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寿春之战(201)

作者:皇叔刘司马
    徐庶找到了刘澜,见面就激动的说:“袁绍终于出兵了,讨伐曹操!”说罢,将袁绍发布的讨董檄文拿出,刘澜扫了一眼,只见其上内容: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

    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曩者,强秦弱主,赵高执柄,**朝权,威福由己;时人迫胁,莫敢正言;终有望夷之败,祖宗焚灭,污辱至今,永为世鉴。及臻吕后季年,产禄专政,内兼二军,外统梁、赵;擅断万机,决事省禁;下陵上替,海内寒心……

    后面刘澜也懒得去看了,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袁绍的主攻方向,果不其然,如历史一般,袁绍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官渡与其一战,不过这一切完全超出了刘澜的预料,毕竟袁绍起兵太过仓促了,不管是部队还是粮草就他所掌握的情报来看,并没有准备充足,难道是许都发送了什么,才让袁绍提前出兵,亦或是邺城发生了什么,让袁绍不得不被迫提前起兵?

    迷一样的官渡之战,比刘澜所知早了足足半年的时间,当然徐庶所掌握的情报是现在许都内部还没有做出反应,或许连曹操在内都觉得有些突然,但是既然袁绍已经下定出兵的决心,而且还是选择官渡,那么官渡之战如历史已有,必然会发生无疑了,只不过这一次到底是袁绍胜出还是曹操继续获胜,刘澜拭目以待。

    “快招云长来。”这些日子关羽在筹备九江之战,如果官渡之战一旦提前爆发,那么他们也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关羽被招到将军府一脸的疑惑,显然还不清楚官渡之战的事情,毕竟内卫的情报来援可不是军中可比,不清楚局势的严重性也理所当然。

    关羽来到将军府中堂,由小丫鬟端来一杯热茶,徐庶这才替刘澜把招他来的原因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本关羽还想问下的,现在不用问也知道主公把自己请来的原因了,官渡一开战,那么眼下主公自然就着急起来,看样子九江之战已经不能再拖了,在经过徐州之战后,其实部队一直处于战备的状态,可以随时出兵,但是别忘了部队已经许久没有休整过了,而且粮草的准备也很关键,原本按照计划,从现在开始到秋收甚至是明年开春,留给他的时间是非常充足的,可是没想到袁绍如此出人意料,几乎是打乱了他们之前所有的部署,关羽低低叹息一声,“部队必须要休整,厌战的情绪非常大,而且就现在的粮食,如果三个月内就彻底解决九江,那末将敢出兵,但保险起见,所以……”

    “所以你的意见还是要等秋收之后再起兵了!”刘澜苦笑一声道。

    “不错?”

    关羽有些惭愧,低垂着头,不敢去与刘澜的眼睛对视:“卑职必须要为士卒,为主公考虑,有任何风险也不敢轻易去冒。”

    “云长不必如此,我能明白你现在的想法,既然这样,那就抓紧速度吧,秋收之后出兵。”

    关羽松了口气,抬起了头,看向刘澜,虽然主公的宽慰让他不在那般自责,可是心里却是异常的沉重,在他眼中摄山营就是主公手中的那把钢刀,可没想到这病本该替主公开疆拓土的钢刀最后时刻却无法第一时间征战沙场,这简直就是耻辱,但想想主公也是领兵之人,也明白多年的征战后,士兵们的厌战情绪是非常强烈的,就算战功的诱惑非常大,但是他必须确保最后的胜利,不敢轻易冒险。

    “好了,现在只是这么一张檄文,这个袁绍啊,终归还是没能出奇兵,可惜了,如果我是袁绍的话,我就先出奇兵夺下了白马甚至是黎阳、济北,最好可以一路南下夺取濮阳,再发布讨曹檄文,这样主动权就都在自己的手中掌握了,他现在发布檄文,曹操完全有反应的时间,错过了最佳的时机,这一仗啊,看起来袁绍想要多时间取胜是没什么希望了,可是就曹操来说呢,他的那点实力,又势必希望能够与袁绍速战速决,这一仗啊,越来越有意思了。”

    刘澜没有继续在九江之战上多纠缠,而是开始了对官渡之战进行了一番自己的分析,随便说说,至于是否接近真相并不重要,毕竟现在的情报还没有汇集过来,不管是邺城那边还是许都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但随着消息的陆续传回,这一仗的前前后后势必会完全呈现在眼前。

    徐庶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袁绍现在自恃身份,毕竟听说袁术退位之前是希望把帝号让给袁绍的,而袁绍居然没有拒绝,这就说明袁术已经有了称帝的想法,而就我们所掌握的消息来看,或许正是因为这件事让袁绍出兵兖州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他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日后的天下共主,希望取代汉室,那么他势必就要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战胜曹操,而偷袭这样的手段,难免会被人所不齿,或许这才是让他最终打算光明正大与曹操一战的原因吧。”

    刘澜点点头,关羽则默默喝了口茶,他二人在用兵上完全是两种风格,关羽更喜欢战阵,刘澜则更习惯用奇,只是就算是此刻关羽在听完袁绍的分析之后,也是对他非常的失望,如果他来指挥这一仗,他一定会采取主公的战术,先开战再宣战,而不是现在先宣战后开战,甚至停刚才主公的口气,袁绍居然连准备都没妥当就迫不及待的宣战了,这样一来,或许就使得这一战本来占据着主动的袁绍,接下来的讨曹之战将会变得异常困难。

    刘澜笑了起来:“袁绍怎么想的,不用管他,既然他一句做出了决定,相比他那帮谋主一定已经为他想好了对策,不会贸然出兵的,对元直,等下你可以以我的名义暗中联络袁绍,问问他有什么需要没有,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就不要发表申明了,不管是支持还是谴责,这个时候都不合适,先看看战争的走向再说。”

    徐庶沉思半晌,最后也是叹息一声,道:“主公说的不错,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后在战争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不要表态。”

    “不管怎么说,我们与袁绍都保持着某种默契,其实这个时候,不表态就算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了,反倒是曹操他们已经陆续派人过来希望加深我们之间的合作甚至是联盟,这个时候或许只有曹操才迫不及待的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支持,不过我们的目标首先是九江,之后如果按照协议,又要与刘表出兵交州,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如果不能发表申明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暗中对曹操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帮扶,比如粮食和军械?”

