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趴趴主播 王淑丽(书号:18154

趴趴主播 王淑丽(02)

作者:shisu1235
    29-03-16

    就连华灯都已经一盏一盏的熄灭的时候,在一间小小的房间中,却有着山雨

    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在这小小且昏暗的房间中,一名中年男子就像是平常的

    时候一样,平躺的在床上,但跟平时不一样的则是中年男子的裤子被脱掉了,一

    根不算太大、不算太粗、不算太长的阴茎挺立着。

    一名已到中年但仍然是风韵犹存、身材还是火辣的比许多年轻女孩都还要前

    凸后翘,跪趴在男子的双脚脚中间,翘着他的35吋浑圆、穿着辣红色丁字裤的

    丰臀,左手放在男子的右边大腿上,右手则是握着男子的阴茎根部,头稍稍歪着

    地让嘴巴在旁边阴茎的另外一侧轻轻的吹气,配合着右手缓慢但劲道相当十足的

    上下撸动。

    「淑丽……痾……这样好嘛……」

    男子吐着气问。

    女子,趴趴主播,王淑丽抬起眼睛,看向男子:「老公,你说什么?」

    王淑丽的老公吞了一口口水:「明天你不是一早要出发?这样好吗?」

    「我们夫妻恩爱跟我明天上班有什么关係?」

    王淑丽边回答边捏了他的老公阴茎一下,使得她老公瞬间叫了声,王淑丽笑

    了下,然后又低下头亲了他的老公的阴茎一下,右手的撸动变快了。

    王淑丽的右手撸动他老公的阴茎变的越发的充血,虽然在王淑丽的职业生涯

    和红床大会接单经验中,王淑丽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大大小小的阴茎,但对于

    王淑丽来说,他老公的阴茎虽然不是最厉害最雄伟的那一根,但却是让王淑丽最

    为放心的,王淑丽从手掌感觉到他老公的阴茎的热度在他的手中逐渐地升高,也

    在王淑丽的撸动下缓缓地变大。

    王淑丽弯下身子,先是沿着她的老公的阴茎龟头的周遭一路轻轻地亲吻,王

    淑丽的老公的身体不断地轻微的蠕动着,儘管结髮夫妻也已经好久了,但王淑丽

    的老公对于他老婆这热情如火却又像是深山高手一样高超的性爱技巧也还是相当

    的惊叹也无力抗拒,从交往至结婚,王淑丽的老公能回想起来是自己在欢爱中採

    取主动位子的次数几乎是一隻手的手指头摊开都还有多,但王淑丽的老公却又深

    爱着王淑丽这样的性爱动作,他也经历过了王淑丽年轻时那一位追求高潮的快感

    ,而如今的王淑丽已经变成了追求两人天人合一那种云雨巫山的快乐。

    王淑丽一双大大的眼睛瞥了她老公一下,接着张开嘴,将她老公的阴茎龟头

    吃进了嘴巴中,嘴巴中的温度完全跟刚刚不一样,这让敏感的龟头整个颤抖了一

    下,王淑丽心裡笑了下,然后吐出她老公的阴茎,接着又再一次含住龟头,来回

    好几次后,王淑丽将她老公的阴茎吃进嘴中的深度就越来越深,王淑丽的老公发

    出了闷哼声:「恩恩恩哼哼痾痾痾痾……」

    王淑丽将她的老公阴茎整根都吞进嘴巴中了,王淑丽将一整根阴茎都含在嘴

    巴中,也不吐出来,就一直含着,就是一直用嘴巴内的吸吐来让他的老公的阴茎

    像是在被真空管中被刺激一样,王淑丽老公的阴茎已经超过了能自主勃起的大小。

    王淑丽突然将他老公的阴茎吐了出来,王淑丽爬到她老公的身上,亲了她老

    公一下,接着将身体拉直了起来,然后左手握住了那一根肿胀的阴茎,对准了王

    淑丽自己淫穴,王淑丽左手鬆开,然后一屁股地就坐了下去,肿胀的阴茎瞬间就

    被虽然已经有点鬆了但因为王淑丽那满是皱褶而刺激度完全不失的淫穴给包覆住。

    王淑丽对着天花板吐了一口气后,接着头低下来,看向他的老公,接着双手

    放在她老公的肚子上,将本来踩在床上的双脚向后平放到床上,王淑丽对着他的

    老公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后,26吋的腰开始前后摇摆了起来,王淑丽让他的腰

    摇摆的不算太快,就连一对34B的胸部也只是轻微的晃动着,但如果仔细的看

    ,会发现王淑丽儘管摇摆的速度慢,但每一次往前推进的时候,王淑丽都稍微地

    往上勾,而且从胸部下缘稍微露出骨头的情况来看,王淑丽是故意让34B胸部

    不会晃动的太大,王淑丽是只用了上半身的下段在发力摇摆,然而儘管如此,在

    淫穴中的阴茎却是不断地被那一条又一条的皱褶给刺激着。

    王淑丽的老公双手开始抓住了床单,十根脚趾头也开始一下捲曲一下舒张,

    王淑丽当然知道他的老公是什么角色,光是这样子的摇摆就已经能把她老公榨乾

    到明天可能下不了床,但王淑丽是打从心底地喜欢着他的老公,当然是想要让他

    的老公有点面子,而且更加地享受自己这凹凸有致的身材,王淑丽将身体稍微往

    前倾,32B的胸部自然地向下垂,褐色的奶头和因为性爱而变得比较明显的乳

    晕让王淑丽的老公看的是慾望大开,再加上王淑丽亲自拉起他的双手放到胸部上

    ,王淑丽的老公自然是又抓又捏的,惹的王淑丽哀哀叫出声:「喔喔恩哼哼恩哼

    哼……老公老公……好舒服好舒服……淑丽淑丽好喜欢好喜欢老公……喔喔恩哼

    鞥有感觉了啊……」

    而就在王淑丽让他的老公抓捏着自己的胸部时,王淑丽自然是有其他的企图

    ,这样将身体往前倾,王淑丽就能藉机改变自己身体的动作,腰从前后摇摆变成

    了上下起落,这样一来,王淑丽的那充满皱褶的淫穴对于已经超出自我能勃起而

    将精关悬于一线之间的阴茎能发出更大、更直接、更有力、的刺激。

    「啊!啊!啊!啊!啊!啊!啊!淑丽!淑丽!」

    王淑丽的老公突然用力抓住王淑丽的胸部,然后瞪大了双眼,大叫道。

    王淑丽可以感觉到他的老公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尤其是下半身,本来是

    平放的双脚也不仅整个区了起来,脚跟还都抬了起来,然而王淑丽却还不放手,

    故意用淫叫来更加刺激她老公:「阿阿嗯哼喔喔喔……老公老公不要抓……不要

    抓这么大力啦……痾痾恩哼哼……好痛好痛爽……爽爽爽爽爽啊喔喔恩哼哼哼…

