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列夫人的婚后生活(书号:18139

【列夫人的婚后生活】(1)

作者:wrl19890312
    【列夫人的婚后生活】(1)

    29-03-13

    一辆阿斯顿马丁敞篷跑车,缓缓地驶入城区,驶过金普敦酒店。

    这条公路通往的是景色优美的富人区,圣塔芭芭拉,一个充满了西班牙殖民

    者风格的小镇,满是高价别墅的山,再是两旁栽着椰树的道路,然后是十分着名

    的沙滩。

    圣芭芭拉制订严密的法令防止破坏这个形象,在二十英里之内没有主要高速

    公路穿过城镇,所以,号公路就成了最多小镇居民行驶的道路。

    而联系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人均财富十分的夸张......这辆阿斯顿马

    丁,本没有那么引人注目,就如一位美国陆军中校所说,「世界上最棒的享受,

    就是女人,而女人之后,第二样,要比女人差得多的第二样,是法拉利。」

    在跑车中远不如法拉利的阿斯顿马丁,如此吸引人注意的原因,只能是它的

    主人。

    亚麻色头发的女人。

    穿着红衣的卫兵打开车门,一双白色露趾高跟鞋踏在地面,十只修长洁白的

    玉指在阳光的照射下选得晶莹剔透。

    穿着肉色丝袜的紧致小腿,微微一用力,就勾勒出完美的肌肉线条,说明这

    双腿的主人经过良好的锻炼。

    视线在往上移动,消失在白色一字裙的丰盈大腿被肉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

    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不知道是哪位冲动的男士吹了一声口哨,她回过头,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随着

    海风飘起,一双如同海水一样碧蓝色的眸子镶嵌在白皙的的脸蛋上,涂着粉红色

    唇膏的薄唇微微翘起,更增添了她的美艳。

    略显丰满的上半身,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一件白色的海军服给包裹起来,耸立

    的双峰上赫然可见象征着美国军人最高级别荣誉的紫心勋章和国会勋章,让她看

    起来是那么的完美,这个女人简直是上帝创造出来的美的化身!身材可以说是骨

    肉匀停,可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种只属于战士的自信——她不仅仅是个漂亮的花瓶。

