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一:放过我!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李沁睁开眼睛。

    视野昏暗又模糊。

    墙上的锻铁花纹护栏里有盏熄灭的煤气灯,桌子上竖着架油腻腻的青灰色银烛台,那支牛油蜡烛快烧到底了,烛焰像团朦胧的影子,左右摇晃,让人内心不安。

    这是哪?

    他深吸一口气,烛蜡的味道、霉味、药味、酒精味……冲进鼻腔,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呛得他蜷起身子,咳嗽起来。

    勉强止住咳嗽,嘴里却泛起铁锈似的血腥味儿。他喘息着撑起身子,打量四周。

    木板墙上嵌着扇浑浊的发黄的圆玻璃窗,窗边挂着毡帽、黄铜口哨和木版画,窗外很黑,浓雾把煤气灯的光芒掩盖得很微弱,视线越过起伏的屋顶,隐约可以看到远方高耸的巨大烟囱和钢铁支架。

    一艘蒸汽飞艇缓缓掠过半空,排气口里偶尔喷出几朵暗沉的橘红色火花,雷鸣般的闷响传出老远。

    夹着煤烟的寒气从钉死的窗缝里钻进来,打在脸上,他一个激灵,心脏砰砰乱跳起来。

    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碎片浮上脑海。

    这里是新历973年的冈堡,斐列帝国的首府,全世界工业发展最鼎盛的城市之一。

    杂乱的画面走马灯般快速闪逝。

    蒸汽机械、煤烟雾霭、繁荣、肮脏、大麻烟四处弥漫……

    这不是地球。

    难不成?

    李沁展开双手。

    手指修长,手掌很饱满,他翻过手背,苍白的皮肤衬得青色血管分外明显——这是一双陌生的、年轻人的手,看起来缺乏营养,但还算健康。

    是真的。

    他穿越了。

    李沁愣了好一会。

    作为一名被确诊了胰腺癌晚期的海军陆战队军官,他在手术台上有过无数次再活一次的妄想,妄想……成真了?

    他回过神来,狠狠擦了两下鼻子,习惯性的去摸裤兜,却没摸到烟,只好闷声咳嗽了一下,继续观察身边的环境。

    现在他脑子很乱,压根理不清思绪。

    这具身体是什么身份?这里安不安全?都是未知数。

    他面前有张桌子,桌面很大,左半边摆着玻璃瓶、坩埚等器皿,右半边是许多张凌乱堆叠的手稿。中间部分的木书撑上躺着一本书,书封上斑驳褪色的鎏金描绘出双蛇杖的图案。

    书的边上是脏兮兮的陶杯、茶匙,还有一瓶半开的贴马头商标的墨水瓶。羽毛笔下压着一张莎草纸,纸上是古怪的黑红色的符文和阵图,透着股夹杂了血腥气的墨臭。

    阵图上有一行字。

    这些字?

    “银白月光照见前路……”

    李沁艰涩地读懂了纸上的血字。

    这是大洲上流通的埃蒙语,他却能认出来,是得益于脑袋里那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这时,纸上那行暗红色的字迹像虫子一样蠕动了一下。

    李沁一个激灵,视野突然模糊了一下,又清晰起来。他再定神去看,那些字又恢复了原样。

    “幻觉?”

    李沁心里犯起了嘀咕,他眼睛一瞥,在银烛台边看见了一件小臂长短的棕色刀鞘,鞘口雪亮包银的雕饰映着烛光,三颗不知真假的欧泊石色彩瑰丽。一柄樱桃木柄的短刀倒在一旁,刃上还有血迹。

    李沁突然记起了什么,抬起左手一看——食指肚上有一道伤口,不过已经结痂了。

    一些断续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就在刚才,“他”用那柄短刀割开了食指,把鲜血融进墨水,写下了法阵和咒语。

    “真他妈邪乎。”李沁骂了两声,拿起了短刀。

    对着烛光,雪亮刀刃的倒影让他目睹了自己的尊容——一个留着黑发年轻人,棱角分明,算得上英俊,虽然皮肤憔悴苍白,却处处透露出黄种人的特征。

    就在这时,他的意识突然一阵空白,那些凌乱的记忆碎片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强行拼凑到一起。关于这张脸的信息,也于刀绞般的剧痛中浮现出来:

    雷·贝德维尔,伦哥威治教区福利院里的一名孤儿。

    即使在冈堡,这个鱼龙混杂的大都会,雷的东方血统也不多见,四岁时,他被坚信东方人能带来好运的典当行老板贝德维尔夫妇收养,摆脱了日后成为童工的命运。

    今年十九岁的雷,是梅迪丽大街警察局的见习警员,三天前,他收到了一份遗产,其中包括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关于炼金术,甚至涉及到神秘学的书籍。

