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书号:15176

第九百二十二章 贵人,你觉得你值几个钱?

作者:傲骨铁心
    百万巨资,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长处即短处。

    魏公公知道南都那帮人肯定不会痛快交钱赎人,因为,那帮家伙也知道他魏公公断不敢“撕票”。

    公公如今尚未修成结石,所以撕大明侯爵和伯爵的票,便是再给他长两个鸟也是不敢的。

    而南都那帮家伙在无法再以武力解决他魏阉的前提下,谈判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和出路。

    考虑到绑匪不敢撕票,那么这场谈判对魏公公就相当不利了。

    甚至,弄得不好,那几个宝贝很有可能砸在手中。

    因而,公公事先做了很多准备,一定要空手把狼套住。

    只是,没想到来的是刘伯温的灰灰灰孙刘荩臣。

    对刘伯温这人,民间评价相当高,云:“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

    不过在魏公公看来,刘伯温这个伪元蒙古鞑子的孝子贤孙可配不上这等评价。

    从刘基不过被太祖皇帝授了个三等伯爵,还叫诚意伯,就能看出太祖皇帝对这位大谋士的态度了。

    诚意诚意,你刘伯温缺什么,太祖就给你什么。

    ………

    当年太祖皇帝在南京登基,诏书就是拟自刘基之手。

    诏书开头便是“惟我中国人民之君,自宋运告终,帝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其君父子及孙百有余年,今运亦终,其天下土地、人民,豪杰分争…”

    这一段用公公前世的话讲,就是写的夹杂私货,三观有问题,屁股不正。

    太祖皇帝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为口号,登基诏书却承认伪元正统,这显然是自相矛盾,且让人匪夷所思的。

    后世以此说那蒙元便是中国,再为后来的伪清提供同样的法理依据,说什么元清皆中国,根子就是出在这份由刘基等蒙元孝子贤孙所拟的太祖登基诏书。

    太祖皇帝显然发现了不对,但诏书已颁天下,更改不得,这才有此后若干国书中出现的不断强调蒙元非中国,非正统的由来。

    元非我类,入主中国百有余年!

    曩者我中国为胡人窃据百年,遂使夷狄布满四方,废我中国之彝伦!

    上帝好生,恶不仁者。向我中国自赵宋失驭,北夷入而据之,播胡俗以腥膻,中土华风不竟!

    中国正统,胡人窃据百有余年,纲常既隳,冠履倒置,朕是以起兵讨之!…

    凡此种种,均可见太祖皇帝对伪元真实态度,终洪武一朝及此后历朝,大明王朝均视蒙元为伪朝,甚至都将伪帝忽必烈迁出帝王庙。

    然这登基诏书影响太大,流毒太深,后世不宵子孙视其余纠正不见,只拿此诏书说事,搞的历史乌烟瘴气。

    刘基自个当伪元的孝子贤孙不算,还让太祖皇帝跟着当了一回,太祖皇帝能给他个三等伯爵,也是对得起他刘鞑子了。

    有鉴于此,再加上公公前世也受过这流毒苦头,动不动就被人骂不团结,所以对那刘基的灰灰灰孙自是没有好感。

    若非对方是来谈判交钱的,他老人家根本不会亲自接见,叫宋四宝和他过过招就可以了。

    ……

    刘荩臣好风雅,装扮皆如儒士,到得溧阳来,举止投足真有几分祖上风范。到得公公帐前,却不见执刀按矛虎狼之士,心下还颇有点失望呢。

    再见魏太监坐在桌后,只顾把玩手上的玉扳指,根本不正眼瞧他诚意伯,这让刘伯爷更是不快。

    但又想怕是魏阉再给自己使下马威,如此,才要更好与他对付。当下面带笑容,负手入内,睥睨四周。

    “贵人来咱这所为何事?”

    魏公公出口言必“贵人”,不管谁来,都是贵人。

    在公众场合,他是坚绝不承认他老人家绑了大明的二侯一伯的,也坚绝不承认他和南都那帮开国功臣“有染”。

    贵人这一呼,把刘荩臣叫的怔了一下,尔后哈哈一笑,上前自信满满道:“我此来是为魏公公消灾去祸的。”

    “咱家何祸之有?”魏公公暗骂了声,这鸟人是《三国演义》看多了么。

    “杀身之祸!”

    话不惊人无效果,刘荩臣来前可是做了很多准备,选来选去就这由头最是能震住魏阉了。

    “咱这好端端的,哪来的杀身之祸?”公公不动声色,想要瞧瞧刘伯温的灰灰灰孙能演出什么戏来。

    但见面前的魏阉竟是神色平常,丝毫不为所动,刘荩臣略微有些失望,旋即精神一振,带着几分夸张道:“这杀身之祸魏公公难道真的不知!”

    “不知。”

    公公淡定摇头。

    “……”

    刘荩臣脸颊微抽,魏阉不顺他由头说,这下面叫他怎么说。

    他不说,魏公公也不说。

    气氛略是尴尬,终刘荩臣还是打破僵持,他扬声便道:“魏公公你闯了弥天大祸,若再不加补救,势必引来杀身之祸!如若听我几句,则这杀身之祸尚可解除,否则,怕是无人救得公公你啊…”

    说到这,刘荩臣停了下来,他相信自己这几句已经能足够引起魏阉的恐惧和重视了。

    可等了半天,魏阉就是坐在那里。

    刘荩臣无奈,只好再道:“魏公公可得好生三思,若公公能将丰城侯等人交我带回,则此事不是没有补救余地…公公与南都众家勋臣之间的小节,我这诚意伯也可代为化解,如此一来,岂不两全齐美?”

    “这个嘛…”

    闻言,魏公公神色一缓,目光闪烁了一下。

    见状,刘荩臣心中大喜,若能凭他三寸不烂之舌说的魏太监把人交与他带回,那他回南京城可就是大出风头。

    不但魏国公他们欠着自己情份,丰城侯、灵壁侯、东宁伯这三家更要当自己是再生恩人啊!

    “人,不是不可以交你带回,只是嘛…”魏公公欲言又止,他这人两袖清风,奉公廉洁,对于阿堵之物向来是耻于出口的。

    “当然,当然!…”

    刘伯爷解人之危,忙道:“魏公公远道而来,想来也是辛苦,我南都众家勋臣也不能让公公空手而回,这样吧,不如由我做保,予公公五万两如何?”

    这也是谈判策略,你魏阉狮子大开口要百万,他诚意伯坐地还五万,双方再拉扯拉扯,事情便能成了。

    临来前,魏国公和安远侯他们给刘伯爷的底线是二十万两。

    “五万两啊?”

    魏公公眉头顿皱,似在思考什么。

    刘伯爷微笑看着,这也是人之常情,魏阉肯定不会接受这个价码。但没关系,你的要求还可以提嘛。

    他亮五万两的目的就是让魏阉思考一下,再开价的时候想来也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得实事求是。

    刘伯爷已然做好拉锯战的准备。

    魏公公在那寻思良久,想来是拿定主意了,抬头看刘伯爷,忽的咧嘴一笑:“贵人,你觉得你值几个钱?”

    /txt/7651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