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兔子旁观窝边草(书号:18146

【兔子旁观窝边草】(1)

作者:sun1983000
    29-03-14

    那时候还是24年初,我刚换了套房子,离单位近的地方买了个刚交房不到

    两年的二手房,搬进去之前要装修,就想着提前跟附近的几个邻居打声招呼,我

    们这层两梯四户,有两户是老人在家,剩下一户我摁了门铃之后一个有点嗲的声

    音问:是谁?

    我回答:我是隔壁的,要装修,过来打声招呼。

    一会开门,一个瘦瘦小小的人,163左右的身高,平板身材,长相中等偏上,

    素颜,瓜子脸,挺白嫩,看上去二十五六岁挺文静的女孩,穿着很普通的家居服,

    开门后很和善的问我:您是?

    我回答:我刚刚买了隔壁的房子,最近要装修,所以过来打声招呼,要是有

    什么打扰到的多包涵,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行。

    然后她说:啊,欢迎欢迎,终于有个年龄差不多的邻居了,您怎么称呼?

    我说:我姓武,武文,你好,以后就多叨扰了。

    「我叫林枫,搬过来之后常来玩啊。」

    互留电话之后我就忙我的去了。

    这是和林枫的次见面,印象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女孩,声音很甜很嗲,

    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我也没再联系过,装修期间无话。

    第二次见面是我搬过来之后24年底的一个周末,我出门在等电梯,林枫和

    一个男的开门走了出来,男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

    次见面,感觉这是很般配的一对,男的挺帅,175左右的个头,白白净

    净,留着利索的短发。

    看到我,他们热情地打招呼,我和林枫的老公也互相留了电话,约好有空过

    去坐坐。

    时间过得挺快,因为工作关系加上下班之后有去健身的习惯,所以很少见到

    同层的邻居,而且现在的邻里关系也并不热络,所以直到14年夏天才算正式认识

    林枫的老公,一天晚上我出门倒垃圾,看到他在我家门口走廊的窗户那抽烟,便

    走过去聊了一阵,互相熟悉了一下,男人姓王,就叫他小王吧,知道他们结婚三

    年,家境都还行,所以俩人没什么生活压力,小王自己做生意,有了孩子之后为

    了多赚点奶粉钱平时出差才比较多,互相吐槽了一下生活压力之后各自回家,小

    王临走前嘱咐我:文哥,我最近经常出差,家里虽然有老人帮忙看孩子,但是要

    有什么事还是得麻烦你。

    我说都是邻居,不用客气。

    国庆节因为相熟的几个女伴都没空,所以我几乎天天泡在健身房里,有一天

    晚上我回家之后刚要准备脱衣服洗澡,刚脱了上衣的时候林枫来敲门,我没寻思

    就光着膀子去开了门,她说是家里厨房的灯坏了,买了之后都不知道该怎么装,

    所以过来求助,没办法套上一件T恤衫就随她过去。

    这是我次踏进她家,收拾的很干净,客厅有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女人再

    哄着小孩,打个招呼知道是林枫的母亲,五十多岁的人保养的不错,很显年轻。

    然后去了他们家厨房三下五除二解决掉灯的问题就准备告辞,林枫的母亲很

    热情的招呼我,因为一身汗粘粘的不舒服,我随便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在门口

    的时候林枫问我:文哥你平时在哪健身啊?