    …」

    接着就在王淑丽的老公双手鬆开后,王淑丽突然将身体整个往下趴,趴在了

    他的老公身上,接着便是使出五分力地快速上下震盪腰和屁股,套弄她老公的阴

    茎,王淑丽的老公不断地呼气、吸气、发出呻吟声,王淑丽也配合着地在他的老

    公耳边吹气、发出淫叫声。

    就算是王淑丽的老公想要再多享受一下被老婆这样「爱怜」

    着的快感,但王淑丽的老公早已经将精关解开的只剩下一颗小石头挡着而已

    ,被王淑丽那早已经包覆过、紧抓过、吸附过无数男人阳具的且充满了皱摺淫穴

    这样快速套弄刺激着,那一颗小石头就像是遇到的一阵大风一样,瞬间就被推开

    了,而精关也瞬间失守了。

    王淑丽就算是被他的老公中出了,还是没有从他的老公身上起来,而是亲吻

    着她的老公,王淑丽的老公不断地喘气,额头上还是满满的汗水。

    「淑丽,对不起,我又先射了」

    王淑丽的老公说。

    「喔不,老公,淑丽很爽呢!你做的相当好」

    王淑丽笑着说完,又亲了她老公一下。

    天还没有亮,本来应该是躺在床上的王淑丽突然睁开了眼睛,翻了个身,而

    在他旁边的老公也转睁开了一支眼睛,王淑丽亲了他老公额头一下,轻声地说:

    「老公,我要去准备了喔,你继续睡!」

    「恩,工作顺利!」

    王淑丽的老公说。

    王淑丽笑了下,说:「别忘了自己准备晚餐喔,我可能不会这么早回来」

    「我知道,快去吧,不然等下就要迟到了」

    王淑丽点点头,又亲了她老公的嘴唇一下,接着就转身走出了卧房,来到浴

    室,王淑丽先是走进了淋浴间,拿下莲蓬头,接着将双脚打开,稍微蹲成「ㄇ」

    字型,打开水,让莲蓬头冲着阴部,似乎是想让不久前才被榨出来、乾了一

    点地精液给流出来。

    清洁过后,王淑丽这才开始刷牙洗脸,接着换上了一套简单的服装后,稍微

    上了点妆后,再把头髮扎了起来,王淑丽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他最招牌的

    灿烂笑容,走出了浴室。

    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包包和钥匙,王淑丽开门走了出去,锁上门的时候,心想

    :「不知道今天会是个什么样的採访」

    来到大门口,两台SNG车已经停在门口,王淑丽快步走了过去,敲了敲第

    一台SNG车旁边的门后,接着王淑丽就很自动地拉开了SNG车的车门,王淑

    丽稍微往裡头看了一下,然后便走进SNG车,拉上门后,SNG车便开始往前

    走了。

    「所以我们今天要去很远的地方喔」

    王淑丽边看着稿子边说。

    「算是吧,可能今天还回不来」

    坐在王淑丽对面的男子说。

    王淑丽点了点头:「那公司那边应该都已经安排好了吧?一样是季莹和心玫

    轮流吗?」

    「应该是吧,不过好像也有排意瑾跟依臻」

    「是喔,那这样我放心了,交给他们几个应该是绰绰有馀了」

    话分另一头,在安静的东森梳化室中,只有最早开始播报的邻家主播张佳如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让彩妆师和美髮师帮他化妆整理头髮。

    然而儘管距离东森色鬼事件已经有一段时候了,但自从那一次后,张佳如几

    乎是一刻都不愿意离开有其他人的地方,不过由于张佳如向来给人的形象,始得

    张佳如无法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令他心惊胆颤的事情。

    张佳如坐在椅子上,就算是已经梳化完了,但张佳如仍旧不愿意离开梳化间

    ,彩妆师走到他旁边,问:「佳如,你今天不去准备跟淑丽姐连线的稿子吗?」

    「痾……我其实也还没接到淑丽姐那边的消息,也不知道淑丽姐今天又有什

    么点子了」

    张佳如耸肩回答。

    「是喔,现在还没有跟你传讯息,看来是今天要去的地方比较远」

    彩妆师说。

    「你今天不去休息一下吗?平常这个时候你不是会休息吗?」

    张佳如问。

    「没啦,我只是自己感觉这段时间以来似乎都放你一个人在这裡看早报,怕

    你一个人无聊,所以就想陪陪你」

    张佳如微微一笑:「你真贴心」

    彩妆师又说:「对了,你想吃点什么吗?我今天多买了份早餐,你要不要先

    吃一点?」

    「这样可以吗?口红」

    张佳如看向彩妆师,问。

    「没问题的,大不了我再帮你补就好」

    「那我就不客气啦」

    张佳如跟彩妆师一起吃着早餐,彩妆师问:「我说佳如,你觉得心玫和季莹

    怎么样啊?」

    张佳如看向彩妆师,不解地反问:「你这是指?」

    「没啦,你不要想太多,毕竟感觉你们也算是同一代的,我是猜应该你们心

    裡都会有分别对对方的评价吧,平常看你比较客观,想听听看你的看法」

    「可是我感觉你别有企图诶」

    张佳如稍微眯起眼睛,说。

    彩妆师笑了笑:「你真是敏感,其实啊,虽然化播报装是有基本的要求,不

    过我最近也在尝试依照每个人下去做一点小改变,这也是我的功课」

    「是这样喔,我还以为你也想当八卦情报站呢」

    张佳如笑了下,说。

    「其实我也不是介意的喔」

    张佳如白了彩妆师一眼,然后说:「心玫嘛,其实我觉得他很有自己的想法

    ,但可能是长的太可爱了点,所以总是给其他人有一种洋娃娃的感觉,而且啊,

    你应该也能从他的发文中看的出来这一点,他也算是公司裡很敢说的代表,所以

    我个人认为如果你要做点变化的话,可能可以朝画的锐利一点下去尝试,也许心

    玫会很喜欢」

    「可是佳如你应该也看过心玫自己上妆的风格吧?感觉会不会很奇怪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个人是觉得可以一试啦,毕竟有的时候一个人的

    造型是需要靠别人来提点自己的,有可能心玫从以前都被人认为是可爱的,所以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应该是走可爱的路线,但如果你画了不同的风格,可能会为心

