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寿春之战(117)

作者:皇叔刘司马
    原本要撤军的徐州军,却因为连日的暴雨而不得不暂缓撤兵,可是很快徐州大营便被暴雨所淹,三名大将不得不暂时选择地势较高处重新设立营寨,而徐州军这样的举动,自然全部看在纪灵的眼中,现在的徐州军可谓是人心惶惶,如果这时能够出城奇袭,必定一战成功。

    虽然袁涣极力反对,但是他并不懂得军事,而眼下的情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出城杀徐州军一个措手不及一定能够大获成功,在刘勋的支持下,纪灵当即李端,急令左右打开了并未封死的西门,领军直奔正在重新竖立营寨的徐州军。

    在袁术眼中,如果张勋是帅,统领千军万马,那么纪灵就是寿春军第一猛将,战场冲杀无人可挡,在他的率领下,西门吊桥落下,城门随即开启,寿春军军随着纪灵陆续出城,向徐州军奇袭而来。

    正在设立新的营寨的徐州军根本就没想到寿春军会突然杀出来,等他们发现寿春军的时候,距离只有不到五百多米,这个时候预警虽然响了起来,可是因为距离太近,根本就不可能有效的指挥部队进行反击。

    徐州军敌袭的预警很快淹没在敌人的喊杀声中,纪灵脸上笑容狰狞,这是他这几个月来头一次露出笑容,不管是好看还是恐怖,这笑容都意味着一件事,报仇的时刻到了,他们等待了许久的时机终于出现。

    这个机会纪灵有没有想过,肯定有想过,但是在他的计划中,利用桃花汛的想法可根本没法和这自然的力量相提并论,如果能有选择的话,他还是希望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但可惜因为袁涣,这件事最后只能作罢,但老天没有辜负他,虽然对于寿春的百姓这是天灾,可是对于他们却是天赐良机,至于徐州军,那自然是一场噩梦,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徐州军要完蛋了。

    如果他能够反应再快一点的话,在徐州军大营被淹的时刻发起进攻,那时效果会更好,比现在还要好,或者徐州军能够冒雨离开,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但是他们没有,或许这就是因为他们一直强势的原因,所以才会轻敌,不然正常情况下,大营都没有了不想着撤退还想着再设立营寨,难不成等雨停了才离开?

    有些急了没猜对,但是想要等雨停了离开正是张颌等人的想法,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是撤兵,大营毁了那肯定就要撤兵了,但是因为有军令,要去寿春,那么与其冒雨前去,反而不如先找个地势高一些的地方重新扎寨,待等雨小一些甚至是彻底停了之后再离开也不迟。

    不然冒雨行军,虽然军中如今配备了大量的军医,可是冒雨伤寒被夺走性命的情况也不栽少数,他们不能冒这个险,但是却没想到真是这样的犹豫,却发生了眼前的这一幕,当看到纪灵冲杀而来的一刻,他们知道,眼下只能拼死一战,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绝对不能让纪灵得逞。

    张颌的态度很坚决,包括太史慈也一样,反正这场暴雨对他们来说已经让局势变得越来越糟糕,与其最后领军令,那还不如何纪灵拼个你死我活呢,就算最后全部战死,也比之后窝囊的回到广陵强。

    可是张辽却有着同样的想法,这样的情况之下交战,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胜算可言,就算勉强击退了敌军,那也是惨胜,可是换个角度来说,寿春军出城不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吗?拿窝在庐江的寿春军毫无办法,每日里念叨着如果能逼寿春军出城与他们交战该有多好,好了,现在人家出来了,怎么又害怕了?

    不可能,也不会害怕,这就是他们苦苦等待的机会,现在终于出现了,或者说他们终于等来了大展拳脚的机会,能不能战胜纪灵,甚至是直接攻破庐江,就在这一仗,这场暴雨,是灾难无疑,因为他造成的后果却是如此,可是却把纪灵间接的从庐江城里逼了出来,那这场暴雨怎么看都不能算是天灾反而应该是副雨。

    当然到底是祸是福,现在双方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谁胜谁败,谁又能笑到最后,没有人能知晓,但是用不了太久,答案就会出现,那个时候再看到底是谁在哭,又是谁在笑,这场雨对谁的意义更大。

    张颌、张辽、太史慈三人立刻翻身上马,尽可能指挥集结更多的部队准备迎敌,而在他们竖立新的营寨之时,雨势其实已经转小了,不然张颌们也不可能在暴雨之中去新立营寨,而一个时辰之后,也就是纪灵杀过来的此刻,雨势越来越小,在双方交战的一刻,突然转晴,天虹出现了美丽的彩虹,五颜六色甚是好看。

    而随着彩虹的浮现,一名名徐州步兵开始在前方假设起来巨盾,虽然还有更多的部队还在集结之中,但是短时间内集结起来的三千人已经足够争取更多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张辽左右看了其余二将一眼,对二人道:“这里先交给我,你们快去集结部队,能不能破庐江,完全取决于两位将军集结部队的速度是否够快!”

