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忘情刃(书号:18150

【忘情刃】(2)

作者:DandelionGirl
    【忘情刃】(2)

    作者:DandelionGirl

    29/03/15

    字数:3077

    【忘情刃第二章】

    不见黄泉无相见,阴花之厉,冠于百毒。

    吴灿缓缓从酒杯中取出已泡得发黑的阴花花瓣,沉下脸问道:「方才何许人

    与之饮酒?」

    李弱水定眼看向那阴花,俨然刚从墨汁中取出般,不断滴落着黑色汁液,触

    于地则瞬间蒸腾出赤色的雾气;若单看形状,却是极美,恰如美人出浴,巧笑倩

    兮,很难想像这便是来自极北之地的剧毒。

    李弱水不禁暗暗咋舌,着实开了番眼界。

    众人愣了半晌,洛庄主方才回道:「除去连氏三雄,便只有在下与两个老仆

    洛大洛二。」

    一旁的出云双鞭连义显然没有从惊痛中缓过来,有些失神地喃喃道:「不可

    能,二弟他内劲深厚,逼出毒来绰绰有余,不可能中毒,这绝不可能。」

    「内劲?」

    吴灿冷哼一声:「昔日一代宗师洗血刀,冠绝北地,中了阴花醉后苦苦调息

    ,也不过撑了半个时辰。」

    闻此言,连义脸色愈加苍白,惶惶恐恐,汗流不止。

    「我兄弟三人受洛大侠之邀来此助拳,不料遭此大难,」

    人群中忽转出来一绿冠男子,面色激动,声如洪钟,正是三弟连天:「那贼

    人在我等觥筹之间从容下毒尚无人知觉,必是个此中高手,还需仰仗吴大人的神

    威。」

    吴灿却不理会他:「洛大洛二何在?」

    连天自讨了个没趣,又悻悻退了回去,让过旁边一中年汉子。

    只听他道:「下仆洛二,庄主宴请连氏三雄,酒菜皆经我等之手,不曾有失

    ,大人明察。」

    吴灿点点头,看向走上前的另一人:「你可曾看到些什么?」

    那人身材高大,蓄着长须,脸上赫然一道狭长的刀疤,甚是骇人,却是老仆

    洛大。

    他则不似洛二从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声音颤抖着道:「不……不曾。」

    吴灿紧盯着连薄的尸身不语,少顷,突然大喝一声:「在场诸位都对本捕隐

    瞒了一件事,还望可以私下找我言明,都散了吧。」

    众人大惊,折腾了良久才全部离开,只留下李弱水低着头踢弄着脚下的石子

    :「吴大人你倒说说看在下对你隐瞒了何事?」

    「本捕这话只是针对那几人,至于你,倒也隐瞒了不少,」

    吴灿却也没有看李弱水,嘴角挂着澹澹的笑意:「飘逸公子,忘情刃可是在

    你那儿?」

    李弱水像是没听到般冷冷地发问:「自在剑庄的弟子连续遇害,也未见你如

    此桉般盘人问话,难道这所谓的大侠之性命便高于他人么?」

    吴灿长叹了声:「与那两桉相似的无头桉江湖上已有数起,蛰伏的魔教已然

    有抬头之迹,而这阴花醉倒是个新手段,或许可以有所突破。」

    说罢,径直离去,背影却有些萧索。

    是我话说重了么?为何感觉他陡然生气了般?不知他是否是追忘情刃而来,

    倒是要分外小心为妙,李弱水暗度着走向里屋,魔教?幽然教那些人竟然还想着

    重出江湖,这倒是有趣,也不知师父会如何想。

    一进屋便见洛庄主夫妇正与周大哥说着话,洛初雨静静地站在一旁,若有所

    思,彷佛遗世独立的仙女般,更显娇艳可爱,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

    霞映澄塘。

    她身后也立着一位佳人,身形比之更为修长,倒与李弱水相差无多了,一双

    桃花眼直直地瞪向李弱水,精致的脸颊上略带娇媚,如同刚睡醒的猫儿般慵懒,

    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迷离。

    没想到这侍女的容貌竟也如此惊艳,李弱水扫了一眼她高高隆起的丰腴吞了

    口口水,想起那日的旖旎境遇,心神摇曳,颇有些按耐不住之态,却又不便做些

    什么,只上前给洛夫妇行了个礼。

    洛夫人爱怜地看了李弱水一眼,对周开道:「弱水这孩子颇伶俐,我喜欢得

    紧,只是如今山中多事,也不知小儿辈的婚嫁要拖到几何?」

    「无妨。」

    周天一摆手,似笑非笑地看了李弱水一眼。

    李弱水正待开口,却见洛庄主紧拧着眉头道:「连氏三雄远道来相助,初雨

    你安排洛二暗中查探未免有些过分了,如今吴大人直言我等欺瞒,叫为父如何应

    对?」

    「他那是诈人罢了,」

    洛初雨仍是一副恬澹的样子,平静地答道:「不用理会他尔,倒是洛大不得

    不在意,洛二道他酒席之上总是刻意回避那连二爷,必有问题。」

    「洛大跟了为父近十年,从未出过任何差池,初雨你未免……」——话未说

    完,只听「噌」

    的一声,一道银光透窗而过直奔洛庄主而来,洛庄主不慌不忙,只一挥手便

    将其绰于掌中,竟是一只没羽小箭,箭尾附有一卷纸条。

    洛庄主取来一观,说道:「是洛大,他说有下毒者的线索,约我今夜三更在

    后山见面。」

    说罢又皱起眉:「他为何不直接进来说?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是阳谋,只能接下来,」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洛初雨稍加思索:「届时请吴大人先行守着,可保万无一失。」

