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寿春之战(208)

作者:皇叔刘司马
    许褚把九江出兵豫章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了黄忠,听完之后都没有功夫与朱皓告别,立刻转身就走:“仲康,我们立刻走!”

    之前两人说话的时候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让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内容,再加上许褚直奔入厅,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忙追了上去,道:“世叔,发生了什么事?”

    黄忠并没有隐瞒,一边走一边如实说,道:“刚刚斥候得到消息,孙策起兵两万正在前往豫章的途中。”

    “难道世叔抵达豫章的消息泄露出去了?”虽然听说孙策出兵,但朱皓却很是怀疑孙策出兵的目的到底只是豫章,是奔着自己而来还是冲着黄忠而来,如果是冲着黄忠,那么这才几天时间怎么就能传到孙策耳中的,就敢带这么几万人过来?有信心拿下战胜黄忠?

    所以在知晓情况以后,他快速的分析着眼下的局势,并且认定孙策可能并不知晓世叔已经抵达豫章,而是他的目的就是豫章。

    听了朱皓这么一分析,许褚便直接停在了原地,脸上完全是一副惊喜的表情,看来他也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虽然他们这次来豫章并没有带多少部队,但也有一万人,何况还有三千近卫骑兵,就算朱皓的豫章军没有一点战斗力,可孙策想靠这两万人也休想拿下豫章,光重甲骑兵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这么说来,孙策的目的看来就是奔着豫章了。”黄忠也同样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看下许褚,道:“这次是谁是谁带兵来豫章,孙策吗?”

    “看旗帜判断,应该是韩当。”许褚说道。

    “这人我知道,一莽之夫……”话刚说出口,朱皓便觉得有些不妥,急忙改口,道:“此人追随孙坚多年,南征北战也算的上的久经沙场的悍将了,但其之长在冲锋陷阵,指挥能力非常普通。”

    黄忠额首,道:“我已经知晓了,接下来贤侄不如暂留豫章,助吾一臂之力何如?”如果孙策不来,那黄忠防他前往秣陵也就放了,反正这里他都能够处理,可是现在孙策出兵,那么在他还没有彻底收编豫章军前,朱皓的存在不仅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更关键的还是安抚民心,这样他就可以一门心思的与韩当作战而无须分心。

    “对了。”黄忠看向了许褚,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道:“孙策来犯豫章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消息传回秣陵?”

    “还没来得及。”

    “立刻派人回去,最好飞鸽传书,把宇宙的紧急军情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去。”黄忠很懂得把握战机,自然更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首先九江之战必须要提前了,不管刘澜愿意与否,都无法改变,其次孙策来犯豫章,这就是主动给了刘澜一个出兵的机会,比起日后兴无名之师攻打九江,这样的出兵借口,自然是千载难逢无疑。

    许褚歉然,道:“因为军情太过紧急,所以末将便第一时间来见将军了。”许褚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如此客气,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连黄忠睬都不睬,但是因为徐州之战中黄忠对他有过几回指点,让他茅塞顿开,知道他是有真本事之后,态度才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对黄忠,他完全就是执弟子之礼,可想当他听说孙策来犯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找黄忠想办法解决孙策,反之将消息传回去则被他视作了求援,他好不容易能领兵出来,自然不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黄忠和他想的却不一样,解决入侵豫章的孙策军很容易,但真正关键的是日后出兵九江。

    两人所考虑的角度完全不同,自然也就会出现此刻的局面,但是当黄忠略加解释了一番他的目的之后,许褚便算的再一次学到了,黄忠没有再多说,而是专向了朱皓:“这几日就辛苦你了,豫章的事情你还要继续抓起来,待击退了韩当,再去秣陵不迟。”

    这本来就是他主动要求的,朱皓便点了点头,认真地注视着他期待的目光,道:“放心,我会全力配合世叔,将韩当打退的!”

    许褚把九江出兵豫章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了黄忠,听完之后都没有功夫与朱皓告别,立刻转身就走:“仲康,我们立刻走!”

    之前两人说话的时候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让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内容,再加上许褚直奔入厅,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忙追了上去,道:“世叔,发生了什么事?”

    黄忠并没有隐瞒,一边走一边如实说,道:“刚刚斥候得到消息,孙策起兵两万正在前往豫章的途中。”

    “难道世叔抵达豫章的消息泄露出去了?”虽然听说孙策出兵,但朱皓却很是怀疑孙策出兵的目的到底只是豫章,是奔着自己而来还是冲着黄忠而来,如果是冲着黄忠,那么这才几天时间怎么就能传到孙策耳中的,就敢带这么几万人过来?有信心拿下战胜黄忠?

    所以在知晓情况以后,他快速的分析着眼下的局势,并且认定孙策可能并不知晓世叔已经抵达豫章,而是他的目的就是豫章。

    听了朱皓这么一分析,许褚便直接停在了原地,脸上完全是一副惊喜的表情,看来他也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虽然他们这次来豫章并没有带多少部队,但也有一万人,何况还有三千近卫骑兵,就算朱皓的豫章军没有一点战斗力,可孙策想靠这两万人也休想拿下豫章,光重甲骑兵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这么说来,孙策的目的看来就是奔着豫章了。”黄忠也同样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看下许褚,道:“这次是谁是谁带兵来豫章,孙策吗?”