    她对着那个吹口哨的年轻士官挑了挑眉,弯下腰,伸出手从副驾驶座上拿出

    了自己的军帽,戴在了自己的头顶,小心地让它不影响到自己标志性的蓝色发饰

    随后她将车门轻轻合上,拉直了自己有些褶皱的军装,扶正肩章,深深吸了一口

    气,向海军军事学院走去。

    「老天…一个上校?一个海军上校?而且是女人?我们学院已经多久没有出

    现过这样的大人物了?」

    这位快丢了魂的士官咽了咽口水,从廉价的钱包里拿出一张有签名的照片递

    给好朋友:「她长得真像那位夏奇拉!」

    夏奇拉·伊萨贝尔,一位身材高挑的好莱坞女星,被着名的大导演斯皮尔伯

    格选中出演电影《珊瑚海之战》一炮走红,她的所饰演的女主角更是成为了美国

    所有男性的梦中情人。

    「嗤!」

    已经坐在阿斯顿马丁里的卫兵不由得窃笑,略带嘲讽的看着这两个菜鸟说「

    她长得像夏奇拉?你可搞错了主次关系!」

    然后又摸了摸方向盘,暗自称赞着。

    「V2引擎,铬合金轮圈,哗!跑车方向盘。」

    跑车一骑绝尘,向停车场驶去;只留下两个年轻人在原地,互相掐了掐手臂

    「所以…他的意思是…」

    「那位上校是…」

    「llx!?」

    听到这声惊呼,列克星敦转过头对着他们笑了笑,然后继续前行。

    有什么可在意的呢?像他们两个的反应,在前线不知见过多少次,早已觉得

    不稀奇了,生命中的两个过客而已。

    虽然今天来到这里,也是为了像他们一样的年轻士官们。

    自从战前,她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训练海军航空兵,而在担任前总统幕僚四

    年之后,她深感自己的高中学历并不足以支撑她更进一步,与丈夫,战友商议过

    之后,认为这所靠近自己舰装——绰号「蓝色幽灵」

    的V6艾塞克斯级航母列克星敦的海军学校是非常好的选择,既可完成

    「镀金」,也可以开着她的阿斯顿马丁在几个小时内回到舰上,执行任务。

    不过说是这样,大战后和平而慵懒的阳光照耀下,又能有什么任务呢?也就

    是航空战术演习吧。

    当她走到训练营的时候,才看到大腹便便的校长急忙忙的赶来,好不容易跑

    到她面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擦拭脑门上的汗

    珠,等到他终于认为自己准备好,同时也表达出足够的「敬意」——听到消息后

    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赶来伺候这位「上面的大人物」

    点名关照过的姑奶奶,他又清了清嗓子,解开一颗扣子,堆出一个和善的笑

    容说道:「列克星敦上校,您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麦克唐纳校长。」

    「我听说,学校里的小伙子们总是在体能训练等项目时非常不认真,以至于

    难以适应舰上的生活…」

    列克星敦的话幽幽传进校长耳中,其实她并不是很想用这种近乎「立威」

    的方式…只不过看到麦克唐纳这幅样子…想到他在被调回后方之前曾是个英

    俊伟岸的王牌飞行员,就不免有些无奈,而看着那些学生,更是不知道想起什么

    ,没由来的蹙起柳眉。

    这表情落在猜不透女人心事的麦克唐纳眼中,无疑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代

    表了对他工作的低评价;这让他更为诚惶诚恐,语无伦次,列克星敦也越发不耐

    烦,十分不满的喃喃道「天底下的男人…都是这样子?」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可看的了,用抬起手腕看表的方式传达自己赶时间

    的态度,然后对着学院高层一一道别——还有满足他们家中孩子想要一份列夫人

    亲笔签名的愿望。

    忙完这些,列克星敦已经身心俱疲,对她来说应酬一直是比作战更劳神费力

    的事,而这时电话响了,她略略扫了一眼屏幕,没有接通电话,只是发了一条短

    信「应酬太多,要回家晚一些,在附近的西餐厅吃吗?爱你约翰尼lx」

    回信很快显示出来「我在家做好了等你,我也爱你,约翰尼。」

    约翰尼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一条灰色的修身西装裤,套着一件围裙,正在

    小心翼翼的料理着一块牛排,他知道一向认为「下厨是妻子义务的」

    的娇妻今天要比平常更忙,所以主动提出制作晚餐,自己要抓住难得的表现

    机会,做出她喜欢的料理;至于她没有接通电话而是选择发短信?他早已习惯了

    ,夫妻间本就应该有理解和宽容不是吗?汗水沿着他古铜色的肌肉块缓缓的滴落

    在地板上,但他丝毫没有分心,而是聚精会神的用锅铲轻轻的将牛排翻了一面。

    这时候,客厅传来了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约翰尼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一震

    ,忍不住回过头向楼下看一眼,虽然看过无数次,虽然他知道这具完美的酮体是

    他的所有物,但是他依然忍不住狠狠的吞咽下一口口水。

    列克星敦正弯下腰,脱掉了自己的露趾高跟鞋,她揉了揉了自己有些发酸的

    脚裸,如同调皮的小女孩一般,灵活地用左脚伸向了约翰尼整整齐齐放在门口的

    拖鞋,两只修长的脚指夹住了拖鞋的鞋背,她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慢慢的将

    拖鞋拖到自己面前,约翰尼几乎看呆了,自己的太太居然有这样娇憨的一面。

    这时,列克星敦抬起头,对着厨房喊道:「约翰尼?你在吗?什么东西烧煳

    了?」

    约翰尼勐然惊醒,自己居然看着自己太太的娇憨模样给看呆了,他赶紧跑回

    厨房,将那一块略有些碳化的牛排给铲了起来,本应一块完美无缺的神户牛排就

    这样被自己毁了,约翰尼摇了摇头,再次拿起一块新鲜的牛肉,仔细烹饪起来。

    列克星敦听到二楼上乒乒乓乓响声,摇了摇头,对于约翰尼,她其实并不是

    太过于喜欢,这位丈夫虽然只小自己两岁,但是在自己面前,永远像一个孩子。

    自己在十岁在美国海军开始成为军中象征的时候,联合舰队的司令,自己的

    长官夫妻两人却出了一场车祸,自己毅然选择成为了他们儿子的监护人,虽然按

    道理说,自己也还是一个孩子,但是在美国海军中,没人敢把这个每次海军演习

    把巨炮派压制的抬不起头的女孩当做是孩子,而是当做一个可怕的对手,自然,

    自己与约翰尼的收养关系没人反对。

    列克星敦叹了口气,自己希望约翰尼把自己当做一个姐姐、一个妻子来看待

    ,而不是被当做一个母亲被尊重。

    虽然约翰尼长相俊朗,拥有一副让女人尖叫的古铜色的健美躯体,也精通冲

    浪、游泳、篮球等一系列可以展示男性魅力的运动,但是这些都是自己的要求下

    ,约翰尼刻意去做的。

    #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由于自己澹出了军队,转为文职,自己一样不希望约翰尼再次走向自己与他