    在张辽的强硬的态度下,虽然都不愿意离开,但二人最后还是返回集结部队,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寿春军则迅速杀了过来,虽然巨盾兵挡在前方,但寿春军的长矛还是对他们发起了轮番的冲击,而因为集结的部队较杂,长枪兵有些,但更多的却是朴刀与弓兵,对于进攻盾兵的敌军,效果毫不明显,但是张辽的本部在张汎的指挥下,很快便集结了一曲长枪兵,他们被张汎优先带了过来,这样一来,在枪兵的保护下,对寿春军形成了有效的打击,很快双方从一边到的防守变成了互有攻防,虽然徐州军不断的再向后推移着,但是终于不是徐州军被杀,而是忽悠伤亡起来。

    可是徐州军毕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而且在人数上还占了劣势,立时看到正面突击受阻之后的纪灵快速改变策略,从两翼派部队杀将过来,如果继续一味的猛攻中路,那么一旦短时间内无法突破敌军的正面布防,很可能就会给徐州军赢得时间,他之所以敢这样杀奔出来,很大程度上就是要杀徐州军一个出其不意,如果徐州军有准备,那他自然不敢杀出庐江城,而现在的情况,如果被张辽这些盾兵和枪兵给拖住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用想也知道了。

    两翼部队一夹击,果不其然,徐州军的正面防御立时土本瓦解,张辽彻底不淡定了,破天戈一挥,这个时候还能如何,步兵防御阵被破,眼下只能硬拼了:“帐下儿郎,建功立业就在此时,随我杀!”

    “杀!”

    张辽身边足有上百人同时挺着长枪随他杀奔而来,而张汎也是不甘人后,紧随在他身后,杀奔过来。

    如果他能够反应再快一点的话,在徐州军大营被淹的时刻发起进攻,那时效果会更好,比现在还要好,或者徐州军能够冒雨离开,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但是他们没有,或许这就是因为他们一直强势的原因,所以才会轻敌,不然正常情况下,大营都没有了不想着撤退还想着再设立营寨,难不成等雨停了才离开?

    有些急了没猜对,但是想要等雨停了离开正是张颌等人的想法,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是撤兵,大营毁了那肯定就要撤兵了,但是因为有军令,要去寿春,那么与其冒雨前去,反而不如先找个地势高一些的地方重新扎寨,待等雨小一些甚至是彻底停了之后再离开也不迟。

    不然冒雨行军,虽然军中如今配备了大量的军医,可是冒雨伤寒被夺走性命的情况也不栽少数,他们不能冒这个险,但是却没想到真是这样的犹豫,却发生了眼前的这一幕,当看到纪灵冲杀而来的一刻,他们知道,眼下只能拼死一战,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绝对不能让纪灵得逞。

    张颌的态度很坚决,包括太史慈也一样,反正这场暴雨对他们来说已经让局势变得越来越糟糕,与其最后领军令,那还不如何纪灵拼个你死我活呢,就算最后全部战死,也比之后窝囊的回到广陵强。

    可是张辽却有着同样的想法,这样的情况之下交战,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胜算可言,就算勉强击退了敌军,那也是惨胜,可是换个角度来说,寿春军出城不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吗?拿窝在庐江的寿春军毫无办法,每日里念叨着如果能逼寿春军出城与他们交战该有多好,好了,现在人家出来了,怎么又害怕了?

    不可能,也不会害怕,这就是他们苦苦等待的机会,现在终于出现了,或者说他们终于等来了大展拳脚的机会,能不能战胜纪灵,甚至是直接攻破庐江,就在这一仗,这场暴雨,是灾难无疑,因为他造成的后果却是如此,可是却把纪灵间接的从庐江城里逼了出来,那这场暴雨怎么看都不能算是天灾反而应该是副雨。

    当然到底是祸是福,现在双方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谁胜谁败,谁又能笑到最后,没有人能知晓,但是用不了太久,答案就会出现,那个时候再看到底是谁在哭,又是谁在笑,这场雨对谁的意义更大。

    张颌、张辽、太史慈三人立刻翻身上马,尽可能指挥集结更多的部队准备迎敌,而在他们竖立新的营寨之时,雨势其实已经转小了,不然张颌们也不可能在暴雨之中去新立营寨,而一个时辰之后,也就是纪灵杀过来的此刻,雨势越来越小,在双方交战的一刻,突然转晴,天虹出现了美丽的彩虹,五颜六色甚是好看。

    而随着彩虹的浮现,一名名徐州步兵开始在前方假设起来巨盾,虽然还有更多的部队还在集结之中,但是短时间内集结起来的三千人已经足够争取更多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张辽左右看了其余二将一眼,对二人道:“这里先交给我,你们快去集结部队,能不能破庐江,完全取决于两位将军集结部队的速度是否够快!”

    在张辽的强硬的态度下,虽然都不愿意离开,但二人最后还是返回集结部队,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寿春军则迅速杀了过来,虽然巨盾兵挡在前方,但寿春军的长矛还是对他们发起了轮番的冲击,而因为集结的部队较杂,长枪兵有些,但更多的却是朴刀与弓兵,对于进攻盾兵的敌军,效果毫不明显,但是张辽的本部在张汎的指挥下,很快便集结了一曲长枪兵,他们被张汎优先带了过来,这样一来,在枪兵的保护下,对寿春军形成了有效的打击,很快双方从一边到的防守变成了互有攻防,虽然徐州军不断的再向后推移着,但是终于不是徐州军被杀,而是忽悠伤亡起来。

    可是徐州军毕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而且在人数上还占了劣势,立时看到正面突击受阻之后的纪灵快速改变策略,从两翼派部队杀将过来,如果继续一味的猛攻中路,那么一旦短时间内无法突破敌军的正面布防,很可能就会给徐州军赢得时间,他之所以敢这样杀奔出来,很大程度上就是要杀徐州军一个出其不意,如果徐州军有准备,那他自然不敢杀出庐江城,而现在的情况,如果被张辽这些盾兵和枪兵给拖住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用想也知道了。

    两翼部队一夹击,果不其然,徐州军的正面防御立时土本瓦解,张辽彻底不淡定了,破天戈一挥,这个时候还能如何,步兵防御阵被破,眼下只能硬拼了:“帐下儿郎,建功立业就在此时,随我杀!”

    “杀!”

    张辽身边足有上百人同时挺着长枪随他杀奔而来,而张汎也是不甘人后,紧随在他身后,杀奔过来。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