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曼陀罗天使(书号:18155

【曼陀罗天使】(2)

作者:女巫艾达
    【曼陀罗天使】2

    作者:女巫艾达

    29年3月16日

    字数:5461

    「你怎么回来了?」看到上星期刚被强迫破了处,现在却安然无恙的罗小曼,

    许阳问道。

    「我上星期请了病假,现在病好了回来上学呀。你的额头是不是流血了?」

    罗小曼关切地说。

    她这是怎么了?许阳以前从来没听罗小曼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

    「你又被欺负了吧。我带了碘酒和创可贴,让我给你处理一下吧。」没等许

    阳回答,罗小曼用纤细的小手抓着许阳的胳膊,带他坐到座位上,自己则坐到旁

    边。许阳心惊胆战地坐着,不知她要唱哪一出,会不会是想用这个机会报复自己。

    罗小曼果真拿出了碘酒,用棉棒沾了一些,轻轻地为许阳擦拭着伤口。教室

    里的几个同学都充满惊讶和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疼吗?」罗小曼问。

    「还行。」

    罗小曼把伤口清理好,拿出创可贴给他贴上。

    许阳想起了妈妈。三岁的时候,有一次许阳磕破了腿,妈妈也是如此温柔地

    为他处理伤口的。可是此刻妈妈却远在天边,许阳已经七年没有见到她了。

    「谢谢你,可是……为什么?」许阳问。

    「你说呢?」罗小曼罕见地笑了一下,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

    她真的很难看。许阳想。可她的笑容是那么温柔,触动着许阳心里的某种东

    西。

    「我不知道。」许阳木木地说。

    「我喜欢你。」罗小曼抬起头看着许阳,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这丫头是不是被他们折磨疯了?还是……还是被我破了处,失心疯了?许阳