    父亲的道路,所以找了一份律师的工作。

    但是,约翰尼他真的喜欢么?列克星敦想到这里,摇了摇头。

    她穿上了拖鞋,走向了一楼的浴室,边走边解开了自己白色的海军外套,顺

    手将自己的LV手提包与外套丢在了沙发上。

    丰盈的胸脯被包裹在一件黑色的镂空文胸中,她伸出左手按住了自己的臀部

    的右侧,右手慢慢的拉开了一字裙的拉链,将裙子从自己身体上解除,列克星敦

    皱着好看的眉头看着自己的右腿外侧的裤袜,肉色半透明的裤袜不知道再哪里破

    了一个小小的洞口,她再次叹了口气,这条裤袜她不打算要了。

    她拉过一把椅子,双手勾住了裤袜的两侧,慢慢向下拉到膝盖处,被黑色内

    裤包裹的丰臀坐上了椅子,「嗯~」

    臀部与椅面柔软的真皮皮垫贴在一起,不禁让她发出一声娇喘,她弯下腰,

    将裤袜彻底的褪下来,丢在沙发上。

    列克星敦伸出手,解开了自己的文胸,两团丰盈的乳肉从束缚中解放出来,

    然后失去支撑,自然的垂下。

    两颗如同草莓一样嫩红的乳头,挺立在空气中。

    她站了起来,把带着体温与汗液的黑色蕾丝内裤放在椅背上,摇曳的身影消

    失在了浴室中。

    约翰尼听到了浴室里传来的声音,连忙将已经烹饪好的牛排端上餐桌,然后

    跑到楼下将列克星敦的衣服收了起来,突然他看到那条黑色蕾丝内裤。

    他忍不住拿起来,放在自己的鼻尖用力的嗅了起来。

    那种成熟女人的气味让约翰尼感觉自己的荷尔蒙整个都升高了,这是自己妻

    子的衣物,但他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相比她赤裸的酮体,或是精心挑选的情趣

    内衣,自小就在他面前出现的那个穿着军装的身影才能让他真正按耐不住。

    胯下的肉棒直接勃起,在紧身的牛仔裤里涨得生痛,强烈的欲望让约翰尼想

    要破门而入,去浴室中与自己的太太来一场剧烈而刺激的性爱,却又害怕一天的

    劳累让妻子对他兴致缺缺。

    长久以来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教母实在是高不可攀,以至于他从来不敢有任

    何小动作,哪怕她从教母变成了列克星敦·卡彭太太也是一样,约翰尼·卡彭,

    在列克星敦面前永远是个孩子。

    将妻子的衣物拿了起来,放入洗衣机,他刚刚想把那条内裤给丢入洗衣机,

    但是看到了内裤的裆部一条水渍的模样,他鬼使神差的将内裤塞入了自己的裤兜

    里。

    列克星敦穿着一身浴袍走了出来,她的肌肤上沾染着点点的水珠,几颗晶莹

    的水珠在她裸露在外的半个乳球上打着滚,右手挽起了亚麻色的长发,细微的水

    滴随着长发飘散在半空中,在即将落下地平面的阳光的散射下,水滴发出点点彩

    虹般的光辉,饶是与她多年朝夕相处的约翰尼,此刻也都觉得有些喉头发干,好

    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浴火瞬间被点燃,他胯下肉棒再次勃起,赶紧弓起腰。

    列克星敦看到他这个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此时丈夫应该做的是撕开自己

    的衣服将自己粗暴的按在墙上或者地上,哪怕是橱柜也好,来一场如同狂风暴雨

    一般的性爱,尽情的释放,然后两人偎依在一起,享受风雨之后的宁静。

    但是约翰尼只是弓着腰,为自己摆好了餐具,将座椅拉好,做出了一副请自

    己入座用餐的模样。

    她摇了摇头,将浴袍的腰带稍微放松了一截,坐在了餐桌前。

    约翰尼看到自己的太太入座,赶紧脱下围裙,坐在了自己太太的对面,他举

    起手中的刀叉。

    突然浑身一震,自己好不容易咬牙克制住的肉棒被一个柔软的脚趾轻轻了一

    下,他不用低头就知道是自己太太36码的白嫩美足。

    他颤抖的抬起头,看向餐桌另一头的太太,只见她没有任何的面部变化,表

    情依然高贵典雅,雍容大方,右手持刀切开烹饪至七分熟的牛排,再用左手叉起

    喂到口中,半响,她彷佛发现约翰尼看着自己,她抬起头,对着自己的丈夫嗔道

    :「笨蛋,你在看什么,快吃吧,难道你觉得仅仅看着我,就能填饱肚子么?」

