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书号:15244

第八百零七章 满满的都是黑历史

作者:天煌贵胄
    像英诺森十世这种情况,毕竟是高层领导人的事儿,怎么能说是怂呢?

    这叫从心!

    英诺森十世和红衣大主教艾迪生最终还是选择了从心,毕竟从心也是教廷的优秀传统,传承于教廷他爹那一代。

    说到教廷他爹,就得提到教廷自己看着都不顺眼的犹太教,这个起源于希伯来人的一神教。

    当提到犹太教,基本上就得顺着历史再往上查,一直查到希伯来人那时候。

    早期的希伯来人饱受巴比伦、埃及等反动派的压迫和奴役,到处盲流,几乎要灭种,不得不被迫长征。

    然而他们并没有红朝太祖的魄力和实力,反正就是走过来走过去,最后还是没有根据地。

    自卑绝望之余,民族领袖摩西为重建族人信心,团结群众力量,只好装神弄鬼,跑到山里藏了几天之后宣称自己从上帝耶和华那里取到了真经《旧约》。

    摩西表示,华总已经跟自己表态,宣称希伯来人是最优良品种,上帝的选民,未来的世界领袖,虽然现在待遇不算太好,但是华总答应等东方红太阳升的时侯,就会派天堂特派员兼大救星----救世主弥赛亚下凡,一定能领导希伯来人民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过上好日子。

    事实证明,只要牛逼吹的好,哪儿有事情成不了摩总的牛逼吹好了,犹太教的日子确实好过了许多,后来不仅成功上市(建国),还出过勇猛的大卫王和智慧的所罗门。

    但是中原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富不过三代,又或者说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暴发富。

    一朝乍富的以色列很快就陷入了骄奢淫逸和争权夺利的怪圈之中,跟后世那些一朝暴富的家族里面上演的宅斗剧一无二致,最后干脆分裂成了犹太和以色列两部分。

    中原还有句老话,叫做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一朝翻身把歌唱的犹太人拿着上帝选民的鸡毛当令箭,对周边的国家和民族装逼,天天出来撩猫逗狗,就跟后来的鬼子进中原一个鸟样儿。

    鬼子强行装逼的下场是凄惨的,而犹太人的下场,似乎也没比那个后辈强到哪儿去。

    亚述,新巴比伦,波斯,罗马,这些势力挨个上场把上帝选民们给狠揍了几百年之后,上帝的选民们又回到了以前的流浪汉状态,而且比之前混的还惨,只能天天盼着华总能派一个救世主出来搭救一下他们。

    然而华总似乎根本就没想起来他们这些选民,也有可能是华总派出来的救世主迷路了,总之犹太人一直没有等到华总派来的特派员。

    中原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华总不派特派员,犹太人干脆撸起袖子自己干。

    这时候的犹太人倒是真有一些平头哥生死看淡的意思,总之就是老子这些上帝的选民都不好过,你们这些异端还想有好日子过?

    再说了,神不都是人做的么?

    罗马人不信这个邪。

    想当神仙是不是?想证明自己是救世主是不是?

    没问题,来人啊,把这位神仙拿木头板子盯起来,三天不死就算丫的是真神仙!

    然而没有谁被钉上去之后还能活三天,大部分连半天的时间都没能抗过去,身上的血就已经流干了。

    成没成神的不太清楚,可是总归没有人能在被钉了三天之后化身为救世主,出来搭救这些上帝的选民。

    直到一个混血儿的出现。

    耶酥,男,公元前5年生人,籍贯约旦,民族犹太。

    反正就是在某一年的某一天,一个犹太女人,犹太木匠约瑟的未婚妻玛丽亚,怀孕了。

    既然还是未婚妻,就说明玛丽亚还没有结婚当时的犹太社会,未婚先孕是会被石头砸死的。

    这时候,孩子的父亲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究竟是不是罗马那些不太讲究军纪的士兵们干的,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活下来。

    为了能够活下来,玛丽亚一口咬定自己还是原装正品,而且顺便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安排了一个十分高大上的身份。

    这是华总的骨肉!