    心头一惊。

    「哎呦呦,我们的大明星回来啦!」陈玮带着一伙人进了教室,看到罗小曼,

    晶晶率先发难道。

    「快看,她和许光腚坐在一起哎。」陈瑶很八婆地说。

    晶晶看到这种情况,觉得很是新鲜,示意陈玮和小弟们先回座位,自己带着

    陈瑶朝二人走过来。

    「你们两个坐在一起干嘛呢?」晶晶问。

    「我给光腚哥哥上药呢。」罗小曼笑着,脸上浮出一丝绯红。

    「啊哈哈哈哈……这都叫上光腚哥哥了。我看你是想嫁给他吧?」陈瑶差点

    笑岔气。

    罗小曼羞涩地笑了笑,脸更加红了,还拉住了许阳的手。许阳吓得想挣脱她,

    没想到罗小曼瘦长的小手却十分有力。

    「我还成媒人了?」晶晶皱着眉头一脸怀疑地打量着他们,担心他们在联手

    策划什么阴谋。

    放学之后,陈玮带着小弟把罗小曼和许阳扔到了男厕所里。

    「听说你俩好了?」陈玮瞪着他们。

    「没没没有……这娘们儿她她他……好像疯了。」许阳看着疯疯癫癫的罗小

    曼,说话都结巴了。

    陈玮让小弟们抓着两人,自己走到小便池前撒尿,手里还拿着一个杯子。

    「疯了?那也是被你操的,你不对她负责任?」陈玮问。

    「不、不是这样的……」许阳还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如果说「她还不

    是被你们折腾疯了」,又难免挨揍。

    陈玮用杯子接了一杯自己的尿液:「你们俩人是我做的媒,成了咋也不请我

    喝喜酒?来,我请你们喝上一杯!」

    「哥,这是尿啊,这……怎么着也喝不下呀。」许阳跪着,求陈玮放过自己。

    「呵呵,不喝别想走!」陈玮堵住了他们出去的路,「或者让你媳妇儿喝也

    行。」

    许阳看了一眼罗小曼。罗小曼垂着头,默默不语。

    「快点儿喝!要是一会儿凉了你们还没喝下去,老子请你们吃屎!」陈玮威

    胁道。

    「我来吧。」罗小曼伸手,接过杯子。

    「瞧瞧,你还不如一个娘们儿爽利。」陈玮拽着许阳的耳朵,强迫他盯着罗

    小曼喝尿。

    罗小曼一只手捏住鼻子,一扬脖儿,「咕嘟嘟」几下喝完了杯子里的尿液。

    「好喝吗?」陈玮还嫌对罗小曼的羞辱不够,又坏笑着问她。罗小曼皱着眉,

    摇了摇头。陈玮带着小弟大笑着离去了。

    许阳的心里忽然暖暖的,有种无法言喻的喜悦。这么多年了,没有人保护过

    他,关怀过他。而眼前的这个女孩,虽然自己身体瘦弱,却勇敢地站了出来,保

    护着他。许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卫生纸,哆哆嗦嗦地给罗小曼擦了擦

    嘴。

    「这么说,你是接受我咯?」罗小曼忽然问。

    要不要和这个女孩交朋友呢?三个念头飞速地出现在许阳脑海里:,这

    疯女人虽然长得丑点,小穴还是蛮舒服的。第二,自己一穷二白,初中毕业只能

    在家种地,能娶上媳妇儿就不错了,那还有挑三拣四的资格?第三,这女人好歹

    是把次给了自己,如果自己不要她,她也不好嫁人。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好,我接受。不过现在你不许亲我。」许阳闷闷地回答。

