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平定扬州(17)

作者:皇叔刘司马
    周泰和陈到二人一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他们立即就从夷道出发,但部队却停在了半路,距离建平一个时辰的路程,这是二人认为最合理的距离,比起强攻建平,二人一致认为待九江军前往益州之际再杀出。

    当建平狼烟升起的一刻,周泰和陈到二人齐齐来到地图前,两人几乎是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这是从建平前往秭归必经之路,但二人一致认为他绝对不会选择从这里走,如果孙策的最终目的地是走秭归入益州,那他打建平的意义何在呢,所以他们会选择绕道,不走官道进入秭归,然后再进入益州,而他们现在驻军之处,可能会是孙策选择的其中一处。

    两人交留着彼此的看法,看得出来,经过多日的熟悉,周泰与陈到相互之间已经完全取得了信任,周泰率先开口,道:“这一仗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冒险,我们大可以在必经之路上埋伏,但为了确保孙策会从哪里撤离,最好派人先盯紧孙策,这样就算其未走我们的设伏点,也能及时进行阻击。

    “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如果真要选一个合适的人选,陈到这里还真没有合适的人,所以他立即看向了周泰,想问问他帐下有没有合适的将领,虽然只是对孙策进行监视,但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必须要选一名机灵的将领,只有这样才最合适,不然一旦被孙策发现,那可能会导致所有的计划都会暴露。

    “人选是有一个,不过就是年纪有点轻,如果要让他去,我害怕这小子一冲动干出点什么冒险的事情来,所以如果你那边也没合适的人选,是我帐下的一名校尉丁奉,不过要派他去之前得让他先立下军令状。”

    “是个刺头?”陈到莞尔一笑,看来对这样的部将他也是非常能明白其中的关键,笑道:“刺头嘛,都是机灵鬼,这样的人用起来往往都是双刃剑,但给他加道符限制一下,应当没什么问题了。”

    陈到因为一直在孙策身边,所以对丁奉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却有些不是滋味,但他知道,现在最好的弥补孙策,也是弥补自己内疚之情的办法就是尽早结束这一场战斗,就如他兄弟陈果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不管做出什么有利于孙策的选择,毫无疑问都是在还他,如果真的想帮他,那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这一仗尽早结束,只有他真正归在主公帐下,或许才是他最好的归属,相反不管你如何帮他,如果是在十年前,或许孙策还能有机会,但放在今时今日他不会有任何机会。

    这些或许对陈到来说不是很明白,但在陈果一番解释之下,他终于明白过来,十年前正是天下大乱之际,各路诸侯势力不断争夺着地盘,那时孙策如果有现在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在一处站稳脚跟,可换在今时今日,天下格局已经成型,各方势力基本成型,这时候孙策想在从这些诸侯势力口中夺食,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放眼天下,数一数现在割据在各方的势力与诸侯,以孙策的实力,他能战胜谁人?

    所以如果你真的为他好,那么要么就劝他归顺一方他认可的势力,要么就归顺主公,如果这两项他都不选择,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战胜他,然后收服他,这才是真正对孙策以及他的未来着想。

    这一切最终让陈到下定决心,帮助刘澜对付孙策,对于这些事情,其实陈果是想要瞒着刘澜的,可以他的身份来说,这样的事情,他又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权衡利弊之下,他只能如实回禀,所以在攻打九江之前,陈到内心的情况到底如何,刘澜是一清二楚的,但是对他这个反应,刘澜却并没有怪罪,这让陈果彻底松了一口大气。

    其实这样的情况,刘澜也不是没有担心过,人都是有感情的,如果陈果当真毫不犹豫的干出反叛孙策的事情来,那他的心也实在是太冷血了一些,这样的人他能用,他肯定不敢重用,可他有了这样的如常人一样的情感,那刘澜不仅会用,而且还要重用,试问连孙策都会如此维护,那这样的人用起来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周泰和陈到二人一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他们立即就从夷道出发,但部队却停在了半路,距离建平一个时辰的路程,这是二人认为最合理的距离,比起强攻建平,二人一致认为待九江军前往益州之际再杀出。

    当建平狼烟升起的一刻,周泰和陈到二人齐齐来到地图前,两人几乎是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这是从建平前往秭归必经之路,但二人一致认为他绝对不会选择从这里走,如果孙策的最终目的地是走秭归入益州,那他打建平的意义何在呢,所以他们会选择绕道,不走官道进入秭归,然后再进入益州,而他们现在驻军之处,可能会是孙策选择的其中一处。

    两人交留着彼此的看法,看得出来,经过多日的熟悉,周泰与陈到相互之间已经完全取得了信任,周泰率先开口,道:“这一仗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冒险,我们大可以在必经之路上埋伏,但为了确保孙策会从哪里撤离,最好派人先盯紧孙策,这样就算其未走我们的设伏点,也能及时进行阻击。

    “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如果真要选一个合适的人选,陈到这里还真没有合适的人,所以他立即看向了周泰,想问问他帐下有没有合适的将领,虽然只是对孙策进行监视,但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必须要选一名机灵的将领,只有这样才最合适,不然一旦被孙策发现,那可能会导致所有的计划都会暴露。

    “人选是有一个,不过就是年纪有点轻,如果要让他去,我害怕这小子一冲动干出点什么冒险的事情来,所以如果你那边也没合适的人选,是我帐下的一名校尉丁奉,不过要派他去之前得让他先立下军令状。”

