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六十四:解读密契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三天过去。

    雷每天上午都到伊思灵顿的克里斯汀家中学习丹汀语文法课程,也拿到了私立学校的课本和丹汀语字典。

    因为丹汀语和埃蒙语出自同一语系,升华的灵魂也让雷拥有了更强的思维能力和记忆力,他学起丹汀语来基本没遇到什么障碍,除了词汇需要用花时间积累,他很快就大致了解了丹汀语的逻辑框架。

    克里斯汀观察了雷的学习进度,也不吝褒扬地说:“你的学习进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多了,如果不苛求发音地道和用词优雅的话,你很快就能初步使用它,并通过字典的帮助来阅读一些简单的文本了。”

    深夜,梵舍三号住宅地下室。

    雷把鲜血王冠炼成阵上的密契抄录在莎草纸上,在煤气灯光下捧着字典。

    过了一会儿,他在密契中的某句话下方划出一道横线。

    “这句话里,虚无世界、真实世界这两个关键词,代表的应该就是里表世界了。加上‘祈求’、‘交换’,这些关键词,这整句话应该就是密契中的咒祈。用来请求神明,并指向特定的交换物。

    “我在字典上没能查到的这个词,可能就是鲜血王冠的在丹汀文中的表述。”

    把密契中“咒祈”的部分摘出记录,雷继续研究密契的其他部分,把注意力集中到其中另一句话上。

    “淌落……血……剥离……欲望……唯……崇高……杯……永世长存。”

    这句话佶屈聱牙,雷对照丹汀文词典,耗费大量时间,虽然找到了一部分词汇的含义,却没能把它的整体意思琢磨通畅。还是昨天在克里斯汀家中,他装作不经意地提出问题,弄明白了某些词汇的冷僻用法,才大略搞懂这句话的整体含义。

    “这句话,应该就是用来沟通猩红之杯的了。”

    雷把它也摘开抄录到莎草纸上。

    “我之前的推测不准确,看来密契不止两部分,而是三部分。”

    他继续把注意力放到密契的另一部分上。

    这一部分更加晦涩难懂,其中有着“真实虚无,万物恒常”之类的关于里表世界物质交换的基本规则,还有“让狮子带走肝脏,让老鹰叼走肺脏,让豺狼衔走胃脏,让猴子叼走肠脏。”这类隐喻,似乎是信奉猩红圣杯需要布置的仪轨。

    雷不准备让猩红圣杯充当公证者,这一部分与密契便没必要钻研过深。

    整理了关于密契的研究笔记,收起翻译记录,合上字典。

    雷拿出希铁炼成阵,把所有梵萨文抄录下来,然后又打乱词序,重新抄录了一遍。

    做完这些,已经到了深夜10点,实验台边的铁锅上传出轻轻的咕哝声,热气散发到地下室的玻璃窗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壳。

    雷打开锅盖,里面是研磨过的春黄菊粉末。

    看了看溶液的颜色,雷又调整炉火,等待了十分钟。

    “差不多了。”

    雷提起铁锅,把略显浓稠的春黄菊溶液倒进玻璃瓶里,等溶液冷却后,静止片刻,过滤渣滓后,又加入植物蜡,继续加热,调成膏状。

    ……

    二楼。

    洛趴在床上,翘起小腿,完全看不出她是个肋骨受伤的人。她面前摊开着一本《安吉丽娜·贝雷斯福德》,一本讲述了一名福利院女孩如何被一位英俊而且身具美德的骑士爱上,二人历经坎坷,最终却发现与对方互为兄妹的小说。

    她已经沉迷小说三天,眼眶发黑,依旧聚精会神。

    雷把装春黄菊浸膏的瓶子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伸手合上她面前的小说。

    “喂!”洛喊了一声,猛地坐起身子,蹙眉看向雷。

    “我得打扰你一会儿,难道你不想休息一下吗?”雷说着又拿起玻璃瓶,往里面添入固色剂,用细铁条缓缓搅拌起来。

    “我还没夹上书签呢。”洛不情愿地嘟囔说。

    “就一会儿,我会再给你买两本小说的。”雷发现这一招出奇地好用。

    “那就没问题了!”洛咧嘴笑了,看见雷手中的玻璃瓶,“那是什么?”

    “你不想让你的头发变得和安吉丽娜一样吗,书里那个漂亮的金发女孩。”

    “哦,我觉得她太笨了。不过仅仅是头发的话,还挺有意思的。”

    洛扒过一缕头发,昏黄的煤气灯光在发丝缝隙间扩散成血一样的红光。

    “那就躺下。”

    雷让洛躺到床边,露出大半个额头,用枕头固定了脖子。

    然后他用梳子把春黄菊浸膏梳到洛的头发上。

    “喂!”洛突然咯咯大笑起来。

    “嗯?”

    “你弄得我太痒了。”洛不停地笑着,“这还要多久?”

    “快了,再忍一会儿。”雷用梳子蘸满浸膏,“你脑袋里,恶魔,还是没有出来的迹象?”

    这几天他都没有看到苏的人格出现。

    “哦,我不知道。”浸膏的冰凉缓解了梳子尖带来的痒感,洛缓过气来了。

    “我昨天告诉你的事还记得吗?”雷没再追问苏的事。

    “哦,外面有人抓捕我,所以尽量不要引人注目。不要相信……”

    墙上挂钟嘀嗒响着,洛一字不漏地复述着雷的教导。

    ……

    清晨,雷打着呵欠,离开香街公寓。

    昨夜为了帮洛染发,熬到了接近凌晨三点才入睡,虽然灵魂升华者的睡眠效率比普通人高,短短四个小时还是没能让他完全恢复精力。

    今天是克里斯汀外出的日子,雷没有文法课程,他准备到收藏家俱乐部走一趟。

    搭乘公共马车,清早的晨雾还未散尽时,雷就抵达了波辛顿区水晶街的阿瑞弗莱明拍卖行。

    “贝德维尔先生,您来得真早。”

    雷进入俱乐部后,侍者立刻就迎了上来。虽然雷才来过俱乐部一次,而且没待多久,但俱乐部的侍者显然素质颇高,提前牢记了每位会员的信息,一眼就认出了他。

    雷还以微笑,与侍者打了招呼。

    “您可能对俱乐部还不熟悉,需要我帮您做些什么吗?”侍者问道。

    “带我去藏书馆,谢谢,我要找一些资料。”雷对侍者说。

    今天他带来了那张抄录了打乱词序的梵萨文密契的莎草纸,收藏家俱乐部收藏了大量与古代文献有关的资料,如果他能解读出对应的梵萨文含义,并转化为丹汀文来表达,就能基本掌握全知之眼的使用,可以炼成其它材料,而不局限于希铁了。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