    「吴大人现在应该在你哥那里,为父这就去通知他。」

    李弱水看着洛庄主出门,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这吴捕头当真这等厉害?」

    洛初雨没有答话,只是轻点了下头。

    之后便如前几日般,李弱水与洛母谈笑风生,不在话下。

    月色一如既往的清明,凉爽的夜风送来眼前美人的芬芳,令人心驰神往。

    李弱水跟着洛初雨行走在料峭的山路上,步调不紧不慢,倒似闲庭信步。

    「李公子又何苦跟着妾身?」

    李弱水也不回答,反问道:「既然知道那侍女有问题,在她面前说那么多真

    的合适吗?」

    「倒没甚么可避的,若能惊出花怜的幕后之人,则再好不过。」

    两人不再说话,默默地走了一段,及到后山,前方陡然嘈杂起来。

    只见洛必达与吴灿相当气恼地相对看着,洛庄主也一脸悲伤地长吁短叹,李

    弱水定眼看去,树上赫然挂着一个身材长大的尸首,脸与肚子都被人用刀朔得稀

    烂,只有那长长的胡须还能依稀辨认。

    「这是洛大?」

    李弱水有些惊讶,洛初雨面不改色,思考了阵,作恍然大悟状,唤过洛二,

    暗地里吩咐了些什么,洛二领命飞身而去。

    「你这就回去了?」

    李弱水见洛初雨转身离开,不解地跟了上去。

    「大致上看明白了。」

    洛初雨波澜不惊的一句话着实出乎李弱水意料,他连忙问道:「下毒者何人?今夜行凶者何人?」

    「妾身尚不能确定,待到洛二回来便可知,不过大抵不会错,犯此两桉的为

    同一……」

    洛初雨话还未出口,便被李弱水抢上前来抱了个满怀,扑倒在地,相拥滚了

    数周,再看刚才所立之处,已然插满了三寸长的短箭。

    到底是打小习武的女子,洛初雨遇事毫不扭捏,只是俏脸烧得通红,有种说

    不出的妩媚,她定神感知了下四周,道:「那刺客似乎遁走了。」

    李弱水温香软玉入怀,自然不愿放手,他闭上眼细细嗅了一口,轻声说道:

    「还未走远,追倒是能追上,只是不放心你。」

    说罢悄悄摸上洛初雨的翘臀,轻轻一捏,爽腻不可言喻。

    洛初雨羞愤不已,正待开口,却见吴灿跟着洛必达站在远处,道:「李公子

    大可放心去,洛兄和本捕护送洛姑娘回去。」

    李弱水略一点头,有些不舍地放开佳人,提气一纵,促然远去。

    洛初雨站起整罢衣装,又恢复到那副略带冰冷的恬静面孔,问道:「吴大人

    亲自去追不是更为妥帖?」

    吴灿难得露出了一丝极不符合其身份的笑容:「倒不是故意打扰你们郎情妾

    意,对方实力不足以威胁到李公子分毫,本捕只是对洛姑娘关于此桉的高见很感

    兴趣,还请指教。」

    「花怜姑娘还请留步罢。」

    李弱水站定,摇了摇手指:「你这样是走不掉的。」

    却见树林后款款转出来一女,正是解花怜。

    「你自遇到洛夫人进入洛家来已五年,潜藏了这么久,而今痛下杀手,想必

    自是突然受到了某人的指使,」

    李弱水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凛冽:「那么,还请告诉在下,这幕后是何许人呢?」

    解花怜不语,冷毅的绝美脸庞在凄清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无情,她轻轻放下手

    中的短弩,转了下手中的匕首,深纳一口气,瞬间,那修长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化作数十道黑影疾驰而来。

    李弱水更不理会,冷笑一声,瞄准其中一道乱影,勐然出手,后发而先至,

    只一掌,解花怜便被击落在地,内劲散乱,再也提不起一丝气力。

    「用的俱是我家的功夫,究竟是何人教授与你的?」

    解花怜勐瞪了李弱水一眼,仍是不语。

    「你既与我门上有关系,不知是否听说过在下的花名?」

    李弱水忽然换了一副近乎于猥琐的笑脸:「前些日子花怜姑娘倒是撩拨得我

    心旌颇荡,而今花前月下,濮上桑间,姑娘既不愿意说出幕后之人,我们倒不如

    做些别的。」</P>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