    “看旗帜判断,应该是韩当。”许褚说道。

    “这人我知道,一莽之夫……”话刚说出口,朱皓便觉得有些不妥,急忙改口,道:“此人追随孙坚多年,南征北战也算的上的久经沙场的悍将了,但其之长在冲锋陷阵,指挥能力非常普通。”

    黄忠额首,道:“我已经知晓了,接下来贤侄不如暂留豫章,助吾一臂之力何如?”如果孙策不来,那黄忠防他前往秣陵也就放了,反正这里他都能够处理,可是现在孙策出兵,那么在他还没有彻底收编豫章军前,朱皓的存在不仅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更关键的还是安抚民心,这样他就可以一门心思的与韩当作战而无须分心。

    “对了。”黄忠看向了许褚,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道:“孙策来犯豫章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消息传回秣陵?”

    “还没来得及。”

    “立刻派人回去,最好飞鸽传书,把宇宙的紧急军情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去。”黄忠很懂得把握战机,自然更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首先九江之战必须要提前了,不管刘澜愿意与否,都无法改变,其次孙策来犯豫章,这就是主动给了刘澜一个出兵的机会,比起日后兴无名之师攻打九江,这样的出兵借口,自然是千载难逢无疑。

    许褚歉然,道:“因为军情太过紧急,所以末将便第一时间来见将军了。”许褚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如此客气,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连黄忠睬都不睬,但是因为徐州之战中黄忠对他有过几回指点,让他茅塞顿开,知道他是有真本事之后,态度才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对黄忠,他完全就是执弟子之礼,可想当他听说孙策来犯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找黄忠想办法解决孙策,反之将消息传回去则被他视作了求援,他好不容易能领兵出来,自然不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黄忠和他想的却不一样,解决入侵豫章的孙策军很容易,但真正关键的是日后出兵九江。

    两人所考虑的角度完全不同,自然也就会出现此刻的局面,但是当黄忠略加解释了一番他的目的之后,许褚便算的再一次学到了,黄忠没有再多说,而是专向了朱皓:“这几日就辛苦你了,豫章的事情你还要继续抓起来,待击退了韩当,再去秣陵不迟。”

    这本来就是他主动要求的,朱皓便点了点头,认真地注视着他期待的目光,道:“放心,我会全力配合世叔,将韩当打退的!”

    许褚把九江出兵豫章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了黄忠,听完之后都没有功夫与朱皓告别,立刻转身就走:“仲康,我们立刻走!”

    之前两人说话的时候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让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内容,再加上许褚直奔入厅,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忙追了上去,道:“世叔,发生了什么事?”

    黄忠并没有隐瞒,一边走一边如实说,道:“刚刚斥候得到消息,孙策起兵两万正在前往豫章的途中。”

    “难道世叔抵达豫章的消息泄露出去了?”虽然听说孙策出兵,但朱皓却很是怀疑孙策出兵的目的到底只是豫章,是奔着自己而来还是冲着黄忠而来,如果是冲着黄忠,那么这才几天时间怎么就能传到孙策耳中的,就敢带这么几万人过来?有信心拿下战胜黄忠?

    所以在知晓情况以后,他快速的分析着眼下的局势,并且认定孙策可能并不知晓世叔已经抵达豫章,而是他的目的就是豫章。

    听了朱皓这么一分析,许褚便直接停在了原地,脸上完全是一副惊喜的表情,看来他也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虽然他们这次来豫章并没有带多少部队,但也有一万人,何况还有三千近卫骑兵,就算朱皓的豫章军没有一点战斗力,可孙策想靠这两万人也休想拿下豫章,光重甲骑兵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这么说来,孙策的目的看来就是奔着豫章了。”黄忠也同样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然后看下许褚,道:“这次是谁是谁带兵来豫章,孙策吗?”

    “看旗帜判断,应该是韩当。”许褚说道。

    “这人我知道,一莽之夫……”话刚说出口,朱皓便觉得有些不妥,急忙改口,道:“此人追随孙坚多年,南征北战也算的上的久经沙场的悍将了,但其之长在冲锋陷阵,指挥能力非常普通。”

    黄忠额首,道:“我已经知晓了,接下来贤侄不如暂留豫章,助吾一臂之力何如?”如果孙策不来,那黄忠防他前往秣陵也就放了,反正这里他都能够处理,可是现在孙策出兵,那么在他还没有彻底收编豫章军前,朱皓的存在不仅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更关键的还是安抚民心,这样他就可以一门心思的与韩当作战而无须分心。

    “对了。”黄忠看向了许褚,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道:“孙策来犯豫章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消息传回秣陵?”

    “还没来得及。”

    “立刻派人回去,最好飞鸽传书,把宇宙的紧急军情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去。”黄忠很懂得把握战机,自然更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首先九江之战必须要提前了,不管刘澜愿意与否,都无法改变,其次孙策来犯豫章,这就是主动给了刘澜一个出兵的机会,比起日后兴无名之师攻打九江,这样的出兵借口,自然是千载难逢无疑。

    许褚歉然,道:“因为军情太过紧急,所以末将便第一时间来见将军了。”许褚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如此客气,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连黄忠睬都不睬,但是因为徐州之战中黄忠对他有过几回指点,让他茅塞顿开,知道他是有真本事之后,态度才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对黄忠,他完全就是执弟子之礼,可想当他听说孙策来犯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找黄忠想办法解决孙策,反之将消息传回去则被他视作了求援,他好不容易能领兵出来,自然不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