    玫打开另一扇门也说不定」

    「哇!佳如,我感觉我真的问对人了,那季莹呢?」

    「季莹啊,我感觉他才是我们公司的甜姐儿,脸肉肉的,但身材却是很好,

    而且虽然声音也是相当的带甜味,重点是不管是他的个性和拍照的习惯,都可以

    感觉出来他是个好女孩,不过除了甜姐儿这个形象,我觉得季莹还有一个相当令

    人讚叹的一面,以现在这种讲究感官刺激的时代,在自已有身材的情况下,多半

    都会选择展露好身材,但季莹并不会像现在很多人一样很直接的展露身材,而是

    比较有技巧性的展露,这是季莹不容忽视的智慧」

    「那你对季莹的妆感有什么建议啊?」

    彩妆师追问。

    「我觉得现在季莹的妆感是相当适合他的,如果真要有变化,或许可以朝两

    个方向下去试试看,一种就是让季莹的甜姐儿形象更加鲜明、更加甜美,或是可

    以走完全不同路线,让季莹的隐藏在外表下的智慧显现出来的知性路线」

    张佳如看了下彩妆师,又说:「痾……我只是说说我的想法,不是什么很专

    业的,你听听就好」

    「怎么会呢!我已经把你刚刚说的全部都记住了,有机会我一定要来试试看」

    彩妆师兴高采烈地说这时张佳如的手机响了,张佳如拿起手机,跟彩妆师说

    :「是淑丽姐」

    「那我就不打扰你啦,加油!」

    彩妆师说完,便起身。

    「谢谢你陪我」

    张佳如说。

    彩妆师笑了笑,然后离开,张佳如则是接起电话:「喂,淑丽姐……」SN

    G车在一个休息站停了下来,王淑丽下了车,跟在王淑丽后面的是刚刚跟王淑丽

    在车上对稿的气象外景导播,为诘,王淑丽伸了个懒腰,这时候从另外一台SN

    G车也陆陆续续走下其他工作人员,这时王淑丽的眼睛像是装上了雷达一样,立

    即从好几个人中发现了一个自己从没看过的年轻小伙子,王淑丽转过身向为诘问

    :「为诘哥,那个新来的是谁啊?」

    「喔,你说那个穿红色帽T那一个吗?」

    为诘问。

    「对啊,我在公司的时候也没有看过他」

    王淑丽说。

    「他是新来的工读生,好像是读大气的,所以上头直接把他派来了」

    为诘说。

    王淑丽摇了摇头:「说在公司还可以,但直接跟来外景,感觉有点跳太快了

    ,你没有跟上面说喔」

    王淑丽看向为诘,为诘叹了一口气:「没办法,我可不想在大会的人刚上任

    没多久就因为一个工读生去得罪他啊」

    「这也没什么好得不得罪的吧?而且我觉得丰哥应该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

    我跟他接触过几次,人还不错的感觉,而且听说吴宇舒的老公能在中天工作,还

    是因为他的关係」

    「痾……你说那个自称屌王的男人喔,算了吧,听到他就觉得不是好高兴,

    虽然我跟吴宇舒不是说有什么交情,但毕竟一个好好的女生竟然要承受那样的与

    论压力,想到了就很不爽,不过能让他到中天去工作,看起来这个丰哥也还是有

    点本事」

    「我回去会去跟他说看看,不过既然他今天来了,我就先去跟他打打招呼吧」

    说着,王淑丽就要往那个新来的工读生走去的时候,为诘突然抓住王淑丽的

    手,低声地说:「你没有忘记吧?」

    王淑丽露出他招牌的灿烂笑容:「当然囉!还是你已经忍不住了?」

    「我想先让你换衣服,那个工读生应该可以等」

    为诘说。

    「好啊,那我先去叫人帮我准备衣服,等我喔!」

    为诘鬆开王淑丽的手后,转身往厕所的方向走去,而王淑丽则是来到某一个

    工作人员旁边:「那个,我的衣服,我想先换」

    那个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到SNG车子后面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交给了王淑

    丽,接着就开始将其他人都往另外一边撤去,让王淑丽可以安心的上车换衣服。

    从SNG车走出来,相较于在棚内带着华丽的端庄播报服,王淑丽现在身上

    穿的是完全休閒轻鬆的随性风格,将一头黑髮盘了起来,然后还用了五彩缤纷的

    髮带在头髮上增添一抹春色,而身上一间亮粉红的U型合身T-sr,让

    王淑丽34B2635、7公分高的好身材展显出来,然而由于T-s

    r很合身的关係,怕让观众看错了重点,所以在T-sr的外面又加了

    一件格纹衬衫,勉强地将王淑丽妖豔的感觉降低了一点,但34B的奶子却还是

    格外的圆润,下半身则是一条白色的短裤,让王淑丽一双有着健康肤色的腿露了

    出来,脚上一双白色的球鞋,更是让王淑丽那独有的活力动感魅力显露无遗。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王淑丽走下SNG车后,髮型师和彩妆师都上前来帮王淑丽做了点调整,毕

    竟王淑丽经验老到,很快地就完成了微调,王淑丽跟彩妆师和髮型师道谢后便转

    身走向厕所。

    不过应该走向女用厕所的王淑丽却在大家都没有注意下,悄悄的走进了男用

    厕所,然后将脚步声放到最低地走到最裡面的那一间,然后轻轻地敲了三下门,

    听到一声「喀拉!」

    门锁打开了,王淑丽推开门进去。

    只说为诘脱光了下半身,坐在马桶座上,王淑丽笑了下,右手轻轻地握上为

    诘那一根目前只有稍微勃起的肉棒,王淑丽凑到为诘的耳边,低语:「真是色情

    啊!竟然要我在这裡帮你吹喇叭!还不快硬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王淑丽的手稍微撸动了为诘的肉棒几下的关係还是王淑丽的淫