    我说现在刚刚在附近的万达那的健身房办了卡,去了还没几次。

    林枫说:啊,我也在那办的,大半年就去了三四次,不知道怎么练,你练的

    可真好。

    说着还凑过来戳了戳我的二头肌和二头肌,我俩相差25公分左右,离得近了

    她仰头的样子显得特别乖巧。

    兔子不吃窝边草,因为麻烦,所以我只好说有空多去锻炼,贵在坚持嘛,说

    完我就回家洗澡了。

    健身房是个充满荷尔蒙的地方,不乏有练得好的互相交流,一来二去就熟悉

    了,跟几个教练也没以前那么见外,见了之后也不再给我推销这个那个的产品,

    而是改成吹牛打屁,其中一个姓李的教练还托我帮他家办了个不大不小的事。

    一天我练完准备回家的时候在健身房看到了林枫,一个人在跑步机上溜达,

    黑色的紧身裤,黑色的长袖紧身T,反衬的她更加的白,不过屁股和胸都没什么

    料,好在细胳膊细腿整个人都显得娇嫩,我撇撇嘴过去打招呼,林枫看上去很开

    心:文哥,你要走啊,教教我怎么练吧,我什么都不懂。

    我说:那就先跑步吧,循序渐进,把心肺提上去,其余的再说,记得跑完步

    之后拉伸一下,免得第二天酸疼。

    说完没一会觉得无聊就准备离开了,走的时候一个平时相熟的教练小李过来

    问我:刚才那妹子你认识啊?我说:我邻居,不过不是妹子,是少妇了,干嘛你

    要推销课吗?他嬉皮笑脸的说:业绩啊,文哥,要恰饭的嘛,你不带她练的话我

    就去推销一下下咯。我知道他们几个不是省油的灯,就打趣道:你这一脸青春疙

    瘩豆的可别吓坏了我那邻居,别乱勾搭啊,隔壁邻居,万一出了事,麻烦得很。

    他立马领会了我的意思,说:文哥没问题,我不喜欢老的!

    随后的日子里,隔三差五就在健身房见到林枫,她下班比我晚,所以每次我

    走的时候她还在运动,偶尔看到小李在指导她一些器械。

    一个月以后的一天,我拉伸完之后看到林枫和小李走到拉伸区,我跟林枫说:

    最近很积极啊,不错,加油。

    她白皙的脸红了一下,用甜得发腻的嗲嗲的声音跟我说:你也很积极啦,经

    常看到你,你练得很认真哦。

    我有些奇怪,发出这种声音的女人一般是发骚了,我回头看了她和小李一眼,

    她面色正常只是稍微有些发红,小李诡异的朝我眨了眨眼,我没太在意,这小子

    年龄不大,蛮机灵,也挺上进,近期托我办了些事,我就当是跟我打招呼。

    转头回去拉伸完之后就收拾东西走人,转头看小李在给她拉伸,林枫脸埋在

    手臂里没抬头。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很久没见到林枫了,只是小李教练见了我有些拘谨,不知

    道为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回家看到小王在楼道的窗户那抽烟,就过去聊天,聊到

    健身的话题,他说:你们健身的真是有瘾啊,我老婆自从去健身之后,现在几乎

    天天去啊。我: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并不是没听过健身教练勾搭女学

    员的事,莫非小李也做了?!心里有心事,我应付了几句,抽完烟就回家了。

    第二天,我下班之后早早地赶到健身房,直接抓到小李,拉到他们办公室,

    问:你和林枫怎么回事?他低头,不敢看我,我说:卧槽,你把她上了啊!他说:

    文哥,也说不上谁上谁,我觉得我是被上了。我:……

    「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吧,你跟我说说,我看她不像那样的人。」

    我找了个椅子坐下,小李走过来坐在我对面,认真的跟我说:文哥,这事说

    真的不怪我。

    然后跟我说了经过,林枫次来的第二天,小李看到她一个人在跑步机上

    散步,就主动过去走了走健身房教练的流程,做做体测什么的,顺便推销了自己

    的私教课,可以先上一节体验课,林枫健身小白,觉得可以,就跟着上了一节体

    验课,热身,力量,有氧,拉伸,一套下来,问题就出在体验课的第二天,浑身

    酸疼的林枫第二天来到健身房,自然是没法练,小李正好没事,就权当是看我面

    子上带她练练,问了问就腹还好一点,俩人就去练腹肌,不一会儿林枫就嗲嗲的

    喊着这儿疼哪儿疼,悬垂举腿的时候,小李让她夹紧腿,忽然看到林枫颤抖了一

    下,为了保护就伸手想扶住她,恰巧她那个时候松了劲儿,小李就一把扶在了林

    枫的左乳上,林枫突然啊啊的低声叫了几声,双腿站在地上颤抖了几下,然后几

    秒钟之后蹲了下去,把脸埋在手臂上,剩下一脸懵逼的小李教练。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怎么了?」

