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六十三:语言老师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玛丽……艾尔?”

    洛愣了一会。

    “那是谁?”

    “不知道就算了。”

    雷没打算再深究下去。

    看起来,她没听说过玛丽·艾尔。

    难道官方通缉的是苏的人格?又或者,玛丽·艾尔只是一个假名,官方超凡部门不愿意因为名字而暴露关于她的秘密。

    现在他对于如何处理洛这个不稳定因素还没什么头绪,只能暂时把她哄住了。

    “不过我有个秘密,你想知道吗?”洛忽然说。

    “什么?”

    “这里。”洛用中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这里面住着一个恶魔。”

    恶魔?

    雷若有所思。

    她指的是苏?

    但冷静理智的苏其实才更像是主人格,只有近期才形成,或以往很少出现的人格,才会像洛这样,缺乏常识和对世界的认知。如果说出这番话的是苏,她认为洛——这个拥有莫名强大的力量,又精神不正常的人格是恶魔,也许才更说得通。

    “为什么这么说?”

    “我就是知道。”洛神秘兮兮道。

    “好吧,好吧。”

    这个女孩身上的谜团太多,雷完全没法理清来路。

    他暂时不知道能稳住洛多久,不过洛虽然对世界缺乏认知却意外地听话,如果教会她规避风险,以她的自保能力,根本用不着他来多事。

    把洛哄在房间里待着,雷离开住宅,来到梵舍广场边的商店街。

    回家时,他带上了食物、女人的衣物和日常用品,还有几本流行的狗血爱情小说。

    ……

    雷为洛解开手铐,给了她去半个小时去盥洗室的自由后,又以封锁她脑袋里那个“恶魔”为由,重新把她铐在床边。所幸食物衣服还有女人钟爱的小说让洛找到了乐子,她对此并无怨言。实际上,这比前几天她流落街头的日子可舒服得多。

    做完这一切,雷松了口气,来到地下室。

    “多亏这阵子的锻炼小有成效,我才在那头邪物手底下撑过了一会儿,王之沉沦药剂应该还能给我不小的提升。”

    “不过单纯的身体能力的局限性很大,我的超凡能力目前只有辅助作用,论自保能力,黑杰克的隐形比我强很多……我没法保证每次对上其他超凡者都能用计取胜,得找到进一步升华灵魂的办法,暂时来说,异常保管处里的笔记是没办法接触到了,只能期望下一次集会了……”

    “上次的集会中,黑杰克只和我交易过,他死讯传得很快……荷官他们知道这个消息后,多半会认为是我干的。”

    “这倒是个好消息,他们认为我干掉了被邪物寄生的黑杰克,只要下次我把完美炼成的龙息草带去,他们应该不会再怀疑我是虚张声势。如果能主导那个地下集会,利用那些地下炼金术士,我可以做很多事……收集神秘学知识……甚至可以利用他们对付劳伦特……”

    “不过下次集会中,我得留心别人在交易品上动的手脚。可惜,我为了安全而没拿回单片眼镜,也没法研究出黑杰克在那上面动的是什么手脚,不然下次就可以预防这种手段了。”

    “不可预测的危险太多,我还是实力不行,得尽早提升。没法进一步升华灵魂,还是先完成完成短期目标吧,把王之沉沦药剂配制出来再说。”

    “对了,那本《海洋地理》。”

    雷整理着思绪,一边打开保险柜,拿出《海洋地理》。

    坐在实验台边,雷开始阅读书中内容。

    单看内容,这似乎就是一本普通的介绍海洋地理的书籍。

    但书中关于航海时的天文定位法的介绍内藏玄机。

    航海士用六分仪观测日月星辰的高度,并且从航海天文历中查到特定世界时间的天地坐标,根据观测高度与真实高度的高度差,就可以通过公式计算出船位线。只要测量出两道船位线,就可以通过两条船位线的交点,确定船在海洋中的位置。

    雷拿到的这本《海洋地理》中,却有一份特殊的《航海天文历》,或者说是《里世界天文历》。天文历中还隐含了了将里世界坐标表示为信标的办法。

    除此之外,书中还有六分仪的构造图纸。

    阅读了两个多小时,雷大致了解了测量信标的办法,并做下了笔记。

    “原来里世界的信标是这样测量的,这应该是炼成阵的五大部分中最简单的一部分了。不过我被那头邪物堵在魂所里,暂时还没法探索里世界。目前能做的,就只有尽快学习丹汀文了。”

    ……

    次日清晨,雷到分局走了一趟。一般来说,丢失枪支这一过失,严重的会受被降职,不过考虑到雷丢枪的原因是因为被卷入了异常案件,所以他得到的是停职一周的处分。

    不靠警察那点儿薪水过活的雷当然是乐见其成,出售希铁赚到的钱还剩300镑不到,够他宽裕好一阵子,近期不必为钱而继续炼成希铁,时间便陡然充裕了许多。

    搭上公共马车,按照波希雅给的地址,来到伊思灵顿——西城的住宅区。

    伊思灵顿的白弗伦街2号,就是克里斯汀·艾尔弗雷多的宅邸。

    温暖的棕红色复折式屋顶,冬日依旧翠绿的爬藤覆满山形白墙,银栅门后趴着一只白色牧羊犬,浓厚杂乱的毛发像伞一样遮住了它的头部。

    雷走近院门边,取下门铃摇了摇,很快有女佣过来问道:“您是?”