    约翰尼如梦初醒般,开始下刀切开自己这个有些碳化的牛排,但是胯下一直

    被那个灵活的小脚来回的玩弄着,很快,自己的肉棒分泌出粘液,弄湿了自己的

    西裤,约翰尼尴尬而惊恐的感到,那只白嫩的玉足拉开裤拉链,悄悄伸进去探索

    着,很快就碰到了自己龟头,隔着四角内裤薄薄的布料,那滑嫩的小脚丫,让约

    翰尼感觉到无上的享受。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他颤抖的想要将牛排塞入口中。

    就是这小小的举动,让他吃力万分,他抬起头,看着若无其事的列克星敦,

    她淑女万分的切着牛排抿着红酒,丝毫看不出餐桌下的举动。

    约翰尼发出了有些急促的喘息,努力想要忍住越来越大的快感,额头上也出

    现了细密的汗珠,龟头断断续续的分泌着粘稠的体液,但是列克星敦彷佛没有感

    觉到任何的异常一样。

    左脚轻轻捧起约翰尼的子孙袋,让肉棒更加的昂起,右脚更是用脚掌和灵活

    的五指来回的抚弄着龟头,脚后跟偶尔不轻不重的践踏棒身与睾丸的连接处。

    终于约翰尼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嘶吼,浓浓的精液直接透过薄薄的布料将列克

    星敦的右脚掌打湿。

    约翰尼脸色先是红润,再变成了苍白,他感觉自己亵渎了心目中的女神,他

    满头大汗的看着自己的太太,列克星敦收回了自己的双脚,并未说话,右手摇了

    摇红酒杯,闭上眼,抿了一口红酒。

    约翰尼站了起来,直接走向浴室,他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这声叹息中带着

    不满与惆怅,他不敢多想,进入了浴室。

    列克星敦看着自己的小丈夫碰上了浴室大门,她微微弯曲右腿,俯下身子,

    用手细细刮掉柔软脚心上粘稠的精液,然后食指放入酒杯中搅拌了一番后,一饮

    而尽,她闭上眼睛,再次叹息起来。

    之后一夜无话,列克星敦要完成今天的报告,约翰尼也要准备明天的工作,

    直到晚上十点钟,约翰尼才鼓起勇气敲开主卧室的大门。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射入了床上,列克星敦靠在床上拿着一本《海权论》无

    聊的翻阅着,她穿着一身透明的轻纱,粉红色的乳头在薄纱中若隐若现更加让人

    觉得分外的诱人,紫色的蕾丝的内裤紧紧的绷着列克星敦的丰臀,她的手在不停

    的翻阅着,她的眼神却留意着正在拘谨不安的丈夫身上。

    似乎是保持太久,列克星敦的腿换了个姿势,不再交叉在一起,而是曲起左

    腿,把书放在上面,晚餐时被弄得一塌煳涂的右腿,笔挺的伸直着,粉嫩的足底

    和修长的脚趾一览无余。

    约翰尼站在梳妆台前,举起手中的衣服,又想要用另一只手挠挠头,但是愣

    了一下再次放下,他又看着手边的香水和口红,突然他听到自己太太的一声叹息

    ,他感觉自己的背部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半响听到她开了口:「约翰尼,有什

    么事快说吧,我们早点休息。」

    约翰尼局促的说:「我、我刚洗完澡…我们…我们睡吧?」

    听到前半句话,列克星敦的心悄然绽放,后半句话却让她有些生气;一句「

    那就睡吧!」

    几乎脱口而出,但她也知道那对约翰并不好,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嗯」

    听到太太的回答,约翰尼如获大赦,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向衣柜挂好自己的

    睡袍外套,然后熄灭灯光,躺在大床上,为自己拉好了被子。

    「晚安,亲爱的。」

    他鼓足了勇气说道,但是放下书的列克星敦翻了个身,并未理会他,他愣了

    一下,然后扭过头,背对着自己的太太,合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列克星敦就听到身后的呼噜声,她再次幽幽的叹了口气,她对自