    这个时候如果是欧冶坚在场的话,他的眼睛一定会亮起来,现在的兵械厂生产过剩,兵械大量囤积,虽然他一直希望能够出售,可这些年来也就是给荆州出售过一批器械和铠甲,而刘澜现在主动提出卖给曹操,这可以为他们换来大量五铢,而且售价肯定要比平时要翻几倍,毕竟是发的战争财嘛。

    部队必须要休整,厌战的情绪非常大,而且就现在的粮食,如果三个月内就彻底解决九江,那末将敢出兵,但保险起见,所以……”

    “所以你的意见还是要等秋收之后再起兵了!”刘澜苦笑一声道。

    “不错?”

    关羽有些惭愧,低垂着头,不敢去与刘澜的眼睛对视:“卑职必须要为士卒,为主公考虑,有任何风险也不敢轻易去冒。”

    “云长不必如此,我能明白你现在的想法,既然这样,那就抓紧速度吧,秋收之后出兵。”

    关羽松了口气,抬起了头,看向刘澜,虽然主公的宽慰让他不在那般自责,可是心里却是异常的沉重,在他眼中摄山营就是主公手中的那把钢刀,可没想到这病本该替主公开疆拓土的钢刀最后时刻却无法第一时间征战沙场,这简直就是耻辱,但想想主公也是领兵之人,也明白多年的征战后,士兵们的厌战情绪是非常强烈的,就算战功的诱惑非常大,但是他必须确保最后的胜利,不敢轻易冒险。

    “好了,现在只是这么一张檄文,这个袁绍啊,终归还是没能出奇兵,可惜了,如果我是袁绍的话,我就先出奇兵夺下了白马甚至是黎阳、济北,最好可以一路南下夺取濮阳,再发布讨曹檄文,这样主动权就都在自己的手中掌握了,他现在发布檄文,曹操完全有反应的时间,错过了最佳的时机,这一仗啊,看起来袁绍想要多时间取胜是没什么希望了,可是就曹操来说呢,他的那点实力,又势必希望能够与袁绍速战速决,这一仗啊,越来越有意思了。”

    刘澜没有继续在九江之战上多纠缠,而是开始了对官渡之战进行了一番自己的分析,随便说说,至于是否接近真相并不重要,毕竟现在的情报还没有汇集过来,不管是邺城那边还是许都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但随着消息的陆续传回,这一仗的前前后后势必会完全呈现在眼前。

    徐庶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袁绍现在自恃身份,毕竟听说袁术退位之前是希望把帝号让给袁绍的,而袁绍居然没有拒绝,这就说明袁术已经有了称帝的想法,而就我们所掌握的消息来看,或许正是因为这件事让袁绍出兵兖州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他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日后的天下共主,希望取代汉室,那么他势必就要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战胜曹操,而偷袭这样的手段,难免会被人所不齿,或许这才是让他最终打算光明正大与曹操一战的原因吧。”

    刘澜点点头,关羽则默默喝了口茶,他二人在用兵上完全是两种风格,关羽更喜欢战阵,刘澜则更习惯用奇,只是就算是此刻关羽在听完袁绍的分析之后,也是对他非常的失望,如果他来指挥这一仗,他一定会采取主公的战术,先开战再宣战,而不是现在先宣战后开战,甚至停刚才主公的口气,袁绍居然连准备都没妥当就迫不及待的宣战了,这样一来,或许就使得这一战本来占据着主动的袁绍,接下来的讨曹之战将会变得异常困难。

    刘澜笑了起来:“袁绍怎么想的,不用管他,既然他一句做出了决定,相比他那帮谋主一定已经为他想好了对策,不会贸然出兵的,对元直,等下你可以以我的名义暗中联络袁绍,问问他有什么需要没有,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就不要发表申明了,不管是支持还是谴责,这个时候都不合适,先看看战争的走向再说。”

    徐庶沉思半晌,最后也是叹息一声,道:“主公说的不错,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后在战争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不要表态。”

    “不管怎么说,我们与袁绍都保持着某种默契,其实这个时候,不表态就算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了,反倒是曹操他们已经陆续派人过来希望加深我们之间的合作甚至是联盟,这个时候或许只有曹操才迫不及待的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支持,不过我们的目标首先是九江,之后如果按照协议,又要与刘表出兵交州,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如果不能发表申明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暗中对曹操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帮扶,比如粮食和军械?”

    这个时候如果是欧冶坚在场的话,他的眼睛一定会亮起来,现在的兵械厂生产过剩,兵械大量囤积,虽然他一直希望能够出售,可这些年来也就是给荆州出售过一批器械和铠甲,而刘澜现在主动提出卖给曹操,这可以为他们换来大量五铢,而且售价肯定要比平时要翻几倍,毕竟是发的战争财嘛。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