    “我来拜访艾尔弗雷多小姐,有人推荐我向她请教丹汀文。”雷说。

    “哦,我听说过了,您就是贝德维尔先生吧。”女佣礼貌地把雷迎进宅邸,“您来得正是时候,要是再晚几个钟头的话,艾尔弗雷多小姐就要出门了,周二的午后她就会去学校教文法课。”

    女佣把雷引进宅邸。

    雷发现克里斯汀的宅院里动物出奇的多,他只草草观察,就看到一只黑脸白身短毛猫趴在棕红色屋顶上凸出的老虎窗边,像个高高在上的法老一样俯视着下方,一只褐色的长尾猴扒拉着葡萄藤,两只红嘴乌鸦墙沿上扑腾着翅膀,几对无耳兔在草地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

    看起来这位语言老师似乎是个宠物狂人。

    把雷带到起居室,女佣进屋通知克里斯汀的功夫,雷观察着屋子里的摆设,装潢的整体风格给人以贴近自然的舒适感。

    忽然雷身边,一根树杈形鸟架上的秃毛鹦鹉朝雷怪叫了几声。

    雷坐在椅子上,看向秃毛鹦鹉。它歪着脑袋,似乎是见雷没听懂,又怪叫了几声,这回雷隐约听明白,它似乎换了种语言。

    雷正准备自己唯一能熟练使用的埃蒙语问问它在说什么,一个穿着淡黄色丝绸袍子,戴着六圈珍珠项链,酒红色头发高高盘起的女人出现在走廊中。

    “别理它,雷。这是个满嘴脏话的家伙,我也不知道它从哪学到恶习的。”克里斯汀说着瞪了秃毛鹦鹉一眼。

    “没关系,我一句都听不懂。”雷起身微笑道。

    “看吧,这就是掌握多门语言的必要性之一了,不然别人骂你你都若无所觉。”克里斯汀笑道,“先到我的书房来吧,我今天没太多时间,我想今天就教你一些基础的文法。”

    “打扰了,克里斯汀小姐。”雷跟着克里斯汀向书房走去,一边问道:“冒昧地问一句,我需要为学习丹汀文支付多少酬劳?”

    “哦,不需要,教你学丹汀文这件事,已经算我的工作了。波希雅拨给了我一笔津贴。”克里斯汀打开书房的门,阳光透过落地窗在地板上洒满金色光斑,高大的三排书架里满满当当都是封装精美的书脊。

    “我倒不在乎那些津贴啦。”她笑了笑,“等波希雅搞定申请资质的事,你也是协会里的人了,这点小忙我很乐意帮。”

    “克里斯汀小姐也加入了炼金协会?”雷从女佣那儿知道克里斯汀是私立学校的语言老师,听了克里斯汀的话不免有点惊讶,暗地里钻研炼金术许久,雷知道炼金术士的时间是永远都不够用的,怎么还有闲暇去当老师?

    “是的,我也是炼金协会的会员。不用惊讶,如果你也成为了超凡者,你就会知道,回归普通人的生活是件很能舒缓压力的事儿。当然,有的人解压的方式是酒会、赛马、旅游和赌博什么的。”克里斯汀走到书桌后方坐下,示意雷坐到对面,“你有丹汀文的基础吗?”

    “几乎没有。”雷以前偶尔去原初圣教教堂参加葬礼时,听神父念诵悼词时说过丹汀文,而且从没听懂过。还有上公立中学时,平民学生虽然不上丹汀文的课程,但不少人爱把会说几句被打上贵族标签的丹汀语当成炫耀的资本,他倒是耳濡目染,记住了几个简单的词汇。

    “哦,没关系,就算你毫无基础,也可以很快把它学好。嗯……让我看看……”克里斯汀起身开始在书架上翻找书本,“你要知道,丹汀语和埃蒙语都是出自同一语系。起初我也认为它可怕极了,不过在老师的教导下,我花三个月就掌握了它。后来我学习波黎语时,把掌握它的时间缩短到了五周。你要知道,学习语言不完全是死记硬背,如果你能弄清内在逻辑,就能比较轻松地掌握它们。”

    ……

    PS:今天梳理后续剧情花了不少时间,所以只更一章了,不过你们可以把它看成是1600字的两章,咕咕咕!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