    两人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罗小曼的破处视频被传阅了多次,她走在路上

    总要被人指指点点,更别说她和许阳一起出现的时候,几乎人人都会吹口哨、起

    哄。有人拿石头丢他俩,有人对着他们吐口水。有些女生把用过的卫生巾贴在罗

    小曼背上,有些男生甚至会悄悄把精液射进罗小曼的水杯。更别说陈玮晶晶等人,

    一言不合就对他们拳打脚踢。

    从这天开始,罗小曼算是缠上许阳了。上学放学都要喊他一起,下课就坐到

    他旁边和他聊天,连每次被霸凌的时候都硬要拉着许阳一起挨揍。许阳也不知从

    哪里得到了勇气,总是把罗小曼护在怀里,自己去承受那些坚硬的拳头。

    「你这是在报复我吧……」许阳无奈地说。两人刚刚又被殴打欺凌了一顿,

    这时候正一起走在放学路上。

    「我一个人害怕嘛。有你保护我,我就不那么害怕了。」罗小曼噘着嘴撒娇,

    显得更加难看。

    「傻丫头,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保护你?——还有,老子叫许阳!」

    「不是全校同学都叫你光腚嘛……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你叫什么。」

    「老子可是你未来的老公!你还准备这么叫我一辈子?」

    「嘻嘻,那我叫你老公吧。」罗小曼抱住许阳的胳膊,缠着他甜甜地说。

    「一边儿去!没见过女孩子这么没羞没臊的。」许阳无可奈何地看着她。

    「那我走啦~再见光腚哥哥!」罗小曼调皮地边跑边说。

    「呵,臭丫头,看老子不弄死你!」许阳追着罗小曼打。两人追打着,到了

    河边的苇子地里。

    尽管两人都因为缺乏营养而瘦瘦弱弱的,许阳还是比罗小曼力气大些。他把

    罗小曼按在芦苇丛中,然后把两只手都伸进她衣服里,捉住她的两只乳头,使劲

    一捏。

    「哎呦~饶命饶命!」罗小曼蹬着两条小细腿求饶。

    「谁稀罕捏你的胸,真是一点点儿都没有。」许阳放开了捏着罗小曼乳头的

    手,「你让我捏捏下面儿。」

    「不要不要,你一弄就好疼。」罗小曼阻止了许阳要脱下她裤子的手。

    「我就摸摸。」

    「不要不要不要。」罗小曼扭着身子说。

    「我是你以后的老公,你还不让我摸摸了?」

    「中考完再说嘛。现在要安心学习。」罗小曼一本正经地说。可是由于谈恋

    爱(在村里其实不算早恋,大家结婚都早)和被霸凌的缘故,罗小曼的成绩已经

    成了全班倒数,许阳实在想不出她还有什么可学的。

    「我就摸摸,就摸摸。」许阳不由分说把罗小曼按在芦苇地里,把手伸进她

    裤子里,抚摸着她稀疏的阴毛和窄窄的小穴。

    「你的小嫩逼摸着真舒服。我要把手指放进去试试。」

    「不要……哎呀讨厌!」罗小曼抱怨着,小穴的嫩肉却把许阳的手指紧紧裹

    着,许阳感受着罗小曼小穴富有弹性的内壁,舒适极了。

    「真软真舒服,我硬了,你给我夹一会儿,就一会儿!」许阳说着就要扒罗

    小曼的裤子。

    「不要不要!」罗小曼忽然作出了激烈的反抗,把许阳推到一边。许阳一惊,

    打了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

    「哼,又不是没做过,你装什么矜持!不想理你了。」许阳赌气把罗小曼推

    得更远。

    「我怕怀孕嘛……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用手给你弄。」罗小曼看到许阳真生

    了气,连忙服软道。

    「你会么?」许阳有些怀疑地看着她。虽然自己也曾经看过色情杂志,然后

    对着里面的女人自慰,但是让女孩子给自己「按摩」可是次。

    「我试试呗。」罗小曼蹲了下来,温柔地解开许阳的裤扣。

    许阳坚硬的肉棒一下子就从裤子里弹了出来。罗小曼小心翼翼地捧着它,观

    察着包皮上淡紫色的纹路,像是在研究什么科学问题。

    「呐,你用手帮我弄吧。」看着罗小曼十分认真的表情,许阳笑了笑,摸着

    罗小曼枯黄稀疏的头发,催促她帮自己自慰。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罗小曼瘦得像鸡爪一样的小手握住了许阳的肉棒,开始来回抚摸。罗小曼的

