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国民狗血大剧之独家试爱(书号:18147

国民狗血大剧之独家试爱 第一部(01-03)

作者:zhangyamei33
    部

    1

    离开半年的孙彦终于可以在今天从日本回来跟自己的老婆孩子团聚,想想心情就激动,这一刻的到来实在是太漫长了。

    在两人分离的半年里,虽说他们可以通过越洋电话或视频电话来告知各自的近况,进而交流倾诉各自对对方的思念,可是在这无形中的沟通总觉到好像那么有一条线将他们隔开,心里的思念被它阻隔着。这种情况的出现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早在三个月前,陈洁就开始变得与孙彦说话不超过两分钟就要挂断,有时通话到一半就挂了甚至不接孙彦的电话,这让孙彦很是疑惑。

    他不是没有想过往坏处想过,可是一想起两人这一路走来,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眼光,也愿意相信陈洁不是那种人,但事情一旦发生地太过于频繁,在天各一方的孙彦又会怎么想。

    终究到底还算是夫妻,讲究的是信任。在日本的孙彦所想的一切,陈洁当然不可能尽知,可是女人的第六感让她知道,自己这样下去,终究会被孙彦察觉。

    可每次在孙彦心里有了乱想时,一方面会让自己心里难受,另一面也觉得陈洁不是那样的人,为对方开脱的同时,其实是开解自己,他在努力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差在哪。

    这一天,是7月11号,也是孙彦离开日本回国的前一天,陈洁难得一次给孙彦打来电话。两人聊了不到几句,话题转到日程这里来。

    “老公你明天坐几点的飞机回来?”

    “八点”

    “老公,我好想去接你,可是家里的孩子我放心不下,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有个这么懂事的老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老公,谢谢你。”

    “谢我什么?”孙彦装煳涂道。

    “讨厌,你总是这样,老公,你几点到家,到时我给你炖汤喝。”

    “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时间,大概要三四个小时吧。”

    “好的,老公,你回来是不是要奖励我呀,我给你生了白白胖胖的男孩。”

    “这怎么可以让你费心提醒我呢,我早就准备好了”

    “我就知道我老公对我最好了a哎呀。”

    话题聊到这,陈洁的哎呀一声让孙彦有了惊吓,以为老婆出什么事了。

    “老婆你怎么了?”

    “老公,他拉屎了。”

    “谁,谁拉屎了。”

    “你儿子。”

    “我以为是什么事,吓我一跳,换一块纸尿片就行了。”

    “我知道,可是老公,我以前好不懂事,现在我才知道知道养儿不容易,做母亲更不容易。妈妈走之前,我都没有好好孝顺她,我,我,呜呜。”

    “老婆,别哭了,妈妈在天之灵知道你会这么想一定会很高兴的。”

    陈洁孩子出生以后,被想像中还要难缠,原本的生活几乎有了个孩子,生活节凑全打乱了。不养孩子不知道,养了孩子才知道为人父母的辛劳,这一说,又让陈洁想起了她的往事。

    2

    陈洁是在一个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在她还在她母亲肚里的时候,她爸爸就消失不见了。

    在她的成长中,时不时被她母亲挨骂,时常拿她老爸来说事,那是在她⑤岁那年,已经稍微有点懂事了,在外面经常被人笑她是个没爸爸的孩子。为此她还跑回家里责问母亲爸爸去哪了。

    这话不说则好,一提起就令她母亲大骂陈洁,说你想你爸干什么,妈有什么对你不好的地方,你吃我的住我的,你爸呀从你出生到现在,比光速还快。

    陈洁那时很委屈,她不过是想问问她有没有爸爸,爸爸去哪了,哪知道会惹母亲如此大的反应。母亲在一旁的责骂让她更难受,一气之下跑了出去。

    那时陈洁的母亲也很难过。

    陈洁母亲叫李菲儿,年轻时是个美人,追求他的小伙子很多,最后却被陈洁他爸泡到手了。与他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可以说是李菲儿最开心的日子,由最开始被他破处的痛楚到后来享受到性爱的乐趣,李菲儿觉得人生百味不过尔尔,能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做爱,纯粹享受肉欲的性爱之旅是一件人生快乐事。