    语太过撩人的关係,王淑丽手上的那一根肉棒瞬间打起了精神,整整大了将近一

    倍。

    为诘的手轻轻摸了摸王淑丽的圆臀,然后抬起头,也是小声地说:「你要是

    在不赶紧帮我吹一吹,我等一下就把你干翻!」

    王淑丽笑了下,似乎带着有点小埋怨般地挑逗说:「被这么多人认做乾爹的

    你,竟然说这样不讲理的话!」

    说完,王淑丽蹲了下来,嘟起红红的嘴唇,亲了下为诘的肉棒棒身一下。

    王淑丽的手轻轻握着为诘的肉棒,然后张开了嘴唇,先是稍微包覆住肉棒的

    龟头,大概是刚刚的撸动和言语挑逗,为诘的肉棒龟头上已经有了不少兴奋的爱

    液,王淑丽在心裡笑了下,接着用他那老练的舌头开始进行牵牛花般地缠绕,虽

    然不是次,但每每被王淑丽的舌头缠绕,为诘仍就是不由自主的全身用力打

    颤一下。

    舌头一下子挑一下子拨一下子点一下子缠,虽然只是用了四种方式,但却已

    经足够让为诘的屁股肌肉紧缩,再搭配上王淑丽的右手在肉棒的根部上上下下地

    轻轻撸动着,虽然不是相当的刺激,但就如同一股微电流一样,不断以低杀伤力

    的力道刺激着为诘的肉棒,然而就是这样微电流般的刺激,才更是让为诘的肉棒

    一点一点地肿胀到最大程度。

    忽然,王淑丽握住肉棒根部的手轻轻一捏,就像是在微电流中勐然一记十万

    福特一般,刺激的让为诘不由得叫了声,王淑丽这时也将红嘴唇从肉棒的龟头往

    下再探,然后抬起眼睛看向为诘,像是在说着:「被发现可就不好了,嘻嘻」

    为诘的双手用力地抓着马桶的边缘两侧,对着天花板喘了一口气,而这时王

    淑丽的头上下缓慢的摆动着,红脣在肉棒上不停地滑动着,有时候还会跟握住肉

    棒的手碰在一起,每当唇与手碰在一起的时候,王淑丽都会故意地用手转一下,

    像是在拴东西一样地刺激为诘的肉棒。

    然而同一时间,那一个被王淑丽认出来的穿着红色帽T的新人竟然走进了厕

    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淑丽太过认真地再帮为诘吹喇叭,还是为诘被王淑丽吹

    得太爽,两人竟然都没有听见外头那个新人上厕所的声音。

    而刚刚为诘的那一个叫声,瞬间抓住了新人的好奇心,原本他是被吓到了,

    想说是不是遇到鬼了,但仔细想一想,似乎觉得不太像是,他拉起拉鍊,转过头

    去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然后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然后将耳朵贴在门上,只听见

    从厕所裡头传来一阵细微的「簌……簌……」

    声音,毕竟是年轻人,似乎一瞬间就猜到了隔着一扇门之内政发生着什么事

    情,但转念一想,这个时间点会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在这个休息站中,肯定是自己

    人,但自己从刚刚在外面閒晃的时候就唯独两个人不见踪影。

    想到这裡,新人不禁红了脸,其实自己比起喜欢幼齿、同年龄的,自己更是

    偏爱像王淑丽这样的熟女,当时知道自己有机会进到东森来做工读生的时候,可

    是整整对着王淑丽的签名照打了两发,现在隔个一扇薄薄的门,王淑丽竟然在帮

    导播口交,这让新人全身难耐,下体也瞬间澎鼓了起来。

    新人蹲了下来,然后发现可能是因为是男用厕所,门板和地板的空隙非常的

    大,大到他趴下来往裡面看似乎就可以看见裡面的事情,而淫念直接让他真得这

    么做了,更夸张的是,他还拿出了手机,对着裡头边录影边拍照。

    不过毕竟是偷鸡摸狗的事情,新人还是有点害怕,很快地他就爬了起来,有

    点惊慌失措地逃跑出厕所。

    而在厕所裡头完全没有发现被偷拍的王淑丽和为诘,此时也以经到达了你侬

    我侬的火热状态。

    只说王淑丽忽然停下了头部的上下摆动,让鲜豔的红色嘴唇停在了为诘肉棒

    的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地方,然后像是全神贯注地用右手手掌套弄为诘的肉棒,又

    快又急地套弄中也没有忘记时不时突然用指腹向下压,增加点刺激度,也有时候

    会用转动的方式,让肉棒受到的刺激。

    然而王淑丽毕竟是纵横红床大会多年的老将,就在为诘有一点适应了王淑丽

    的打手枪的时候,王淑丽突然一个急转直下,右手鬆开了为诘的肉棒,双手改放

    到为诘的大腿上,接着头整个往下探,鲜豔的红唇瞬间来到为诘肉棒的最底部,

    而在同一时间,王淑丽也将双颊向内凹陷,嘴内的吸力变的更大,为诘倒抽一口

    气,屁股也像是因为肉棒被强大的吸力往上吸一样跟着抬了起来,肉棒的龟头几

    乎是要顶到了王淑丽的喉咙。

    王淑丽头部摆动的幅度不大,但相当的急促,加上嘴巴的强力吸吮,为诘的

    肉棒本来已经肿胀到了自然的最大值,如今又突破自我极限的往外变大,令王淑

    丽都稍微感到了嘴巴酸,王淑丽的舌头此时也如打蛇上棍一样的边缠绕为诘的肉

    棒边舌尖挑逗肉棒的每一吋神经。

    「痾……痾……不行了!不行了!淑丽!淑丽!要射了!要射了!」

    为诘像是低吼一样的呻吟出声音,接着双手按住王淑丽的后脑勺,让王淑丽

    的头固定的在他的双腿之间,肉棒一整根地都插在王淑丽的嘴巴中,王淑丽也用

    力的一吸,接着为诘又再一次全身打颤,只不过这一次把一股脑儿的精液全部都

    喷进了王淑丽的嘴巴中。

    王淑丽将为诘的肉棒吐了出来后,站了起来,让还残留着一点精液和许多口

    水的肉棒放到大腿上,王淑丽握着肉棒在自己的大腿上磨蹭了几下,才鬆开手。

    王淑丽低下头到为诘的耳边说:「等一下要好好拍喔!」

    王淑丽先从厕所回到了人群中,然后走到了穿着红色帽T的新人面前,新人

    因为刚刚偷拍了王淑丽跟导播的春宫事,现在又突然跟王淑丽这样面对面,以往

    总总对王淑丽的性幻想再加上刚刚的肮髒事,新人的脸刹那红的跟自己身上穿的

    红色帽T一样的。

    王淑丽带着打亮的眼神看了下新人,长得算是人模人样,不过并没有相当的

    突出的外型,戴着一副眼镜,身材看起来不算胖,但应该也不算很瘦,算是稍微

    一点肉肉的吧,而且在王淑丽看过了这么多人后,眼前的这位新人看起来就绝对

    不是那种乖乖牌或是好学生那种类型的,处事态度应该是那种可以闪可以混就闪

    就混的那种,不过在王淑丽在新人的眼睛中,似乎看见了一点会耍小聪明的心机。

    王淑丽问:「你是新来的啊?」

    「痾……喔……对……对我是」

    新人有点吱吱唔唔地回答。

    王淑丽挑了下眉毛,然后拍了拍手:「来,跟着我,深呼吸,然后吐气」

    王淑丽试图带着新人放鬆心情,然而当王淑丽深呼吸的时候,却更是让新人

    紧张了,看见王淑丽因为深呼吸的关係,胸部整个都抬了起来,新人的心脏几乎

    是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一样。

    「来,跟我说你的名字」

    新人直视王淑丽不到一秒,眼神就开始闪烁,双眼眨眼的次数都让人会以为

    是眼皮抽筋,新人说:「晋澐……我叫晋澐」

    「晋澐?怎么写啊?」

    王淑丽问。

    「晋朝的晋,三点水然后一个云」

    晋澐回答。

    王淑丽在空中写了一遍后,说:「好特别的名字喔,是特别去取的吗?」

    「恩,不过帮我取名的是说我的生日刚好跟王维一样,所以就特别帮我取了

    这个名字」

    晋澐似乎比较放鬆了,回答道。

    王淑丽挑起眉毛:「王维?怎么跟王维有关?」

    「我的晋是取自王维的祖籍山西的简称,至于澐,则是来自于王维的《终南

    别业》中那一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水和云两个字」

    王淑丽点了点头:「还真的是个精挑细选过的名字诶,晋澐,算是蛮好记的

    名字,好啦,既然你来了,你就随时待命吧,我得先说喔,在外场的工读生会比

    在公司裡面更辛苦喔」

    「我知道」

    晋澐点头。

    王淑丽拍了拍晋澐的肩,然后转向旁边的摄影师:「阿忠,你就多带着他学

    习一下吧」

    这时为诘也早已经回到人群中,然后说:「好啦,我们要继续赶路啦!大家

    上车吧!收音和摄影换过来我这台车」

    终于来的目的地,接洽王淑丽一行人的人也都已经到了约定的地点,王淑丽

    一行人便跟着接待的人来到了芝麻园中,不过就在路途中,王淑丽发现了除了他

    们之外,还有另外一群人,王淑丽问接待的人:「那个,今天除了我们採访你们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啊,只有你们啊!」

