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四十九:交易筹码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发条留声机发出声音时,雷观察四周,除了留声机边上的一个半米长宽的皮革箱子,没有看到其他的机关。

    刚好在他靠近的时候,这个发条留声机就被启动了,隐藏在暗处的人,是怎么操控它的?

    咔嗒咔嗒咔嗒,发条回旋,齿轮咬合转动,留声机继续发出声音:

    “打开我身边的箱子,拿出一卷羊皮纸,还有羽毛笔。”

    “箱子里还有调配好的灵性媒介,当然,如果你不信任我们的话,也可以使用你自己带来的灵性媒介。”

    “箱子里有一份蛾粪土的炼成阵,当然,如果你不信任我们的话,也可以使用你自己的炼成阵,前提是你带够了炼成所需的交换物。”

    “现在,请在留声机旁,完成一次炼成。”

    “完成炼成后,请向四周展示你的炼成阵和交换物。”

    “原谅这里简陋的条件吧。”

    “请不要耍花招,我们不想失去一个新朋友。”

    嘎嘎嘎嘎——

    发条留声机回转到尽头,停了下来。

    雷蹲下,左手提着风灯,右手掀开箱盖。

    箱子里有一些炼金用的材料,两摞羊皮纸,两式各三份。

    一摞羊皮纸是空白的,另一摞羊皮纸上有已经画好的炼成阵基底、公证、密契、信标、物质符号,只差填充灵魂符号,这就是一张完整的炼成阵了。

    这张炼成阵指向的里世界物质是蛾粪土,蛾粪土是里世界中随处可见的土壤,毫无用处。那么,这张炼成阵的作用,应该只是用来筛选与会者的。

    炼成阵的公证符号是“无光之月”,雷在莫兰的那本神系起源上见过,这是一位不需要信仰的公证者。

    但雷不会贸然接触陌生的公证者。

    把羊皮纸在箱子上铺开,雷开始描绘希铁炼成阵。

    用最基础的圆形基底,箱中提供的低阶灵性媒介,还有概括度中等的希铁符号。很快,炼成阵完成。

    雷用箱中提供的铅锭作为交换物,完成了炼成。然后起身,展开炼成阵,向四周展示了一圈。

    ……

    废弃工房内。

    曼陀罗视线越过破窗,看见雷展示着手里的炼成阵。

    “灵性媒介失去了活性,炼成成功了。”她撩了一下额边的头发,“看起来他不是猎犬。”

    “雾教信徒可没法把全知之眼用得这么熟练。”说话的人是“安格列”,就算披着斗篷,也掩盖不住他魁梧健壮的身材。

    曼陀罗、安格列、黑杰克、荷官,是集会中资历最老的四个人。剩下的四男一女,有三个人是上次集会才出现的,其中两个男人,也是这次集会的新人。显然,他们没什么发言权。

    “那么,看来大家都同意接纳这个新朋友了。”荷官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朝亚摩斯点了下头,“那就让他过来吧,黑杰克,请收起你的能力。”

    亚摩斯有点惊讶,荷官突然对他礼貌起来了。

    “没问题。”亚摩斯说。

    ……

    雷放下炼成阵。

    他的视野突然变了,就像一块沾了油尘的眼镜被重新擦亮了一般。

    左侧十三米外,一间废弃的工房窗口突然亮起橘红色的火光,许多影子在房间的墙壁上摇曳着。

    “这里!”

    里面有人喊道。

    “原来就在我边上……”雷心想,“就在我边上,但我刚才没发现他们,这和《格芝哥之歌》里面描述的魔术师的能力有点像。不过,是他的能力影响了我的视觉,还是直接在物理层面上干涉光学现象而达成隐身效果?如果是后者的话,使用能力的人应该是灵魂升华不止一次的超凡者。”

    他谨慎地靠近废弃工房,看见九个戴兜帽的人围坐在篝火堆旁。

    “我是荷官。”一个大烟嗓的瘦削男人说,“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吗?朋友。”

    荷官?一个明显的代号,这跟他的能力有什么联系?雷脑子里立刻浮现出这个想法。紧接着,他想到了“学徒”“左轮”这些代号。

    但思索了一瞬,雷没用这些可能暴露信息的代号。

    “猎鹰。”他找到篝火边的一个空位坐下,随口沿用了前世的部队的代号,“你们可以这么称呼我。”

    他刚说完,所有人都投来警惕的目光。

    “我们有时会这么称呼那些灰骑士。”有人干巴巴地笑道。

    “那真是一个有趣的误会。”雷平静地说。

    “要不是确认过你不是雾教的人,你差点吓了我一大跳。”荷官说着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四十分钟,没其他人过来的话,集会就开始了。”

    他说完后,大家都沉默下来。

    雷打量着其他人,但只能从身材和眼睛大致辨认出对方是男是女,得不到什么额外的信息。

    很快,四十分钟过去。

    “爱丽丝呢?”

    说话的人是除了曼陀罗之外,这儿的另外一个女人。虽然用“毒蛇”这种代号来宣示自己不好惹,但从她略显幼稚的声线,和微微颤抖的语气来看,这是个外强中干,不,是外干中干的货色。

    “泰博恩刑场上周绞死了一个金发女人。”安格列瓮声瓮气地说,“妈的,那些市民听说要绞死的是一个长相漂亮的超凡者,都争先恐后抢着去观刑,我听说那天卖出了3万张票,比蒂芬妮的演唱会还火热得多。”

    “可不是,看台上的人都把脖子伸得跟鸭子似的。”荷官轻笑道。

    “那应该不是爱丽丝吧。”毒蛇攥了攥拳头,“我想她只是这次没来参加集会而已。”

    “谁知道呢。”曼陀罗觑了毒蛇一眼,懒洋洋地说,“也许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我绝不会被抓到的。”毒蛇用力地深吸着。

    “好了,看来这次集会只有十个人参加。”荷官又看了一眼手表,“开始吧,还是老规矩,让我们的新朋友们先来。”

    “我得先跟你们解释,这是一场以为大家解决问题,提供利益为目的的集会,但这儿没人是无私的奉献者,说说,你们有什么问题,带来了什么,想要得到什么?”

    他看向新来者,最后把目光停在雷的身上。

    雷明白,这是要求他先行摆出筹码。

    他为这次集会做了充分准备。根据从萨拜因那里获得的信息,高炼成度的希铁价值不菲,炼成黑色符文清晰的希铁,甚至被视为是炼金术大师的标志。

    两块炼成度98的希铁,是他的准备的筹码,但如果一开始就把筹码扔出来,他就会落入被动,没法再掌控这场赌局的后续发展。

    “我带来了一点希铁。”他说,“但我还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如果我看到我需求的东西,我会展示我的货物质量的。”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