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书号:11922

第二千零三章 平定扬州(34)

作者:皇叔刘司马
    <co>

    陈到的心思看起来还在和潘璋的斗将上,可是他的心思已经全放在另一块战场之上了,在那里因为周善率军冲锋,他就算不想分心都不成,尤其是牵挂是否能够挡住九江军的攻势,毕竟他们这一旦发生任何意外,不仅他要危险,包括整个建平战场都会陷入到绝境之中。

    而更为关键的一点是,现在他就算想传达命令,潘璋也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甚至还更加主动的进攻,在他连续的进攻之下,陈到立时陷入被动,不断防守招架才算是护得自身安全。

    陈到落入下风,这可让边上的傅彤有点坐不住了,可他现在的情况哪能再上战场,刚激动的要起身,就被军营直接给架了下去,现在战场太危险了,哪里能让他继续待下去,早点离开,确保安全才是关键。

    而在战场之上,周善戴泽九江军杀向秣陵军,在他的带领之下立即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而陈到这里也同样困难,在潘璋的连续进攻之下,陈到深陷危机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莫说他实力稍逊潘璋,就算比潘璋更强,可能也会因为分身乏术而陷入被动之中。

    本来这一仗他和潘璋交锋就已经很吃力了,现在周善又对他的本部发起冲锋,他的心思一分,战场的困难就更大了,如果这个时候周泰丁奉能够抵达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初次之外他真担心是不是会丢了性命。

    这一战他的计划可以说是相当周密了,毕竟当他抵达之后,所看到的那一幕就必须要让他做出选择,而直接掩杀虽然效果更好一点,但那样一来傅彤可就危险了,所以他选择激将法刺激傅彤与自己斗将,这样一来就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可真正的麻烦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些?毕竟是距离九江军军营极近,如果一开始直接掩杀过去,取胜的可能性是巨大的,可一旦斗将那发生任何意外也都是有可能的,就好像潘璋率领九江军的出现就完全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也可以说是意料之外。

    以他对九江军中的了解,潘璋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这类的战斗之中,这只说明孙策现在的情况是真的出现了危机,而更为关键的一点是他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看样子怎么都有上万人,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最初的选择反而是无比正确的了。

    如果他真的不管不顾傅彤的死活而杀了掩杀过去,那就算突破了周善这一关,在前面还是会遇到潘璋,可是以潘璋带来的部队,他必然会被阻截,而如果周泰能够及时抵达的话,或许还有机会,可问题是他现在还没有到。

    这就使得他当时不管做任何决定,最终的结果都会是眼下这个样子,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陈到只能一刻不停的防御着,甚至在被潘璋连续进攻打的毫无反手之力时,他已经考虑自己是不是先撤出战斗了。

    毕竟眼下不仅是整个战场还包括他斗将都落入下风,他继续斗将下去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所以当发现情况越来越糟糕后,他就彻底坚定了信念,不能在与他这样纠缠下去了,所以立时舞动长枪,倾尽全力荡开了潘璋的进攻,一扭马头便撤出了战团。

    陈到撤出战斗,完全在潘璋的预料之中,虽然他一句做好了完全准备,但当一门心思要脱离战斗时,他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限制陈到,最多只是追赶但现实的情况却是他完全放任了这一切,不仅没有去追赶,反而还派人通知周善撤退。

    “潘璋!”真要说起来的话周善不管是从资历上还是职位上都要远远高于潘璋,但是在此刻的战场上,如果得不到潘璋的支持,那么他就算真的追击,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把他自己陷入到绝境之中,所以他在得到潘璋不许追击的消息之后,便骑着马气呼呼的追了过来招他兴师问罪。

    周善在他面前停马,盯着潘璋一脸怒火,生气道:“潘璋,现在敌军被我一波冲锋杀退,正是我大军趁胜追击之时,为什么要放弃,你如果不给我说出个所以然来,今日我周善绝不会轻饶你,就算是去少将军那里,我也要你说出个原因出来!”

    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潘璋压根就没想到会被周善当着众人的面刁难,甚至他都觉得有点委屈,毕竟这种事情,任何一个人来他都能理解,但是你周善这样一件成名的大将问出这种问题来,就让他有点无语了,甚至搞不懂他都在想些什么。

    眼下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追击赢了又能如何?战胜了陈到杀了所谓的叛徒又能如何,之后呢,秣陵军主力赶到之后呢,他们又该怎么办,拼命去吗?那样和送死有什么区别?既然没法左右最终的战局,那么眼下的局势对他们势必就是最佳的结果,既然如此,那何不趁着陈到败退之际选择离开了,这样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反过来,追过去,胜了陈到容易,胜秣陵军能吗?