    小李蹲下问,听到林枫低低的啜泣声,随后她站起来一溜烟就跑了。

    晚上小李微信问林枫发生了什么事,林枫羞答答的一直不说:总之就是很丢

    人的事。

    「明天你还来吗?」

    小李问。

    「去!」

    林枫回答的很干脆。

    林枫再来的时候有点晚,健身房十点半关门,但是九点半左右的就基本没人

    了,林枫就是这个点来的,小李关心的问:林老师(我们这边对人的尊称,估计

    有人已经猜到哪了),还疼吗?

    林枫脸红了红是,说:还好啦,今天继续昨天没练完的吧。

    然后径直走向做悬垂的器械前,小李跟过去,做了没几个,看到林枫突然要

    掉下来,一着急去托的大腿和屁股的地方,林枫脸红的能滴出血,小李也愣住了,

    屁股上是湿的,黑色的紧身裤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湿痕,但是摸上去很明显,不是

    汗,小李秒懂,然后没控制住中指勾了一勾,这一勾,林枫堕入深渊。

    林枫站到地上之后,小李的手还在她屁股位置,她低着头,头发挡着脸,看

    不到表情,两条腿和屁股都崩的紧紧的,夹着小李的中指,突然林枫抬起脸,直

    愣愣、没有焦距的对着小李说:我要尿了!