    他们从传统的传教式到观音坐莲,再到老树盘根,老汉推车,到后来的倒灌蜡烛,各种各样的姿势尝了一个遍,做得那叫一个欢乐啊。

    其中最让李菲儿印象深刻的,莫过于是吃热狗与被男人舔阴。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在她的教育里,从来没有看过什么色情影片,也不知道什么是手淫自渎的。

    自从被陈洁父亲追到手后,他时不时就要说些下流话来引逗李菲儿,那时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听了那些话下麵会痒痒,会难受,也会流口水,而且还是一发不可收拾那种,那叫的可是春情荡漾啊。

    李菲儿在骂走了陈洁之后,她又一次想起了她的老公,那个窝囊废的男人,一想起他,就不由得想起他的那根肉棒,大大的,又长又硬,火红的铁棒子,灼热得很。她很清楚记得自己次被他捉着自己的小手去握那里,吓得她赶紧闭住眼睛。

    那根肮髒丑陋的东西好像一摸,就有了自己的意识,在她手里会跳动,李菲儿握着紧紧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它跳了出来,跑到她那里去,十七年的的贞操就被夺取了。李菲儿刚开始摸着那根肉棒的时,它的热量已经从手心传达到她的心脏,噗噗跳个不停,最要紧的是她那时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隙,“我的妈呀,这么大,能放得进尿尿的地方么?”

    李菲儿次看到这么大的肉棒确实吓到她了,还要放进她的身体内,无论如何,总该撑破那里吧。想到这里,李菲儿的手又是一紧。在她手里的肉棒已经从最初的海绵体进化到了完整的形态,斗气昂扬,像个威武的战士一触激发。

    往事不堪回首,李菲儿头脑稍微冷静了一些,知道刚才不好,不应该对女儿大吼大叫。可这个该死的女儿,让她想起了她该死的的丈夫,这么多年来,李菲儿一直没有再嫁,是源于她的保守,认为女人要从一而终,她不是没有想过她的丈夫有一天会回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见身影。

    那时的李菲儿正值三十来岁的年纪,恰恰女人最美好也是性欲最旺盛的时期,不是有人说么,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四十坐地能吸尘。

    她在骂过女儿一顿后,让她回想起这么些年来的寂寞日子,想想甚是可悲。尤其是生完孩子以后,每次她有需求后,要么用自己的手来解决,要么拿黄瓜来慰藉自己心灵的孤寂。

    李菲儿此时在做着一些少儿不宜的动作,殊不知躲在窗边的陈洁目睹了这一切,幼小的陈洁当时并不知道母亲在干什么,她只是好奇母亲在骂她一顿过后,为什么要把手放在撒尿的地方挤按,甚至还要拿跟黄瓜来往那里捅。

    想必那里应该很痛吧,可事实没有按照陈洁所想的那样,她的母亲还从嘴里哼出“哈啊啊”的娇喘来,听起来又舒服又难受。以后这样的日子时不时都有发生,这在陈洁看来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陈洁18岁那年的成人礼上,李菲儿积蓄了一笔钱,说是给女儿订个大蛋糕庆祝一下,在那场生日庆祝会上,陈洁次听起母亲说起他爸的故事来,后来还她说了,你也长大了,要学会保护自己,千万不要让男孩子欺负。

    “妈妈,什么叫保护自己,不让男孩子欺负。”陈洁问母亲。

    “女儿,当年妈妈就是不懂这个,就是让你爸占了便宜,结果生出你来了。”

    “妈妈,你被爸爸欺负了,可以找奶奶爷爷他们帮你出头。”

    “傻孩子,这事怎么可以到处说,还丢人不丢人?”

    “妈妈,这怎么就丢人了,爸爸欺负你,难道不能跟其他人说?”

    “傻孩子,妈妈跟你说,爸爸这是爱妈妈才这样的。”

    “妈妈,我又不懂了,爸爸爱你,怎么会弄出我来呢?”