    接待的人回道。

    王淑丽看向另外一群人,指着他们,又问:「那么那一群是?」

    「他们喔,他们只是来观光的而已啦,应该等一下就会走了」

    接待的人看向王淑丽指的人群后,回答。

    王淑丽点点头,然后到了拍摄的点后,工作人员们以俐落且快速的动作开始

    进行架设器材和协助摆设,王淑丽则是和芝麻园中的人讨论等一下连线採访的内

    容和一些关于芝麻基本的基本常识。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群观光客似乎也发现了王淑丽他们如此浩大的阵容,也

    不禁好奇地凑了过来,是一群年纪大的观光团,也因为刚好都是年纪大的观光客

    的关係,都是平时都会很早起,而他们也都很快地就认出是那个每天早上活力充

    沛的气象主播,王淑丽,瞬间起鬨的声音变传了出来。

    王淑丽一行人也发现了观光客们的骚动,王淑丽对着他们微笑,有几个比较

    热情的阿姨还上前来想要跟王淑丽拍照,王淑丽自然是没有拒绝了,很有亲和力

    的跟粉丝们拍照。

    就在这个时候,王淑丽突然发现了在观光客中,竟然有着一张分外熟悉的面

    孔,王淑丽瞪大了眼睛,有点惊讶地走了过去:「爸,你怎么会在这裡?」

    王淑丽一句话瞬间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只见一名虽然头髮白了但不管是

    精神还是外表都看起来还是相当好的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搔着头。

    「这是你的女儿喔?」

    在他旁边的问。

    「不是啦,我是他的媳妇!」

    王淑丽来到男人身边,笑着帮自己的公公回答。

    「淑丽,你不是在工作吗?怎么不赶紧回去呢?」

    王淑丽的公公说。

    「爸,我关心你一下嘛!来,我们拍一下照,等一下传给你儿子看啊!」

    说着,王淑丽便跟着他的公公自拍了一张。

    这时晋澐走了过来,说:「淑丽姐,要准备开始了」

    「好!」

    王淑丽点点头,然后又跟他的公公说:「爸,我先去工作囉!」

    「快去!快去!」

    而在东森的办公室中,加分主播巫嘉芬正烦恼着眼前的新闻稿,这时女神主

    播吴宇舒正好经过,巫嘉芬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样,连忙抓住吴宇舒的

    手:「姐,救救我啊!」

    「怎么了?」

    吴宇舒问完,看向巫嘉芬的桌上的电脑。

    「我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写了」

    巫嘉芬哭丧着脸说。

    吴宇舒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简单地看了一下后,便稍微提点了巫嘉芬一些

    地方,巫嘉芬的脸色瞬间变的光采亮丽:「姐,你真的是我的救世主!」

    「痾……嘉芬,你这样说太夸张了啦」

    吴宇舒摇摇头,说。

    「对了,姐,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你问啊」

    「我今年白色情人节忘记送你弟东西了」

    巫嘉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你们还有再过喔!」

    吴宇舒惊讶地说。

    巫嘉芬点点头,而且脸上带着「这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的表情,说:「姐,你们没在过喔?」

    「没有,从以前就没有了」

    吴宇舒摇头。

    「是喔!好意外喔!」

    「所以你的问题是?」

    吴宇舒压住了自己想翻白眼的慾望,问。

    「喔,其实啊,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要送他什么,想说你会不会知道要送

    他什么比较好」

    吴宇舒想了下,说:「送他一个包吧,前几天我看到他出去採访的时候,背

    的包有点旧了」

    「好像还不错的点子欸,谢谢姐!姐,你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

    巫嘉芬笑着说。

    吴宇舒似乎有点无奈的苦笑了下,然后站起身往办公室外走去,就在走廊上

    ,正巧遇到了大大。

    两人对视了一眼,吴宇舒突然掉头转到另外一个方向,而大大则是在后头跟

    着,直到两人都以经离开了办公室好一段距离后,大大才走到了吴宇舒身边。

    就在大大要牵起吴宇舒的手的时候,吴宇舒突然将大大向牆推去,然后低声

    地说:「刚刚嘉芬倒是提醒了我」

    大大不太懂地看着吴宇舒,吴宇舒慢慢地靠近了大大的耳朵,在大大的耳边

    低语:「我似乎忘记送你白色情人节的礼物了,大大」

    大大不由自主地笑了下,然后手不安好心地捏了吴宇舒那浑圆的美臀,吴宇

    舒咬了大大耳垂一下,大大问:「中午要回家一趟吗?」

    「死相的,给你的染料就想开店了是不是!」

    吴宇舒从大大的身上退开,然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说:「今天下

    班后,陪我去逛逛吧,买一点东西」

    大大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吴宇舒,吴宇舒说:「还是你已经帮我准备好了,不

    然等我过去住的时候,我可是会不理你的!」

    大大惊讶地看着吴宇舒,吴宇舒看了大大一眼,然后白了他一眼,说:「别

    高兴的太早,我随时说搬走就会搬走的!」

    大大走到吴宇舒旁边,抱住吴宇舒,吴宇舒扭动着挣开大大:「干什么啦!」

    大大微微笑了下,然后说:「今天下班停车场见」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了,从春天那要冷不冷、要热不热的太阳变成了还带着尚