    随后一股热流涌了出来,浇湿了小李的手,沿着腿流到灰色的Pegasus33上,

    时间仿佛凝固,过了一会林枫踩了踩灌满了尿的鞋,说:这是我老公给我买的。

    然后离开地下的一摊尿,站到旁边,小李赶紧的找来拖把。

    收拾完之后说:我下班了,送你回去吧。

    说完对着林枫弯了弯那根沾过尿的手指,林枫低下头,俩人没洗澡就直接出

    了健身房,在停车场她的车前,俩人站了很久,随后小李拉开后座的门,林枫低

    着头钻了进去。

    当关上门之后,兴奋起来的小李发现林枫浑身都在颤抖,他看着瘦小娇弱的

    人妻突然有种施虐的快感,抬起林枫的左腿,脱下被尿浸湿的鞋,然后是袜子,

    白皙的脚趾湿凉的,小李拿着被尿浸湿的袜子开始涂抹她的脸,林枫仰着通红的

    脸,任由他很有仪式感的均匀的抹了一遍,「张开嘴。」

    林枫听话的张开嘴,薄薄的船袜塞进去之后小李像个主人一样靠着后座,掏

    出粗壮的发硬的散发着汗臭味的鸡巴,林枫又开始颤抖起来,一眼不眨的看着这

    个鸡巴,小李问:「想让我操你吗?」

    林枫点头:「操死林枫!」随后她慢慢把紧身裤褪到膝盖的位置,屁股对准

    鸡巴慢慢的往下坐,林枫的逼很湿,但是小李的鸡巴对她来说有点大,她试了很

    久才让龟头找对洞口,「你被几个人操过?」

    小李问,林枫猛地往下套住鸡巴一杆到底,剧烈的刺激让林枫想大喊出来,

    但是嘴里的袜子仿佛堵住了声音,于是便一边模糊的哼哼一边回答:「两个,和

    初恋做过两次,剩下的都是和老公。」

    因为裤子的关系,林枫的逼特别紧,小李很费劲才插到底,林枫开始慢慢的

    上下活动,小李看着她含着袜子鼓鼓的腮,听着她闷闷的喘息和叫床声,充满了

    成就感,他伸进手去摸林枫的奶子,很小,「妈的,A。」

    另一只手去探索她的屁眼,三点夹攻之下没一会儿林枫就一抖一抖到了高潮,

    歪倒在小李怀里。

    小王掏出她嘴里的袜子,说:「回家吧。」

    「你还没……」林枫欲言又止。

    「来日方长嘛。」

    小李一边摸着她消瘦的屁股一边用力捏了一把她的奶头,捏紧奶头时,逼夹

    得特别紧。

    送林枫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楼道里很安静,在林枫家门前,小李一边

    掏出鸡巴,一边轻声问:「你老公在家吗?」

    「不知道,应该在。」

    然后就在自家门前跪下去,含住了又硬起来的鸡巴。

    「就这些?」

    听完这个故事我久久没从震惊中缓过来,「那不能够,这只是个开始,文哥,

    后面你就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了。」

    小李有点炫耀的跟我说。

    「你吃定她了?」

    我问,小李脸上的青春痘闪着红光,得意的说:「吃的死死的,她自己送上

    门的,文哥,我不吃独食!」

    说着拿出手机:「我给你看个刺激的。」

    点开封面是林枫脸的一个视频,视频里林枫在自己家的卧室做自我介绍:

    「我叫林枫,28岁,现在在XX公司做行政主管,我自愿被小李教练玩,玩我的嘴,

    玩我的奶子,玩我的逼,玩我的屁眼我是个欠操的贱狗,随便被小李教练玩的贱

    逼,小李教练是我亲爹,我奉献我的所有给小李教练,如果以后我反悔,小李教

    练可以随意发布这个视频,我不追究任何责任,我就是这么贱。」

    说完掀开自己的上衣,露出小小的胸部,乳头很大像两颗枣,应该是喂孩子

    之后长大的,然后坐在床上,脱下裤子,阴毛修理过,很整齐,林枫细长的手指

    掰开淡褐色的阴唇,露出里面的湿漉漉的嫩肉和黑洞洞的阴道,然后摄像头继续

    往下,蠕动了几下屁眼,镜头最后定格在脸上,林枫面无表情,但是眼睛里透着

    一股病态的疯狂,脸旁边举着一张身份证和一张工作证,证件里的人青涩、恬静

    的看着镜头。

    我抬头看着小李,他分辨:「文哥,不是我强迫她拍的,次结束后,第

    二天她跟我说以后会主动找我,嘱咐我要小心,要是暴露了就没法继续玩了,我

    说我主要是怕你跑了,她说我永远不跑,然后就拍了这个视频给我,还跟我说这

    就叫授人以柄,文化人儿啊。」

    小李有点怕我误会,「文哥,我不喜欢年龄大的,您要是觉得不行我就和她

    断了,不过我觉得她还会物色别人,她有点疯。」

    我觉得有点头大,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我和林枫一家虽然是邻居,

    但真的只是点头之交,我无奈:「你先玩着吧,起码我对你知根知底,别害了人

    家。」

    小李点头:「文哥,虽然是我操她,但是我觉得主动权在她手里,一步步的

    都是她引导着我呢。」

    「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先这么着吧,我回去消化一下,这意外收获

    太突然了。」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临走的时候,小李追出来,塞给我一个手机:「哥,这是我和她聊天用的手

    机,她买给我的,我今晚有约会,你替我和她聊聊,说啥都行,我实在抽不出时

    间。」

    我有点懵逼,等回到家才想起来,我该和她聊啥?!

    到了我家楼层,电梯门刚打开,看到林枫的丈夫匆匆忙忙的钻进电梯,我有

    点反应不过来,毕竟刚刚看了人家老婆的裸体,「出去?」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他急急忙忙的回答:「武哥,你回来了,有点公事,我

    得去一下公司。」

    道别之后我回到家,手机里已经有了几条未读信息:「亲爸爸,你下班了吗?