    而真正让他们担忧的是,现在秣陵军的真实情况完全是不知晓的,到底来了多少人,是谁挂将,都是未知,所以在无法确保一定能够取得胜利的前提之下,撤出战斗,安全离开才是最佳的选择。

    周善也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那一刻他是真的忘记了眼下与之交战的不过就是陈到的本部罢了,真正可怕的秣陵军还在后面,而且方才从溃军口中也已经得到消息,他们正在赶来的途中,所以他们一旦追击,不仅不会消灭陈到,反而还有极大的可能与秣陵军相遇。

    潘璋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使得周善眼中立时闪出光彩万道,这一刻他才算是彻底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盯着他一副似有所悟的眼神中包含了太多的感谢,也许身边的几名将领不理解将军为什么前后的变化如此之大,甚至让他们都有一头雾水的感觉,但是很快,他们在听完了两人的对话之后,将他们的内容全部消化时,眼神之中也立刻发生了变化,这一刻他们不在生气不在抱怨,甚至看着潘璋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甚至几个人已经开始在私底下咬耳根了:“是啊,我们如果真追了过去,陈到容易,秣陵军可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

    这都是些被秣陵军杀的丢盔弃甲,闻之色变的部队和将领们,指望他们决死一战,那最少得有半年甚至更久的调整,不然的话就现在这个士气,做什么都不容易。

    “将军,可是……”就在这时,一名偏将却突然冒了出来,此人与芮良简直一模一样,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他正是之前退回来的芮玄,只不过他在回到孙策身边之后立即就被连人待部队安排给了潘璋,与他一道前来助周善一臂之力。

    如果部队追击的话,那他也不会开口,可现在部队要撤离了,他就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将军,我大哥可还在前面与秣陵军抵死作战呢,您可不能不管他的安危,就这样离开啊。”芮玄是真的牵挂兄长的安危,所以他才会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斗胆出列,表达着自己迫切要上前线的决心,这是一次夺取功劳的绝佳机会,可同时更是救大哥的唯一机会,如果他们就这样撤退离开了,那大哥又怎么办,置之不理?

    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他看起来比任何人都愤怒,那可是他最亲的大哥啊,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发生危险,立即朝潘璋抱拳拱手,道:“将军,您不能不管我大哥啊,就算走也要先通知他一下再走啊,我们如果现在就离开的话,我大哥他可就必死无疑了。

    “战争就是这样,绝对不会因为某一人而有所改变,更何况他一句败了,是生是死根本无从知晓,现在你要让我救你大哥,可是他现在在哪呢,生死未卜,那这个险还有什么必要去冒呢?

    “没有必要?潘璋我大哥的死活可能对你们没什么必要,但对我,很重要!”芮玄面孔突然变得极其狰狞愤怒,就好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要择人而噬一般,几乎是咆哮说道:“你周善是否忘记了当年在丹阳,你和张飞的那场大战,如果不是我大哥把你背着离开,你早就死在战场之上,还你潘璋,你能有今天如果不是我大哥,你能被二将军赏识?你们两个一个对生死袍泽置之不理,另一个对恩人不问不顾,还美其名曰顾全大局,我看你们都是忘恩负义之人!

    忘恩负义,这就是此刻芮玄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调转马头,大吼一声:“愿意去救芮良者,随我走!”

    “我看谁敢!”潘璋靠山刀高高一举,气吞万里,盯着四周兵丁,瞬间所有人都蔫了,之前还有些群情激奋的人叫嚣着要去救芮良,这一刻他们都不敢说话了,甚至耷拉着脑袋,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躲避着芮玄那要杀人一样的眼神。

    “好,很好!”芮玄算是终于看透了人心,让人感动的是人心,让人寒心的也同样是人心,他算是受教了,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尝到了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什么才是大局。

    当他说潘璋与周善忘恩负义的一刻,他却忽略了他自己本身说这番话的立场与感情,因为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不管是潘璋还是周善始终都是以中立立场来做出自己的选择,反之芮玄的立场则因为大哥深处陷阱而难以做到中立,所以他所处的位置上,他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正确无疑的。

    可潘璋与周善呢,难道他们不去就错了,当然没有错,因为他们的立场中立,所以他们自然要从大局出发,所以此刻除非是孙策陷入这样的绝境之中,不然还了任何人来,他们都不会去冒险,别说是什么恩人芮良了,就算是亲生父亲他们也不会去搭救。

    因为这关系到的可不是几个人的安危,而是上万人的生死,而一旦他们有任何意外,那主公身边看就只有不到一万人了,而这些人里,还有一大半是水军之中的老弱病残,根本就没有多少战斗力,所以他们的出发点也没有错,错的治所他们与芮玄的立场不同,关心与关注的角度不同罢了。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芮玄是真的气急了,甚至觉得自己当众遭受到了奇耻大辱,年轻人就是这样,丢脸面子就算是想放弃也必须要硬着眉头去上了,不然只会更加受到他们的嘲讽。

    潘璋和周善好言相劝,但这都是一些无用功,相反他们开口劝只会更加刺激到芮玄,眼见他径直离去,两人就算还要做最后的努力,却也只能放弃,不在去阻拦他离开,也没有用,就算把他打晕带走,也只会让他更加恨自己,索性不如让他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是死是活那就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当然二人心中最希望发生的其实还是希望他能够吃些亏后安全回来,这样也算是一种成长,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在日后再次发生类似的情况时,能够冷静的做出正确的决断,而不是冒失的去把部队带往火坑,让他们一同去殉葬。

    士兵们何其无辜,本来有活下去的机会,却因为他的鲁莽而丧命,这哪里是疯狂,这简直就是愚蠢,看着他离开,周善气得破口大骂,但他似乎却忘记了自己一开始可是比芮玄还要激动,但最少他当时所想并没有参杂着任何私人立场,完全是为了九江军更好,可是当他明白了潘璋的想法后,这样的念头也就随风而散了。

    而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当时想着的都多少有些奔着抢功劳去的现在呢,没人再去想了,安全离开键盘才是重中之重,至于拔得头筹,只能留在下回,不过此时他们的心中,却为芮家兄弟而牵挂,希望他们能活着回来吧。</co>

    本书来自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