    未全部消散的寒冷的月娘,因为这次的採访比较远,王淑丽一行人也就没有像平

    时急着杆回公司,反而是决定待个一晚,明天早上再出发回去。

    晚上回到饭店的王淑丽走在要回房间的路上,不过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

    能是因为一边走路一边讲电话的关係,王淑丽竟然走错了楼层,王淑丽一边讲着

    电话一边走到记忆中的房间位子,走到了门口也没有发现门牌号码不对,一支手

    拿着手机令一支手拿出房卡,不明就理地让房卡感应门上的电子锁,也许世界上

    就是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这一扇门刚好没有关好,王淑丽以为感应成功后就直接

    开门走进去,还跟着手机说:「我先去洗澡了啊,晚点再聊了啊!」

    就在王淑丽放下手机的时候,王淑丽突然听见了一阵呻吟声:「啊啊嗯哼喔

    喔嗯哼哼痾痾痾……」

    王淑丽吓了一跳,蹑手蹑脚地往房间裡走,直到看到了裡面的情形,王淑丽

    这才发现了自己走错房间了,但就在王淑丽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转身走人时,忽

    然发现了做在床上,背对着门的人的背影异常的眼熟,而且还用熟悉的声音叫着

    :「干死你了!干死你了啊!淑丽,我要干死你!」

    王淑丽万万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一边看着手机萤幕上的A片,一

    边打的手枪,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

    王淑丽虽然是震惊,但好奇心更是让王淑丽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这不走过

    去还不会有事情,一走过去王淑丽不禁倒抽了一口气,被男人握在手上的肉屌肥

    大的令王淑丽感到惊奇。

    王淑丽靠近椅子,也许是太沉溺于A片之中,男人完全没有察觉到王淑丽,

    王淑丽左手抓着椅背,右手则是缓缓地伸到男人的跨下,或许刚好男人的头因为

    太爽而抬起来,没有发现王淑丽的手,等到王淑丽的手摸上了男人的肉屌的瞬间

    ,男人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然而王淑丽早上在厕所帮导播为诘吹喇叭后就一直想要找个人填一填自己的

    慾火,甚至还想过要上去登录APP供人买身,不过如今一根肥大的肉屌就在眼

    前,而且还是自己非常熟悉的人,王淑丽慾望瞬间爆发,王淑丽在男人的耳边低

    语:「爸,原来你一直都在意淫你的媳妇喔!」

    王淑丽的公公这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王淑丽握起了他的公公的肉屌,然后

    用舌头舔了他的公公的耳朵后面,轻轻地对着公公的耳朵吹气,手也跟着缓缓地

    动了起来。

    「淑丽……淑丽……住手……住手……」

    王淑丽的公公叫着。

    然而王淑丽就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地疯狂上下套弄他公公的肉屌,本来就

    已经蛮热的肉屌突然被王淑丽有一点冰冷的手握住,瞬间一个紧缩,再加上王淑

    丽的套弄,王淑丽的公公整个人像是飘飘欲仙地发出一阵呻吟声:「喔喔喔喔喔

    喔喔……」

    王淑丽双手将他公公的衣服掀起来,脱掉后丢在地上,接着王淑丽用双手挑

    弄着他公公的乳头,而且还故意地将一对奶子靠近他公公的后脑勺,让他公公感

    觉到一阵绵密的柔软。

    王淑丽的左手轻轻地来到他公公的嘴上,用手指贴着他公公的嘴唇,然后王

    淑丽的右手捏住他公公的奶头,像外拉提,他公公又叫出了声音,但这一次被王

    淑丽制止了,王淑丽将左手手指放到他公公的嘴巴中,不知道为什么,王淑丽的

    公公竟然感到异常的兴奋。

    「真的是爸爸跟儿子一样,都有这个特殊的癖好」

    王淑丽笑着说。

    王淑丽将手抽出了他公公的嘴巴,然后走到他公公的面前,蹲了下来:「爸

    ,让你的媳妇好好孝顺孝顺你一下吧!」

    说完,王淑丽便张开了嘴将他公公肥大的肉屌吃进嘴中,王淑丽的公公

    次被像王淑丽这样有着熟练且拥有如天女散花一般的绚烂技巧的人口交过,才刚

    开始没多久,王淑丽的公公就已经双手紧紧抓着两边的扶手,上下两片嘴唇微开

    ,不断地深呼吸,还一直发出如低吼一般的呻吟声。

    王淑丽的头从他公公的肉屌最底部缓缓的拉到最上面,然后在龟头的地方稍

    微逗留了一下,最后像是肉屌强制拔出一样,发出了一声「啵!」

    王淑丽站了起来,他公公这才发现了王淑丽穿着一件非常好看的洋装,粉红

    色的碎樱花瓣洋装,上段还用了多一个像是一字领两截式的设计,让王淑丽的纤

    细但精实的手臂和迷人的锁骨,腰间故意收束且还用一个蝴蝶结,更显得王淑丽

    的身材的窈窕,即使是伞裙,王淑丽的长腿还是无法遮掩,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更

    显得王淑丽身上充满了春天的味道。

    王淑丽拉起他公公,他公公光裸着身子被王淑丽拉起来,还是感到不是那么

    好意思,说着:「淑丽,别了吧!」

    「爸,你就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说完,王淑丽将他爸推上床,然后王淑丽骑了上去,手轻轻握住他的公公那

    一根已经肥大到不行的肉屌,王淑丽带着妩媚的眼神看向他公公,然后缓缓的坐

    下身子,肥大的肉屌插进了王淑丽的骚穴中。

    而王淑丽的公公这一插入,可真是差点就要了他的老命,满是皱摺的骚穴竟

    是从四面八方地疯狂刺激着已经充满了血的肉屌,无所遁形的肉屌被骚穴似有似

    无的吸附着,王淑丽双手撑着他公公曲起的双膝,一刚开始就是来一段上下跳动

    的套弄,利用地心引力的力量,在每一次坠落的瞬间,骚穴都紧紧夹住他公公的

    肉屌。

    「喔喔嗯哼喔亨亨亨亨痾……爸……爸……痾亨嗯嗯嗯好爽好爽……你的好

    肥好大啊喔嗯哼……淑丽淑丽喜欢……」

    也许是基于长辈的关係,王淑丽的公公对于自己完全被王淑丽受制住这件事

    相当的感到不是很有滋味,但王淑丽的攻势实在是如烈火一样地勐烈,王淑丽的

    公公一直找不到可以反击的机会,而且看着王淑丽一对奶子因为身体上下跳动的

    关係而剧烈晃动着,王淑丽的公公也甚是兴奋。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不过王淑丽也不是省油的灯,王淑丽从他公公的眼神和一些细微的动作中变