    手指细腻柔软,许阳一开始很舒服。可是之后他就发现,罗小曼的动作毫无章法,

    一会儿从上到下,一会儿转着圈,还不时使劲甩一下这根东西,像手里抓着蛇似

    的不知所措。再加上接触的地方比较干燥,许阳被弄得很疼。

    「停停停!」许阳连忙喊停,「你弄得真疼,我给你示范一下,应该是这么

    弄。」

    许阳用自己平时自慰的姿势,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罗小曼抓着自己的细

    瘦的胳膊跟着学,很快也掌握了章法。

    「还有,这太干了不舒服,你沾点唾沫可能好点。」许阳又要求她罗小曼向

    手心啐了一口唾沫,握住许阳的肉棒,照着许阳刚才的样子,有样学样地上下抚

    摸起来。许阳顿时感觉到很舒服,整个肉棒被罗小曼的小手不断刺激着,硬挺挺

    的。虽然没有女人阴道里那么舒服,也比自己自慰要爽很多。

    「好爽!我、我快要射了!」

    「哎呀,你要射在哪里?」罗小曼一下子慌了,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

    卫生纸,放在许阳龟头前面,「你就射这个上面吧。」

    许阳连忙对准卫生纸的中间位置,把喷涌而出的精液射在了上面。许阳的精

    液喷射得很厉害,罗小曼的手上不免也沾上一些。

    「好奇怪的味道呢。」罗小曼嗅了嗅手上的液体。

    「快洗洗手,该回家了。说定了,中考完之后要陪我睡觉哦。」许阳拍了拍

    罗小曼的肩膀。

    「可以可以~」罗小曼洗着手,回头对许阳嫣然一笑,竟然有点好看。

    之后的日子里,许阳无心看书学习,一心只想着考完试和罗小曼共度春宵。

    虽然平时被欺负被骂是常有的事,但是心里总是美滋滋的,因为装了罗小曼。

    中考之后,许阳急切地去找罗小曼,发现她已早早地交卷回家了,手机也打

    不通。他焦急万分,在罗小曼家楼下等她,却从邻居口中得知他们已经搬到城里

    了。许阳日复一日地拨打着罗小曼的电话,直到她停机。他才知道,罗小曼的手

    机也换了号码,各种方式都联系不上。许阳以为罗小曼出了什么事,焦虑得寝食

    难安,却又毫无办法。

    直到两个月之后,许阳在路上遇到了中学的老师,才得知罗小曼中考考了650

    多分,以全校的名次考上了省重点高中。这是晶晶都望尘莫及的学校。

    并且,罗小曼的父亲在发现小三拿自己的钱包养了小白脸,生的儿子也并非

    自己亲生。他后悔莫及,千方百计地把罗小曼和她的妈妈接走了。

    「人家上城里过好日子去了,以后没准还会出国留学呢。你呀,就别惦记她

    了。」老师苦口婆心地劝道。

    许阳听了,心一点点凉到了极点。原来,罗小曼只是拿自己当掩护,让大家

    误以为她早恋、不学习,对她放松警惕。其实她一直在铆足了劲儿地准备中考,

    用优异成绩对晶晶进行最好的报复。他是否只是罗小曼手中的一个棋子?罗小曼

    是否对他付出过哪怕是半点的真心?许阳越想越困惑,越想越痛苦。

    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

    妈妈说,妈妈爱你,不会离开你的。

    罗小曼说,你是我未来的老公。

    原来这些都是假的……我再也不能相信女人的话了。许阳暗暗发誓道。

    这就是关于许阳初恋的回忆。初中毕业后,许阳没有再读高中,一直在家务

    农。直到奶奶去世了,他才来到城里打工。他租的是最便宜的地下室,做的都是

    清洁工一类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城里商场中的奢侈品琳琅满目,名车一排又一

    排,妹子一个个肤白貌美,可是都和他没有关系,许阳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此时此刻,落魄的许阳正在办公室里打扫卫生,不知不觉就打扫到了深夜。

    看到光洁整齐的办公室,许阳满意地擦了一把汗,放下了手中的抹布。

    第二天早上,许阳由于晚起了五分钟,没挤上公交车,迟到了一会儿。刚到

    办公室,就看到了秘书小安的一张冷漠脸。

    「你怎么迟到了?」

    「额,不好意思,我……」

    「别废话了!新来经理觉得你打扫得不错,要当面表扬你呢。你去她办公室

    吧。」小安没好气地说。

    许阳战战兢兢地走进了昨天认真打扫过的经理办公室。一尘不染的办公桌后

    面,坐了一个女人。

    「罗小曼?」许阳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二十七岁的罗小曼比十四岁的她漂亮多了。她长高了,身材变得丰满诱人。

    脸色健康,白里透红,雀斑都少了许多。以前淡淡的五官,现在显得玲珑精致。

    头发乌黑浓密,完全没有了之前营养不良似的稻草颜色。唯有细长的双眼、白皙

    的皮肤和脸的轮廓,依稀看得出当年的痕迹。

    许阳的情绪仿佛火山一般喷涌而出,一时间,他想把他这些年的伤心、愤怒、

    思念和困惑都告诉这个女人。可是他怂了,和中学的时候一样,不敢为自己说一

    句话。现在,这个女人是他的老板,他的上司。一个下级再愤怒,又能对上级说

    什么呢?

    「真的是你啊,」罗小曼轻笑一声,更显妩媚风流,「我以为是同名同姓呢。」

    许阳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不知所措。罗小曼见状,热情地招呼许阳坐下,给

    他倒了一杯热茶。许阳拿起茶,手却止不住地哆嗦,把茶水洒了出来,流在裤子

    上。

    「哎呦。」罗小曼连忙拿出纸巾,帮许阳擦去裤子上的茶水,手不经意间伸

    到了许阳两腿中间。

    「罗、罗总……」许阳躲闪着。

    罗小曼停了手,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抬起一双媚眼,玩味地看着眼前

    手足无措的男人。她弯着腰,许阳了看到她胸前一道深深的乳沟。这胸至少D罩

    杯吧……那个瘦小丫头的胸什么时候发育得这么大了?许阳悄悄咽了口口水。

    「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和小时候比如何?」

    「啊,罗总,真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您,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当然您小时

    候也很可爱……呵呵呵……」许阳连忙拍马屁道。

    「你记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一件事情?」罗小曼说着,在许阳旁边坐下来。

    「什么?」许阳一时没明白罗小曼的意思。

    「就是我答应你中考之后要为你做的事。」罗小曼歪着头看着许阳,眼中带

    着调戏的坏笑。

    「好、好像有点印象……」许阳想起了他和罗小曼的约定,却不知道罗小曼

    现在提起这事是什么意思。

    「那我现在给你,你敢要么?」罗小曼轻笑道,红润的双唇中吐着熟悉又诱

    人的香气……</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