,不时夏侯渊露出笑颜,但最终二人挂在脸的笑容都消失不见,严肃而冷酷,他们制定的破敌良策看样子都没有起到作用,可这也说明了,最少在这场战役之,双方在指挥层面斗了个虎相当。

    这是一次棋逢对手的较量,让二人彼此都对对方刮目相看,尤其是张辽,夏侯渊可以说从一开始注定了他的失败,可他硬是通过个人把败局即定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敬的对手,又怎能不为这样的对手送掌声?

    但长久以来指挥部队作战的经验告诉他,在这应该是曹军最后的疯狂,他心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他下令部队出击,而是继续死守,他真不知道在敌军的猛攻下徐州军是否能够顶住,虽然兵力占优,可是一味的死守,并不一定真的能阻击敌军,反而可能被敌军冲锋下士气不断高涨最终突破了他们的防御。

    敌军的攻势非常猛烈,但徐州军进攻同样犀利,两将可以说是把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演绎到了极致,当然这离不开双方优秀士兵们完美的执行力,不然的话,想要完美呈现各自的意图那有些天方夜谭了。

    局势不断朝着各自希望的方向发展着,但是很快两人却发现了局势变得有些失控了,虽然这在两人计划之外,但到了这个时候最终的走向其实根本不是二人所能控制的,徐州军一记重拳打碎了夏侯渊的美梦,可曹军的冲击同样也打乱了张辽趁机突围的部署。

    双方的进攻使得两军彻底混战在了一起,乱成一锅粥,在交战的平原激烈交锋,这个时候别说是想着趁乱突围的两人了,算是考虑先把队伍集合起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彻底乱了,别说是这二人了,算是当世被公认最为优秀的将领刘澜过来,以他的军事才能都没有一点办法来理清现在这个局面。

    这个局面可该怎么办啊?夏侯渊眉头皱了起来,而张辽同样脸色也不太好看,可是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情,居然扬天大笑起来,那样子好像他已经找到了击败对手的钥匙了。

    这样的局面对谁有利,肯定对他们最有利,越混乱越好,越混乱才有机会乱取胜,而这是他在刚才敏锐嗅到的歼敌良机,所以才会放声而笑,他很满意这样的局面,因为他们占据着人数的绝对优势,而徐州军之所以能够与他们杀得难分难解,说白了还是因为阵型的优势,可是现在混乱成这个样子,几乎都是单兵作战,算是有小组作战出现,那也是他们徐州军,所以曹军向力挽狂澜,最终击败他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一切都看在他的眼里,而他的眼睛已经变得无热切,果不其然他的部队正在快速吞噬着敌军,鲸吞,对是鲸吞,照这个速度,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也许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们能奏凯开赴吕县,去与主公刘澜汇合了。

    没有得到赵云的任何援助,独立击溃夏侯渊并安全抵达吕县,想到这他已经开始发自内心的激动起来,自此投靠刘澜,他一直在找着证明自己和并州军的机会,在九江张勋太过狡猾,他没能实现这一愿望,在沛县因为陈宫的计谋他们的偷袭更多的功劳虽然计在并州军,但因为陈宫的存在,其实还是算在了他的头,至于他和并州军,却一直没有等来真正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这一仗能最终取胜,那么加入徐州军第一功算得来了,而且还是如此长脸的一战,相信任何人也会对他们刮目相看的。

    赵云等待着机会,他并不是不想及时驰援过来,可有些时候根本是计划赶不变化,如果当他决定出击与张辽两面夹击夏侯渊的一刻突然接到斥候的消息,曹操的前锋部队已经距离徐州城不足三十里的距离时,他将如何取舍?

    赵云想不通,为什么曹军前军会来的如此快,五十里的距离,除非曹军前军提前一天从彭城出发,不然绝不可能这么快抵达,而以昨日他所了解的情况,算夏侯渊去通知曹操张辽要走徐州,等消息传到彭城,曹操发兵最早也是今天一早,而从彭城到徐州,算是快马加鞭,最快也要日落前,而现在不过午时刚过未时一刻,曹军已经距离徐州城不到三十里,这如果不是曹操提前派出的部队,那是这支曹军长了翅膀直接飞了过来。

    让他想,那自然是他们的意图被曹操一早洞察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曹操大张旗鼓的防御梧县和彭城,其实是要把张辽赶到徐州,真这样的话,那他们都了曹操的诡计了。

    如果情况真入他所料,那在如此恶劣的局面之下,他能想到的第一选择自然是先去打援,甚至可以说着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简单的道理,一旦他冒险前去救张辽的话,那么用不了多长时间等着他的将会是与张辽二人同时被曹军团团围困,算他们能杀出一条血路不至于全军覆没,但伤亡肯定惨重,

    “全军随我出击。”赵云当机立断,率领龙骑军向曹军支援部队赶去,而这支部队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李典,当他们正在快速向徐州城赶去的时刻,突然感觉到了地动山摇的雷鸣声,然后轰鸣声越来越近,久经沙场的李典自然清楚这是发生了什么,快速安排部队进行防御,士兵分散快速布阵,但他们的速度起龙骑军还是慢了太多,龙骑军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瞬间敌军手的连弩向他们射出了无数箭矢,如同密雨倾斜而下。

    “盾兵,盾兵。”

    李典大声叫道,在这里他完全没有想过会遇到敌军的伏击,在他所掌握的资料里,龙骑军已经回到了吕县,可当对面出现龙骑军的一刻,他这才恍然大悟,这一仗远他所想的轻松。

    咻!!

    曹军盾兵靠着大盾进行着防御,但效果并不理想,恐怖连弩连射是曹军的噩梦,满天箭雨发出凄厉的啸声,只一霎间,犹如骤雨般的箭雨便将曹军射倒了一大片。

    凄惨的嚎叫声,痛苦的喊叫声,以及长箭被盾牌挡下发出的叮叮声,还有箭镝穿入体内的撕裂声,此起彼伏,凄嚎不断。

    身处战场之外,总揽全局的李典神情严峻。

    龙骑军,只闻其名,却从未有机缘与其正面交锋,但他们的名头也足够让其小心翼翼,只是他还是低估了龙骑军的恐怖程度,今日这一次相遇,当真是先声夺人,那可不的连弩连射让他损失了百士卒。

    不算伤亡光直接战死足有百人,其好几人全身下插满了箭矢,但更多的还是被射伤的士兵,这些士兵其有一大部半失去了战斗能力,而且敌军的箭矢可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这么恐怖的箭雨,如此庞大的规模,让他判断,对面最少得有六七万人,但他清楚,这都是因为他们使用者能一次射出十余矢的连弩,他清楚这些日子一来曹公对连弩求之而不得,之前他一直以为连弩不过是徐州放出的烟雾弹,弩机本身笨重,一矢都费事,怎么可能一次射出十几箭?

    现在他相信了,眼前这个规模,这些龙骑军如果不是一次能射十几箭,没有更好的解释。

    第一波箭雨让他们伤亡惨重,但正是在这第一波箭矢射击下,他们也彻底做好的防御,龙骑军如果第二轮箭雨还想收获同样的效果,绝无可能。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龙骑军不会有第二波箭雨了,因为没有时间引,第一波箭雨,是出其不意,再加箭矢如蝗,取得辉煌效果之后,接下来轮到龙骑军开始冲阵了,这套战术赵云已经演练许久了,尤其是对付步兵,更是熟稔。

    龙骑军气势汹汹的箭矢失去了作用,指挥战斗的李典终于能够松一口气的适合,却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龙骑军冲阵了。</co>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