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乱世枭雄(书号:15210

第九百四十章 杜如晦的看法

作者:九孔
    钱正阔心中苦笑,知道现在的自己肯定不会被太守大人信任,至少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盐场真正做主的是徐小虎和连仲韬,而不是他,不管心中多苦涩,钱正阔还是笑着主动向徐小虎和连仲韬行礼,说道:“以后盐场之事还多需要徐大人和连大人做主。”

    徐小虎和连仲韬也不倨傲,笑着回礼,徐小虎面无表情的说道:“钱大人是我们的上官,这话言重了。”

    连仲韬不知道被发配盐奴之前是什么身份,此时进入角色的速度却是很快,整个人已经没有了之前为盐工时的谨小慎微,落落大方的回礼之后,官腔十足的说道:“钱大人说笑了,我们同给大人做事,希望钱大人能够尽心尽力才行。”

    此时王君临已经转身回到座位上,示意三人就座,又对陆寒和管小童说道:“陆寒、管小童,你们二人现在便是盐场盐兵都尉,不过你们这都尉可不同于以往盐丁都尉,从明日开始准许你们从盐场盐工和盐奴中选兵,与你们带的五百多骑兵凑够三千战兵,你们二人各自统领一千五百人,抓紧时间练兵,此事钱正阔和连仲韬要全力配合。”

    陆寒和管小童连忙出列,单膝跪地,抱拳道:“卑职遵命。”

    钱正阔和连仲韬也再次站起来,抱拳称喏。

    王君临示意众人免礼,待陆寒和管小童坐在自己位置上,这才又说道:“此次本官来范阳郡赴任太守一职,陛下给了本官特权,正五品以下官职,可以不用禀报朝廷,只要不法之事证据充足,或者理由充分,便可直接罢免甚至直接处罚,回头本官会将你们五人新的任命发往朝廷吏部进行补录。”

    五人连忙再次起身,向太守大人表示感激之情。

    王君临最后说道:“本官离开郡府的时间有些长了,明日便回郡城,聂小雨会留下待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之内,你们五人都要听她的,从煮盐之法,到练兵之事,以及盐工和盐奴如何使用,等等,这些

    事情都要听从小雨的吩咐。”

    除徐小虎之外,其他四人虽然不知聂小雨的身份,但是王君临的吩咐却不敢违背,立刻躬身领命。

    ……

    ……

    四轮马车的车轮碾过官道上昨晚刚刚落下的雪花,与路面上的石缝一碰,发出咯咯的声音,与车枢间的簧片响声相和着,就像是在唱歌一样欢快。

    因为天气寒冷,出盐场的道路上尽是一片宁静。

    太守大人的车队毫无阻碍的通过了最外层郡兵负责的防线,王君临通过窗户,看着距离越来越远,排成一线的五个小军寨,心想等杨广给他的密旨传到范阳郡之后,他便可以找薛礼谈一谈,将这一千郡兵撤了,由一千盐丁负责驻守外围,那才算是彻底将盐场掌控在手中。

    王君临车队中间有三辆用黑布得严严实实的刑车,董康等三名盐官分别被关押在里面。这三个人一晚上绞尽脑汁,将自己所知道地下盐行和卢氏有关的事情全部写了出来,虽然有些东西沈果儿那边收集的消息里面已经提到,但也有不少是之前沈果儿都没有掌握的。

    王君临虽然没有打算将他们三人立刻杀了,但也没有想过放了他们,他准备将这三人交给沈果儿统领的范阳情报司,看能不能从他们脑子里面再弄出一些东西出来。

    ……

    ……

    在郡城外王君临碰见了刚刚从苌乡县赶来的杜如晦,直接让其上了自己马车。

    杜如晦将苌乡县的情况进行了汇报,在掌控了一千县兵的苌乡县都尉冯晓勇的全力配合下,杜如晦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将苌乡县衙中卢氏一系的小史该杀的杀,该关的关,该驱赶的驱赶,又重用了一批因为各种原因被卢氏迫害过的小贵族或者平民,手段可谓是雷厉风行,果断异常,比起固安县王君临扶持起来与固安县中卢氏一系打擂台的崔士杰,苌乡县才算是王君临在范阳郡中第一个真正控制在了手中的城池。

    对杜如晦毫不吝啬的褒奖过之后,王君临又主动将这些天他在郡城和盐场的事情给杜如晦说了一下,并且讲述了一下他对付卢氏,控制范阳郡的大体计划,征求杜如晦的意见和看法。

    王君临的建议很简单,借蛇岛海盗和地下盐行之事,在合适的时机,将卢氏连根拔起,最后他总结道:“总体来说,此乃快刀斩乱麻之策!卢氏在范阳郡势力太过庞大,上千年的经营,在整个范阳郡盘根错结,若要与之慢慢周旋,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倒卢氏,但这个过程中一些事情却不能做得太急,避免卢氏狗急跳墙,当然这其中卢有为这步棋子便非常重要。”

    王君临最终的计划是范阳郡将再无卢氏,而卢氏占据的范阳郡一半良田将空出来,王君临将会让最穷苦的平民百姓去耕作,而这些平民百姓将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成为他控制范阳郡最忠实的支持者和将来他扩大兵马时的兵源所在。

    到那时,他真正的治郡计划,他想像中以一郡之地照亮整个大隋,扭转历史的计划才能正式开展……

    王君临有选择的说完之后,杜如晦道:“大人的计划,下官深以为然,下官也以为治豪贵门阀当以烈火,但治守平民百姓,当以缓柔。”

    说到这里,杜如晦突然欲言又止。

    王君临觉察到了杜如晦的神色异样,好奇的问道:“如晦有什么话,在我面前尽可畅言?”

    杜如晦受到鼓励,说道:“下官刚才听大人说了盐场种种所为,下官心生感触,对一些事情也有一些看法。”

    一看杜如晦样子,王君临就知道杜如晦多半是对他这几天在盐场所为有不同的看法或者生出某种感慨,他甚至比杜如晦都知道后者的底细,自是对其所说之言极为重视,当即便笑道:“马车内只有你我二人,如晦有何想法,尽管说来!”

    ps:我争取今天六更,求鼓励和支持——————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