    遵从书上的知识,雷布置了仪式。

    记忆至此断裂。

    他再次清醒时,就成为了从地球魂穿过来的李沁。

    李沁又瞥向那张画着暗红色神秘阵图的莎草纸,又把目光移到那本摊开的《月照之路》上。

    这本书,是独居在梅迪丽大街六十五号的赫本·阿伯特赠予雷的遗产之一。包含那张阵图在内的神秘仪式,都是这本书上的知识。

    融合了雷的记忆,李沁对这本书印象很深,不过关于这本书的一些细节,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李沁想了想,在桌上翻找起来,书边凌乱落着许多张手稿,里面除了炼金术学习笔记,还有雷·贝德维尔对日常的记录。

    李沁找到了他需要的信息:

    “7月11日;我得珍惜见习警员的工作,虽然戈登没说,但我猜他至少为此付出了五镑以上的代价。”

    “7月12日;真想拥有一辆汽车啊。”

    “8月16日;伍迪终于不再让我端茶送水了,从今天开始,我的工作即将步入正轨。”

    “8月17日;打牌。”

    “8月18日;打牌。”

    “8月19日;打牌。”

    “8月20日;我的牌技终于不再那么臭了,但我必须停止颓废下去。雷!你忘了戈登的付出了吗!如果不背完《分析机原理与使用》的话,你肯定没法通过转正考核!”

    “8月21日;打牌。”

    “8月24日;没钱的日子阴郁又绝望,没什么好记录的了。”

    “9月12日;炸鱼薯条店的克莱儿不小心把醋洒在我身上,她对我道歉了,让我明天去她家拿洗好的衣服。她八成是故意的。”

    “9月13日;我喜欢她的嘴唇,比布丁还柔软。”

    “9月23日;我为赫本先生驱赶了几名非法入侵的小偷。可惜,如果有配枪的话,我不会让他们走得那么轻松的。”

    “9月25日;可怜的赫本先生,他感染了热病,竟然没有一个亲人来照料!虽然他性格孤僻了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睿智而博学的人,我去弗拉奇医院看望他的这几天,他很多话都启发了我。”

    “9月30日;我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赫本先生,我的朋友,竟毫无征兆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10月8日;我收到了一份遗产,是来自赫本先生遗嘱指定的赠予。难以置信!赫本先生竟然还有另一重身份,他不仅仅是一名打字员,还是一位神秘的炼金术士!我得好好保守这个秘密。”

    “10月15日;原来炼金术如此伟大,但其中涉及到神秘学领域的知识却让我忐忑不安。为什么斐列帝国安全法案与教会的异端裁决条例要限制神秘学传播?甚至每年都有私自探究神秘学的不法者被绞死……天哪,就在几天前我还在伍迪警官的命令下焚毁了一批禁忌书籍,而现在,我竟把自己关在阁楼里,日以继夜地沉迷其中!雷!是时候清醒了,这样下去,等待你的将是灰骑士的铁蹄与车轮!”

    “10月18日;我终究没有抵挡住诱惑,可追索真理又有什么错呢?”

    “10月19日;我又做了那个梦,月光像水银一样,流淌在林地中,是谁在我耳边低语?”

    “10月21日;我受够了见习警员的工作!那些黑帮小子知道我没有执法权,甚至敢当面羞辱我!我会找回这场子的!今天下班前,伍迪竟然还骂我没有按时探问街区里那些有案底的潜在罪犯?这头肥猪难道不知道,就是他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占据了我的时间吗?等着吧,我迟早用他那油腻的胖脸擦鞋!”

    “10月24日;糟糕的一天,操!连克莱儿这婊子都对我闭门不见!去他妈的,我该考虑换个情人了。”

    “10月25日;生活不会永远晦暗无光,我终于进入月照之路了。来吧,雷,你将获得真正的力量——耳畔低语越来越清晰了,是你吗?赫本老师。”

    “10月27日;他们说我最近有点神经质,这群婊子养的!”

    “10月28日;令人沮丧,竟然连戈登也认为我神经质。雷,冷静下来,你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了。该死的,书上的知识不厌其烦地提醒我接触灵界有多危险,可我竟然自大地忽视了这些话!停下来吧,我可不想真的变成疯子,更不想被拖上绞刑架!”

    “11月……哈,怎能奢望平庸之辈理解我的追求!”

    越是往后,手稿的字迹和逻辑就越凌乱。

    把后面的手稿与前面的对比,可以发现,雷的精神似乎的确出现了问题。

    昏黄烛光下,李沁舔湿手指,翻阅着手稿的同时皱起眉头。

    从这些日记里,不难发现,雷·贝德维尔本来是个普通人,但那份遗产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

    “月照之路,耳语,幻觉……看起来,探究神秘学会导致不知名的危险。不过他具体怎么死的?”

    李沁摸着下巴,忽然见到《月照之路》下,还压着一角手稿。

    把手稿抽出来一看,那上面的字迹尚未干涸,竟然也是用鲜血写就,像一团团暗红色蚯蚓,笔记中透出的癫狂与恐惧令人触目惊心:

    “赫本老师!放过我!”

    赫本?那个死了的赫本?。

    一阵意义不明的呓语在耳边响起,李沁身子突然僵硬起来,后颈一阵发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趴在他背后呼吸。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