    你的小婊子林枫已经洗干净等你了。」

    「亲爹,你有空就理理我,老逼林枫要痒死了。」

    我没回复,决定先看看他们的聊天记录。记录是从他们次发生关系的第

    三天开始的,条是小李发的:「为什么买个手机给我?」

    「是我孝敬爹的。」

    「我不吃软饭!你别叫我爹,我没那么老!」

    「我喜欢叫你爹,你操了我的逼,你就是我亲爹。」

    「我看不出你还是这样的人,你先给我介绍一下你怎么变成这样的吧。」

    林枫沉默了很久才回答这个问题:「我一直比较瘦小,小时候也很安静,不

    引人注意,其实我很早熟,上小学的时候就听到爸妈做爱,我就有感觉,五年级

    的时候班主任因为成绩骂一些学生是猪,我突然好兴奋,特别想别人骂我是猪,

    但是我太老实了,别人找我做朋友也是因为我安静的性格,我不敢堕落,只能当

    一个正常人,我从小就不正常!」

    林枫有些语无伦次。

    小李继续问:「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呢?」

    「我从来就是个乖乖女,我次做爱的时候是我的初恋,我希望他能一边

    踩着我的头一边狠狠的戳破我的处女膜,他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奉献我所有去伺

    候他,天天家暴我我都愿意,可是他太温柔了,次之后我哭他还以为是疼的,

    其实我是失望,所以第二次做完之后没多久我就选择分手了,虽然我们谈了好几

    年恋爱,我不觉得后悔。」

    「你和你老公呢?」

    「我们是相亲认识的,我爸妈觉得他不错,我也觉得按照标准来说是个好老

    公,我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我管住了自己内心的欲望,选择了结婚,但是我知

    道我总有一天会爆出来。」

    「你是选的我?」

    「不,我没有选择,遇到的就是你,我自慰会夹腿,那天练腹肌,我次

    知道练腹肌竟然会夹腿,而且很爽,我两次都爽尿了,你看到了,所以才是你,

    我没有选择,我不想有那个权力。」

    「我不接受怎么办?」

    「我就求你,各种方式求你操我,我现在有家庭,我不想破坏家庭,不然你

    玩别人老婆的乐趣就没有了,以后我喊你爸爸,喊你爹,不过最好是我主动找你,

    安全起见。」

    「也就是你想结束就结束?」

    「不,永不结束,你想操我就给我打电话,不要发信息,我看到之后会回复

    信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

    后面就是我看过的那个视频。

    手机一直在收到信息,我没法继续看下去,决定假装小李和林枫聊聊天:

    「你老公不在家?」

    「不在,绿王八老公今晚公司突然有事,他要去处理。」

    想起她老公匆匆忙忙去公司的身影,我一阵恶寒:「刚走你就开始发骚?」

    「因为我贱啊,我这么贱,你快骂骂我。」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出口,就转移话题:「介绍一下你家吧。」