    得知了他公公想要有一点主导权的慾望,王淑丽心裡笑了下,慢慢地将上下跳动

    的速度缓了下来,王淑丽的公公发觉到王淑丽慢了下来的时候,还已为王淑丽没

    力气,便提起八成功力的摆动起他的腰杆子,让肥大的肉屌由下往上的顶撞王淑

    丽的骚穴。

    「喔喔嗯喔喔喔爸爸爸爸……淑丽淑丽要被你顶死了啊喔喔……好大力好大

    力痾痾……不行了不行了……感觉来了啊……」

    只见王淑丽的双手和他公公的双手食指紧扣,身体稍微往前倾斜,他公公的

    肉屌像是一头体型庞大但行动不是方便地勐兽剧烈撞击着王淑丽的骚穴,王淑丽

    一对奶子持续的晃动着,而且褐色的奶头挺立像是颗豆子一样,看的王淑丽公公

    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顶撞,混乱且毫无章法、方向地任意顶撞,肥大的肉屌已

    经超越了本身的天然极限,又肿又大的肥肉屌几乎要撑满了八成王淑丽的骚穴。

    然而王淑丽的公公毕竟体力还是有限的,顶撞的力到和速度逐渐下降,而这

    时王淑丽也知道他的公公已经来到了最后的一哩路,王淑丽突然将身体往下压在

    他的公公身上,王淑丽的公公瞬间感觉到王淑丽身上的汗水、身上的温度以及王

    淑丽那一对圆润的奶子是如何的柔软。

    王淑丽亲吻着他的公公,时不时还用手指逗弄他公公的奶头,王淑丽的公公

    全身不停地发出细微的颤抖,双脚也平放了下来,双手抱住了王淑丽,抚摸着王

    淑丽的背部线条和屁股。

    此时王淑丽已经又再一次的将性爱的主导权拿了回来,王淑丽不再让全身都

    跟着晃动,而是单纯的用下半身的力量,准确来说是用屁股的力量在对做肥肉屌

    活塞运动,再加上骚穴在王淑丽的有心控制下,夹的越来越紧,紧的让他公公的

    肥肉屌几乎要喘不过气,但每当王淑丽的屁股向前用力,满满的皱摺刺激就像排

    山倒海一样地冲击他公公的肥肉屌。

    「淑丽……淑丽……不行不行了……」

    王淑丽的公公叫道。

    「来吧来吧……啊啊喔嗯哼啊喔……高潮了啊啊喔嗯哼哼……」

    王淑丽叫道。

    话分另一头,在东森的新闻部部长办公室裡,丰哥穿着一套灰色的设计师设

    计款西装,坐在办公椅上,而坐在丰哥对面的人是金钗主播,韩佩颖。

    「佩颖,有什么事需要我代劳的吗?」

    丰哥,问。

    韩佩颖看着丰哥,说:「虽然我知道你们总是有很多很多的顾忌,但你应该

    知道你们那些所谓的顾忌,其实都还是会付出一些代价的吧?」

    「佩颖,你想说什么?」

    「虽然我猜你应该多少知道,但我想我还是得稍微提醒你一下,我也是你的

    那些顾忌中的牺牲品」

    「佩颖」

    丰哥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说。

    反倒是韩佩颖却突然改了张无所谓的表情:「其实基本上来说,我对于这一

    点并没有太大的ARE,但事关于公司中的一些传闻,我也是有听过的,像是

    有关于吴宇舒跟他的老公已经是名存实亡的一对,吴宇舒现在已经是别的男人的

    母狗了」

    丰哥想要说话,但却被韩佩颖制止了:「欸,你不用说话,继续听我说完,

    我才刚开始要说重点而已,我对于吴宇舒要当谁的母狗或是母猪,也不是特别的

    观心啦,反正他就是个很会卖身体的贱女人,不过后来我发现跟他相好的男人似

    乎大有来头的说」

    「佩颖,你到底想说什么」

    丰哥的语气变得相当的冰冷。

    「我想说的是,身为一个新闻从事人员,对于有一些看起来不相干的琐碎事

    情总还是会有一点敏感,而我也后来发现了一个可能,丰哥,你倒是听听看,那

    一个跟吴宇舒相好的男人为了让吴宇舒可以安心的当他的母狗,所以就制定了一

    系列的计画,像是让吴宇舒的老公离开,或是将对吴宇舒很有意思的部长换掉,

    丰哥,聪明如你,应该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吧?」

    说着,韩佩颖双手放到了桌上,看着丰哥,韩佩颖低声地但语气中带有威胁

    ,说:「不要让我知道我的姐妹是因为这种破事情遭殃,你知道我会查清楚的,

    不是你说天下太平我就会有同感的!」

    「你想要什么?」

    丰哥问。

    韩佩颖又在一次换上刚刚无所谓的表情:「戏我可以继续演,毕竟还是有一

    点好处可以捞的,但我想从你这边拿到什么呢,我其实还没有个准头,不过你记

    着,你欠我一次」

    就在这个时候,丰哥的门开了,是海骚主播陈海茵走进来了,陈海茵看见韩

    佩颖,有点惊讶地说:「佩颖,你也在喔?」

    韩佩颖站起身,笑着对陈海茵说:「海茵姐,我只是来跟部长讨论一下事情

    的」

    韩佩颖说着,转头看向丰哥:「记得我刚刚说的喔!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

    了啊!」

    说完,韩佩颖走出了办公室,陈海茵还摸不着头绪,看着丰哥:「刚刚是?」

    丰哥摇摇头:「没事,海茵,可不可以你先回去,我等一下再回去」

    「喔,丰,我事来跟你说的,今天我不能陪你,有点事我必须得去」

    「这样喔,好,那没关係,要我派人送你回去吗?」

    丰哥问。

    陈海茵摇了摇头:「不用,我刚刚已经叫车了,只是想过来看看你,跟你说

    一下」

    「好吧,那我就不送你了,我有点事情要忙」

    「好,那拜拜」

    「拜拜」

    「晚上接我电话喔!」

    说完,陈海茵便转身走出丰哥的办公室。

    因为没有陈海茵,丰哥就完全毫不在乎时间地一直在办公室处理事情,而在

    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而在饭店中的王淑丽则是从她的公公房间走了出来,心裡感觉算是满足,心

    想着:「认真的说,爸爸的还比老公的还好呢!而且那一阵往上冲顶,也是蛮有

    感觉的,那把年纪了,还可以做到这样子,算是不错了呢!」

    王淑丽走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发现新来的工读生晋澐站在自己的门口,王

    淑丽走了过去,笑着问:「有什么事要找我吗?等一下,让我想一下你的名字」

    王淑丽看着晋澐一下子,说:「晋澐,对吧?」

    晋澐点点头,很有礼貌地问:「我有点事情想跟淑丽姐你谈谈,不知道方不

    方便?」

    王淑丽笑着点头:「当然可以啊,你等我一下啊,我来开门」

    说完,王淑丽用房卡感应了下门上的电子锁,推开门,说:「请进」

    晋澐进到王淑丽的房间后,王淑丽将门关上,然后跟在晋澐的后面,王淑丽

    问:「有要喝点东西吗?」

    晋澐摇摇头:「不用麻烦淑丽姐了」

    「这样啊,那我给自己倒一杯水,你等我一下啊」

    说完,王淑丽拿起茶水间中的茶杯,用刚刚在吃晚餐前就已经先煮好放温了

    的温水倒了一杯,然后走到两张单人沙发的右边那一张,坐了下来:「你也过来

    坐吧」

    晋澐坐上左边的那一张单人沙发后,王淑丽说:「想问什么或想说什么,就

    都来吧」

    「那我就不客气囉」

    「千万不用」

    晋澐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然后点开照片,秀给王淑丽看,是早上王淑丽在高

    速公路的休息区的厕所裡帮导播为诘吹喇吧的画面。

    王淑丽眼睛瞪大,晋澐一张一张地翻,还点开影片给王淑丽看偷拍的画面,

    王淑丽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为什么,淑丽姐,我上班天就看到这么画面,说实在的,我还蛮