    后来玛丽亚在马槽里生下了小耶,而小耶的父亲华总并没有派人过来认亲,也没有给小耶一个良好的童年环境,甚至于都没给小耶上个户口。

    黑人黑户的小耶十分聪明,光是靠偷听和自学,就把犹太教蒙人的那一套给学了个七七八八。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黑人黑户还找什么工作?老老实实的帮着背锅侠约瑟送货就是了送那种罗马人钉死犹太神棍用的木头十字架。

    中原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小耶的户口问题在某一天,在约旦河边解决了。

    那是一个下午,精神不太正常,喜欢抓着人往河里扔,以便洗清人们身上罪孽的疯子长老“施洗者约翰”正好遇到了小耶,然后把小耶给扔河里了。

    这一洗不要紧,小耶因为一直没有受洗而无法上户口的身份问题解决了,从此以后正式拥有了户口,可以正常找工作了。

    当时最有前途的工作是什么呢?长老,也叫拉比。小耶学问偷听得不错,自学成才,就想妈的我也去布道。

    犹太人为复国急得火烧火燎,病急乱投医,别管是谁开了个讲座都得去听听,哪怕被骗了不了钱,甚至于有人把命都给丢了,也照样要听讲座。

    小耶的第一次讲座是不成功的。

    不懂得成功学,不精通后世的那些忽悠手段,小耶的讲座讲的是要爱包括罗马人的所有人,别人打你你要开心之类的言论,再加上小耶长的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犹太人一怒之下就把小耶给盘了。

    中原有句老话说的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干个体户!

    把犹太人给恨上了的小耶自此决定要创业,不为别的,就为了实现当年吹过的牛逼,让人人见到自己都称呼一声小耶总。

    身为产品经理加运营总监加团队创始人兼职ceo,小耶总做出来的产品无疑是受到了广大用户欢迎的。

    首先就是门槛低,别管是谁,入我门中皆兄弟,信我就能原地满血复活;

    其次就是界面友好,双手一比划就完事儿,什么复杂的经典教义都用不着去研究了,有啥事儿等上帝来救就ok了我是小耶总,华总是我爸爸,保证ok没问题。

    最后就是好处大不用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只要你相信我耶总,保证你挂了之后一票直达天堂。

    极低的成本和友好的界面,让初创的耶氏传教集团迅速的发展了起来。

    然后小耶总就慢慢的变成了耶总,耶董,地位一天天的高涨,比之原来给罗马人送十字架牛逼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就威胁到了半个娘家,犹太教。

    犹太教老大一瞅这二五仔自立门户也就算了,还想抢华总亲儿子这个宝座?

    犹太教老大花了三十块钱买精比犹太少了一点的犹大,让犹大把耶董给卖了,卖给了罗马人,然后耶董就被钉在了他养父约瑟打造出来,他亲自送货给罗马人的十字架上面。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耶董都被挂在十字架上了,耶董的公司也应该清点破产才是。

    然而耶董的大徒弟保罗跳了出来,宣称耶董已经复活生天,自己继任为耶氏集团第二任董事长,继续带领大家搞革命,并且因为耶氏集团第一任董事长耶董的事儿跟犹太教结下了更深的梁子。

    就像崇祯皇帝一直在努力的往各家宗教里面掺沙子一样,罗马人一瞧干不掉耶氏传教集团,干脆也往里面掺沙子,玩和平演变。

    然后被一些罗马的地富反坏和失意贵族给渗透了的耶氏传教集团用原罪说抹杀阶级斗争,把富人资产阶级也拉入革命队伍;用所谓的“博爱”搞民族虚无主义和投降主义,麻痹人民群众的斗争性,“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变成了“打左脸给右脸”;用“君权神授”给封建帝王的统治披上神圣的外衣,为他们制造顺民。

    在325年君士坦丁“尼西亚”宗教大会上,基督教正式宣布它的娘家犹太教为异端,是歪理邪说,是要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那啥那啥。