    很快,传过来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在抱着孩子看电视,

    林枫涂着指甲油的晶莹剔透的脚在中年女人的大腿上。林枫打字:「这是我妈和

    我儿子,老母狗和我跟王八老公生的狗儿子,我在他们旁边。你要操我妈吗,亲

    爹,我把我妈给你操,我妈毛比我的多,逼也不黑,奶子比我的大。」

    「怎么操你妈?」

    「我给我妈下药,给你开门进来,你操完了射进去,然后我把精液给舔干净,

    行吗,亲爹。」

    「我操你是亲生的吗?」

    「是,是亲生的才会这么便宜这个老逼。」

    「平时在家你都做什么?」

    「遇到你之前都是想象,遇到你之后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操我。」

    我开始觉得这么聊天很有意思,以前也经常聊骚,但是这么贱的女人还是第

    一次遇到,于是我决定再深入一点:「有没有自己骂自己?」

    「有,亲爹,我经常自己骂自己,我手淫的时候都是骂自己才能到高潮的。」

    「真是个贱婊子,你老公就一点都没发现?」

    「没有,生孩子之前我们还经常操逼,生了孩子之后一个月都做不了几次,

    我的大骚逼都快长蜘蛛网了。」

    「去你卧室,戴上婚戒,把戴婚戒的手指塞到逼里。」

    没过一会,林枫就发过一张照片来,左手无名指深深插到阴道里,手指根部

    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钻戒,随后又是一个视频,林枫用这无名指在阴道里抽插,一

    边抽插一边听到她小声喘息:「看到没,我在用绿帽老公送的戒指插逼,他真可

    怜,找了我这么个骚逼老婆,还不会大力操,我稍微一夹逼,他就射出来了。逼

    里面出浆了,戒指都涂满了,真舒服,亲爹,你真会玩,用戴戒指的手指操逼真

    爽。」

    我鸡巴硬的发烫,脱下裤子一边撸一边跟林枫聊骚:「舔过几根鸡巴?」

    「就舔过亲爹你一根,我平时很老实,就只在你面前发骚,亲爹,我是个乖

    宝宝。」

    「贱宝宝吧,你这骚样,哪儿乖了。」

    「亲爹你说我啥就是啥。」

    「你是个大骚逼,大傻逼,大贱逼,脑子里装尿的垃圾。」

    「我是,我是」林枫忙不迭的承认,我说:「垃圾,给我看看婚纱照。」

    「有,爹你等着。」

    一会又发过来几个视频,画面里是小王和林枫的大幅婚纱照,挂在床头,一

    会儿林枫细瘦的裸体出现在婚纱照旁边,站着分开细细的腿,弯腰屈膝让逼对着

    镜头,双手拉开阴唇,摆着这个很丑的姿势,问:「亲爹,你看到了吗,我这个

    大傻逼和婚纱照的合影。」

    说完伸手从阴道里掏了两下,然后用粘在手上的淫水给照片里老公头上涂了

    个圈:「让这个绿王八沾点便宜。」

    随后从床上下来,拿起床头的合影,一男一女加一个小孩子,都笑得很幸福,

    林枫停顿了一下,冲着照片呸呸吐了两口唾沫,一阵镜头晃动之后她跑进主卧的

    洗手间,戴着婚戒的手掰开自己的阴唇,一会儿一股水柱从胯下冲了出来,尿在

    了合影上,尿完之后,林枫一边刺溜刺溜舔着相框上的尿,一边妩媚的看着镜头。

    视频看完,林枫打字问我:「亲爹,我还想更贱一点,怎么办?」

    「我大鸡巴插到你逼里,你就知道该怎么贱了。」

    「亲爹,操我,一边骂我一边操我。」

    「一边揍你一边操你,捅烂你的骚逼和屁眼。」

    「爹啊,我的骚逼和屁眼快着火了。」

    「狗逼,去舔你家马桶泄火去。」

    「爹,你啥时候操我,我想舔被你尿过的马桶。」

    我撸了一会决定结束这段聊天,毕竟不能替小王教练约她,万一他没时间就

    抓瞎了,于是发信息给林枫:「贱婊子林枫,今晚不许手淫,不许高潮,明天求

    我操你,我高兴了就去日日你的逼。」

    「好,亲爹,我难受,我忍,我想你的大鸡巴,你是我亲爹,你操了我我再

    让你操我妈。我明天求你。」

    「我要睡了,滚吧。」

    「亲爹,我给您磕头,晚安。」

    说着发了个在地上尿液里咚咚磕响头的视频。

    结束后,我握着手机,看着朋友圈里林枫安安静静巧笑嫣然的脸,这张脸下

    面,是怎样的一种疯狂。

    (待续)</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