    对新闻界蛮崩溃的」

    晋澐说。

    王淑丽看向晋澐,问:「你知道你这是偷拍吗?」

    「我当然知道啊,不过把这件事闹出去可能也不太好吧,而且还有这个」

    晋澐说着,又往旁边滑,王淑丽瞬间倒抽了一口气,手机萤幕上竟然是刚刚

    不久前自己和公公不伦的画面,晋澐一张一张地翻,而且还录到了王淑丽淫叫的

    声音。

    「淑丽姐,我不知道原来你连自己的公公也可以喔」

    晋澐一边收起手机一边说。

    「晋澐,你做这些事情,想干什么?」

    王淑丽问。

    晋澐耸耸肩,用一种蛮不在乎的语气:「说句实在话,我其实蛮喜欢淑丽姐

    的,当初应徵工读生,我也是因为淑丽姐你来的,不过现在我觉得我得考虑考虑」

    然而就在晋澐说话的时候,王淑丽这老江湖,早已经听出了晋澐的企图,王

    淑丽突然挪动身体,跪到晋澐的双脚前,右手轻轻摸上晋澐的三角洲,王淑丽媚

    眼看向晋澐:「原来你喜欢熟女啊,怎么不早说呢?我对于小鲜肉也是有着高度

    兴趣的说!」

    就在晋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淑丽已经将晋澐的灰色棉裤给拉了下来

    ,一件黑色的四角裤已经半鼓了来。

    「淑丽姐!你这是!」

    晋澐叫着。

    「诶,你怎么这么见怪啊?我做这种事情,应该对你来说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啊,你或许也该考虑一下,也许是我故意给你拍的啊,就是为了要吃你这个不经

    世故却又自以为是的小鲜肉」

    王淑丽边说着边用手掌压着晋澐的阳具,本来就已经是半鼓的四角裤,如今

    被王淑丽这样压着还画圆,变得更鼓了。

    「你……你骗人……」

    晋澐有点焦急地说。

    「喔,我可是主播呢,我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骗人」

    王淑丽笑着回答,然后将手掌抬起,接着又用力的向下压下,连续来回好几

    次,逼的晋澐不断的吸大口气、吐大口气。

    「你……你刚刚还……还很惊讶……」

    晋澐又说。

    「喔呜,我的小晋澐,你真的是好单纯啊!不让你以为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怎么知道你这小伙子到底想干什么,结果,还不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王淑丽说着,用手指弹了下晋澐的阳具的前端,这一弹,晋澐的阳具刹那间

    向上弹跳了一下,接着王淑丽又连续弹了好几下,晋澐的阳具已经充血到整根都

    翘直了起来。

    「好吧,晋澐,这样吧,跟你打个赌吧,你要是在五分钟之内没有被我打出

    东西来,我就任你弄一整晚,不过要是五分钟之内你被我打出浓浓的精液」

    王淑丽边说边捏握了晋澐的阳具一下,续说:「你就给我好好听话,好吗?」

    晋澐心想:「五分钟,肯定是没问题的,平常看一部片子都不会射了,五分

    钟肯定没问题的」,想完,晋澐点头,很有自信地说:「好,就五分钟」

    就在晋澐说完,他不知道等一下的这五分钟到底是天堂般的五分钟还是地狱

    般的五分钟,只说王淑丽一听见晋澐说好,马上拿起手机,计时五分钟一按下去

    后,王淑丽却是不疾不徐地将晋澐的四角裤脱下,阳具像是不倒翁地晃动着。

    王淑丽右手握住晋澐的阳具,缓慢地上下套弄,晋澐看着王淑丽的动作,心

    想:「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做到」

    然而就在王淑丽才上下来回五次后,一股燥热的感觉已经笼罩了晋澐的一整

    根阳具上,王淑丽看似很慢且很一般地上下套弄,但其实是藉由这样慢动作来把

    晋澐阳具上的每一条浮筋和任何一点小特徵都摸熟,而在第三次套弄的时候,王

    淑丽已经能八成透过手掌重心轻微的变化来对晋澐的阳具施压、刺激。

    「痾痾痾这是……这是……你对我你对我做了什么……」

    晋澐呻吟道。

    王淑丽笑了下,此时不过刚过一分钟,晋澐的阳具已经跳动了两三次,王淑

    丽仅用大拇指和食指将晋澐的阳具圈住,然后忽快忽慢地上下套弄。

    「怎么了啊?要不行了吗?我看看喔,才一分二十五秒,多撑一点啊」

    王淑丽笑着说。

    「痾痾痾恩恩哼鞥恩哼鞥……可恶可恶……」

    晋澐呻吟着,屁股都抬了起来。

    王淑丽这时忽然一个反握,然后还变得又快又带劲的勐烈上下移动,王淑丽

    完全不管晋澐的呻吟,另一隻手还突然掐住晋澐的睾丸,将晋澐的睾丸把玩在手

    心中,上下交齐攻,晋澐只撑到了两分钟就射出了大概是两发的量。

    王淑丽站起身,笑看着像是要昏过去的晋澐:「晋澐啊,记得啊,要乖乖听

    话喔!我让你独处一下!」

    说完,王淑丽先走到浴室洗了洗手,然后走出房间,来到走廊上,王淑丽看

    着自己刚刚帮晋云打手枪的手,喃喃自语道:「其实蛮有资质的,加上还没开始

    之前的,已经是撑很久了,而且量也很多,值得栽培」

    王淑丽拿出手机:「喂,丰哥,是你吗?」

    「淑丽姐,你要是来跟我谈条件的,明天再说吧」

    在部长办公室中的丰哥没好气且有点语带不耐烦地说。

    「有人惹你了喔?」

    王淑丽问。

    「没,淑丽姐,你这么晚了,打给我做什么?」

    丰哥摇摇头,说。

    「我是想问问,你们大会还有在招人吗?」

    「你是指?」

    丰哥站起身,问。

    「男学员」

    「你有要推荐的?」

    「恩,算是吧,你还记得你今天送来的那一个工读生吗?」

    「恩……算有点印象,怎么样?他才天就被你下手了喔?」

    丰哥的语气中带着惊讶。

    「不是吼,是他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被我反将一军」

    王淑丽笑着说,还带着一丝骄傲。

    「我还真好奇他怎么敢去针对你呢!」

    丰哥笑着说。

    「这可是说来话长的故事呢,所以有吗?」

    「你真的要我推荐他?」

    「恩,不是勉强啦,但我个人感觉蛮有浅力的」

    「好,我知道了,我晚一点就开始着手这件事」

    丰哥点头说。

    「那就谢啦,晚安」

    「晚安,淑丽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