    “女儿,这说一时半会你也不明白,不如妈妈来教你,这样以后你也有经验了,知道什么是欺负,什么是爱了。”

    陈洁不明白母亲的意思,可是她分明看到了母亲在她眼前脱衣服,这让陈洁吓一跳,“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呀?”

    “妈妈这是教你,为你好呀,你也知道妈妈这么多年一直供养你不容易,是时候让你报答妈妈了。”

    “妈妈,你这是要哪个么?”

    “什么哪个?”

    “就是要用手啊。”

    李菲儿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原来我的女儿早就明白了,这样也好,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妈妈,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只是小时看你做过。”

    “没事,你放鬆点就行了,你自己脱衣服,还是妈妈帮你脱。”李菲儿说这话时,早已把自己的衣服脱得剩下三点式,还打算把陈洁的衣服也脱倒是让陈洁拒绝了。

    “妈妈,我自己来。”

    陈洁没有想过,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庆祝她的成人礼,从小被母亲责骂惯的她,怎能反抗,不过陈洁必须承认,跟母亲做那些事,比起男人的肉棒插进自己的身体,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爱,才是真正的爱,因为女人与男人做爱是因为你有才华,或有钱,或可以终身依託,性生活好像是她们送给男人的赏赐。可女人却只是为做爱而做爱,出于最原始的需要。

    3

    陈洁想起母亲李菲儿时,倒不是怀念她的母亲,在三年前,她的母亲就因病去世,那时的陈洁终于可以缓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摆脱母亲的魔杖了。她自由了,像个小鸟在天上乱飞。无人管束,无人关心,那段时间里,她靠着母亲留下的一点点遗产挥霍了一段时间,后来钱不多,她跟她的几个好姐妹觉得出去外面闯闯。陈洁凭藉着母亲遗传给她出色的外貌,办事能力圆滑,很快就做到了办公室秘书的位置上。

    直到在一次公司的聚会上,陈洁才与孙彦结识。两人的相识过程就像热带雨林的某种植物,随着光合作用的下,在认识两个月后,他们就结婚了。婚后的陈洁辞掉了自己的工作,专心做好自己的家庭主妇。

    这次陈洁的来电彻底打消了孙彦的疑虑,这让孙彦时不时有些自责,不应该怀疑自己的老婆,陈洁为这个家付出得太多了,实在是不应该啊。

    直到第二天上机的前一分钟刻,他还跟陈洁通话,可他这次明显感到陈洁的敷衍,说话不断两句就挂掉了。这点小小的不愉快很快就被他很快就能自己的老婆孩子了打掉了,他心情无比激动。在飞机上的那几个钟头,几乎兴奋地睡不着觉,刚一下机走出就看到自己的好兄弟李欢在等他。

    “兄弟,走,哥们几个开好的房给你庆祝回归。”李欢一阵激动就把孙彦抱了个结实,“没怎么变么,身材还是那样的结实,看来岛国的妹子不给力啊。不能把你榨干,哈哈”

    “说什么呢?”孙彦看下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人留意这边,“你以为我是你呀,整天想着玩女人,玩着玩着,别到时把自己玩没了。”

    “哈哈,瞧你说的,哥是不倒翁,懂?”

    “就你这小身板,看你坚持不了三分钟。”孙彦狠狠地打击他一番。

    “切,”李欢顿时来气,“要不要比试比试,今晚开好了房,叫几个妞来,咱两比比看。”

    “去你的,整天说这个,我是有家庭的人了。”

    “哟,有家庭又怎样,难道我们的大情圣转性了。让我看看陈洁把你身上那里改造地服服帖帖。”李欢眼光从上往下打量一番,最后目光盯着一处,看着孙彦毛骨悚然。

    “我不搞基,谢谢。”

    “谁跟你搞基啊。”李欢不屑道,“我看吧,陈洁把你这儿改造了吧。全身结结实实,就这有点软,哈哈。”

    “找打。”孙彦狠狠地给了一记拳头李欢的肩头,打得李欢哎哟一声。

    “说正事,今晚真不去那了?”

    “不去了,有老婆孩子,拿能像你这么胡闹,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女孩。”

    “得,得,别说了,你一说这个我就头疼。”</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