    己的老公再了解不过,妻子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并没有对他起任何的作用,约翰尼

    在自己没有明确要求有需要的时候,就总想这样躲在一边睡觉,他对于自己是有

    欲望的,至少列克星敦对自己的容貌有充足的自信;只是对于自己的恐惧与压力

    让他不敢跨越雷池一步,自己明明渴望着一场高质量的性爱。

    但是哪怕是在床上,约翰尼如同一个最为正直的绅士一般,从不做多余的事

    情,就连姿势也是最为传统的传教士体位,就连她嗜精的特殊爱好也未有察觉;

    她多么渴望约翰尼直接扑到自己身上啊,撕碎自己的睡裙,用力揉捏自己的胸脯

    与臀部,用力吮吸与舔舐自己的泥泞花园,带着冲破一切的气势从背后插入自己

    的身体,让自己陷入快感的浪潮中,亚麻色的长发被拽着,在高潮到来时抬起头

    尽情地呻吟…想到这里,列克星敦伸出左手,捏住了自己的一颗有些挺立起来的

    乳头,来回的捻动。

    而右手探入了自己的内裤中,分开蜜缝,捋住自己的相思豆,轻轻的揉搓着

    ,体温随着欲望开始逐渐升高,香奈儿五号的麝香也因体液的分泌变得浓烈,她

    在床上是只穿香奈儿五号的,约翰尼却从未看过那部电影——蜜穴里开始湿润,

    列克星敦将右手抬起来,迷离的看着食指与中指之间爱液藕断丝连的细线,她张

    开嘴,将自己的指头含住,自我催眠般的用舌头在指尖环绕,为什么此刻口中是

    自己纤长的手指,而不是雄伟的肉棒呢?略带腥味的体液,让列克星敦感觉浑身

    都燃烧起来,她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拿起一支口红,口红的盖子被打开,发出「啵」

    的一声,红色的前端开始强烈震动;列克星敦将它放入自己两腿之间,迷你

    的电动按摩器发出了嗡嗡的响声,列克星敦发出了压低声音的娇喘,不自觉地夹

    起双腿;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左手捂住自己的樱唇…声音变得越来越大,越来

    越娇媚,爱液沿着精巧的瓶身滴落在床单上,她突然听到身侧有了些响声。

    她先是一惊,又吃吃的笑了出来,最后却变成了哀怨苦痛的呜咽……最终列

    克星敦发出了一声痛苦而压抑的呻吟,她颤抖的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半响,她下了床,带着哭腔向楼下的浴室走去,不一会,楼下就传来了水滴击碎

    在瓷砖上的声音。

    约翰尼睁开眼睛,他坐了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个口红型的代替品,他抚

    摸着床单,感受着太太的体温,突然脸色一红,俯下身子趴在那一滩被打湿的床

    单上死命的闻着气味,「呼~啊……」

    约翰尼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他站了起来,走到门廊上,握住扶手看着楼

    下的浴室的灯光中窈窕的身姿。

    将内裤拉开,然后掏出偷偷藏在兜里的黑色蕾丝内裤,快速的套弄着。

    洗浴完毕的列克星敦就这样裸着身子回到了二楼,当她即将要进入房间的时

    候,她突然闻到了一股罂粟花一样的熟悉味道。

    她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再次波澜起来。

    当阳光拂过列克星敦的光洁的脸蛋,她勐然睁开蔚蓝色的眼睛,扭过头,发

    现约翰尼已经不在身边,她勐然一惊,抬头望向墙角的挂钟7:48时间还早,

    约翰去哪了呢?列克星敦坐起身来,却看见床边有一辆小推车,放着丰盛的早餐。

    看到这一幕,她开心的笑起来,他始终是对自己好的,约翰尼始终是自己的

    丈夫。

    感到心中暖洋洋的列夫人走下床,低头看了看餐车上的早餐——鸡蛋、火腿

    、一小片面包和一杯牛奶,想必约翰尼是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醒来,所以才

    没准备自己喜欢的燕麦粥吧,想到这里,她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原地伸了个懒

    腰,然后向洗手间走去。</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