    “是个刺头?”陈到莞尔一笑,看来对这样的部将他也是非常能明白其中的关键,笑道:“刺头嘛,都是机灵鬼,这样的人用起来往往都是双刃剑,但给他加道符限制一下,应当没什么问题了。”

    陈到因为一直在孙策身边,所以对丁奉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却有些不是滋味,但他知道,现在最好的弥补孙策,也是弥补自己内疚之情的办法就是尽早结束这一场战斗,就如他兄弟陈果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不管做出什么有利于孙策的选择,毫无疑问都是在还他,如果真的想帮他,那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这一仗尽早结束,只有他真正归在主公帐下,或许才是他最好的归属,相反不管你如何帮他,如果是在十年前,或许孙策还能有机会,但放在今时今日他不会有任何机会。

    这些或许对陈到来说不是很明白,但在陈果一番解释之下,他终于明白过来,十年前正是天下大乱之际,各路诸侯势力不断争夺着地盘,那时孙策如果有现在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在一处站稳脚跟,可换在今时今日,天下格局已经成型,各方势力基本成型,这时候孙策想在从这些诸侯势力口中夺食,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放眼天下,数一数现在割据在各方的势力与诸侯,以孙策的实力,他能战胜谁人?

    所以如果你真的为他好,那么要么就劝他归顺一方他认可的势力,要么就归顺主公,如果这两项他都不选择,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战胜他,然后收服他,这才是真正对孙策以及他的未来着想。

    这一切最终让陈到下定决心,帮助刘澜对付孙策,对于这些事情,其实陈果是想要瞒着刘澜的,可以他的身份来说,这样的事情,他又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权衡利弊之下,他只能如实回禀,所以在攻打九江之前,陈到内心的情况到底如何,刘澜是一清二楚的,但是对他这个反应,刘澜却并没有怪罪,这让陈果彻底松了一口大气。

    其实这样的情况,刘澜也不是没有担心过,人都是有感情的,如果陈果当真毫不犹豫的干出反叛孙策的事情来,那他的心也实在是太冷血了一些,这样的人他能用,他肯定不敢重用,可他有了这样的如常人一样的情感,那刘澜不仅会用,而且还要重用,试问连孙策都会如此维护,那这样的人用起来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周泰和陈到二人一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他们立即就从夷道出发,但部队却停在了半路,距离建平一个时辰的路程,这是二人认为最合理的距离,比起强攻建平,二人一致认为待九江军前往益州之际再杀出。

    当建平狼烟升起的一刻,周泰和陈到二人齐齐来到地图前,两人几乎是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这是从建平前往秭归必经之路,但二人一致认为他绝对不会选择从这里走,如果孙策的最终目的地是走秭归入益州,那他打建平的意义何在呢,所以他们会选择绕道,不走官道进入秭归,然后再进入益州,而他们现在驻军之处,可能会是孙策选择的其中一处。

    两人交留着彼此的看法,看得出来,经过多日的熟悉,周泰与陈到相互之间已经完全取得了信任,周泰率先开口,道:“这一仗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冒险,我们大可以在必经之路上埋伏,但为了确保孙策会从哪里撤离,最好派人先盯紧孙策,这样就算其未走我们的设伏点,也能及时进行阻击。

    “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如果真要选一个合适的人选,陈到这里还真没有合适的人,所以他立即看向了周泰,想问问他帐下有没有合适的将领,虽然只是对孙策进行监视,但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必须要选一名机灵的将领,只有这样才最合适,不然一旦被孙策发现,那可能会导致所有的计划都会暴露。

    “人选是有一个,不过就是年纪有点轻,如果要让他去,我害怕这小子一冲动干出点什么冒险的事情来,所以如果你那边也没合适的人选,是我帐下的一名校尉丁奉,不过要派他去之前得让他先立下军令状。”

    “是个刺头?”陈到莞尔一笑,看来对这样的部将他也是非常能明白其中的关键,笑道:“刺头嘛,都是机灵鬼,这样的人用起来往往都是双刃剑,但给他加道符限制一下,应当没什么问题了。”

    陈到因为一直在孙策身边,所以对丁奉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却有些不是滋味,但他知道,现在最好的弥补孙策,也是弥补自己内疚之情的办法就是尽早结束这一场战斗,就如他兄弟陈果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不管做出什么有利于孙策的选择,毫无疑问都是在还他,如果真的想帮他,那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这一仗尽早结束,只有他真正归在主公帐下,或许才是他最好的归属,相反不管你如何帮他,如果是在十年前,或许孙策还能有机会,但放在今时今日他不会有任何机会。

    这些或许对陈到来说不是很明白,但在陈果一番解释之下,他终于明白过来,十年前正是天下大乱之际,各路诸侯势力不断争夺着地盘,那时孙策如果有现在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在一处站稳脚跟,可换在今时今日,天下格局已经成型,各方势力基本成型,这时候孙策想在从这些诸侯势力口中夺食,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放眼天下,数一数现在割据在各方的势力与诸侯,以孙策的实力,他能战胜谁人?

    所以如果你真的为他好,那么要么就劝他归顺一方他认可的势力,要么就归顺主公,如果这两项他都不选择,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战胜他,然后收服他,这才是真正对孙策以及他的未来着想。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