    他们篡改《新约》,无限拔高耶酥,成了神仙、上帝之子,救世主,为了完美的把耶董塑造为神,连华总都从耶董亲爹的角色堕落成一个罗马丘八。

    基督神棍们还煞有其事地规定了耶酥的圣诞节,复活节。后来又规定耶酥出生的那一年即公元0年(为了遮丑,还晚算了5年)。意思是天不降耶酥,世界万古如长夜。

    再然后,耶氏传教集团发现光文斗不行,还得武斗宗教裁判所应运而生,打着维护神权的幌子,把持话语权,强买强卖,野蛮推销他们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宣布有不同意见的一律是不讲神权的邪恶团伙,无赖国家,往死里整。

    然后,坚持犹太教原教旨主义的犹太人因为迫害了耶董,就从上帝的选民变成了贱民,撒旦的仆人。

    再后来,随着东西罗马的分裂,耶氏传教集团也正式分裂成了天主教和正教。

    西欧归天主教,有教皇,即上帝驻地球总代理,手下大主教的神权都得从他那儿批发,拜圣母玛利亚,等级森严,传到现在就是英诺森十世手下的教廷堂口。

    东欧是正教,不承认教皇,不拜耶母娘娘,几个大主教商量办事,教士可以结婚,人性化一些,也就是尼康所在的东正堂口。

    一个妈生的两个儿子互相看着不顺眼,自认为是嫡长子的教廷在欧洲那群彪哥的地盘上混的风声水起西装革履之后,花大价钱搞出来了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这三大保安团队。

    到后来,欧洲的彪哥们打生打死,便宜都让教廷给沾了去,会快就变混成了一哥连欧洲彪哥们都得听教廷的。

    彪哥们当然不服,比如亨利四世跟格列高利七世那点破事儿,教廷不也怂过?

    被教廷教做人之后,欧洲的各大彪哥们自然是不服气的,然而不服气以能怎么样?形势比人强,且忍着呗。

    直到神圣罗马帝国集团的某一任董事长腓特烈二世继位之后。

    腓特烈二世在位期间,至少三次被教廷“绝罚”,然而彪哥腓特烈二世真的不在乎,甚至在被绝罚期间还组织了十字军东征……

    这一次,教廷是真的怂了三次绝罚又撤销,彻底把自己的名声给玩完了。

    中原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驴死不倒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教廷再怎么掉链子,现在也还是教廷,怎么看都不应该这么怂。

    然而教廷从教皇到大主教们,都怂了。

    因为崇祯皇帝还有他手下的马仔们,让英诺森十世和红衣大主教艾迪生等人想起来传说中的上帝之鞭,还有宇宙之王忽必烈。

    那时候的教廷,是真怂。

    没错,欧洲的彪哥们好糊弄,绝罚再怎么掉链子也还是绝罚,依然有着威慑力但是想想当年的上帝之鞭阿提拉,再想想拔都西征的蒙古大军,谁在乎过上帝?谁在乎过教廷?谁在乎过大主教?

    可是上帝之鞭再牛逼,拔都的蒙古大军再牛逼,也没有干掉整个欧洲。

    而眼前的崇祯皇帝,已经切切实实的把英格兰给干掉了。

    最关键的是,欧洲还有大明帝国的姻亲,神圣罗马帝国的存在,尤其是斐迪南三世那个二五仔,现在都笑成什么鸟样儿了?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明帝国的三皇子很快就会变成巴伐利亚国王,然后再变成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有神圣罗马帝国在手里,再背靠着大明帝国,想要干掉整个欧洲会很难吗?

    就算是不扯到那么远的事情,光是眼下来说,崇祯皇帝完全可以在明年夏天的时候在英格兰修改好属于自己的皇宫,然后组织起盛大的晚宴。

    所以英诺森十世怂了,整个教廷跟着英诺森十世一起来的大主教们也怂了。

    读书人的事儿嘛,怎么能说怂呢。

    甚至于,英诺森决定更进一步:“伟大的皇帝陛下,我教廷修道院,有一圣女……”

    你斐迪南不是卖女儿么,须知我教廷也是有圣女的!

    而且还能高你女儿一辈!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