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七十三:缔约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克罗伊的话让雷心中一沉。

    不出所料他们没找到关于“玛丽·艾尔”的线索。但他们却发现了黑杰克的身份,和那个地下集会的存在。

    他们调查到哪了?

    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他们会不会顺着这条线抓到那些与会者?

    荷官是集会的发起者,他手里一定握有散步集会信息的渠道,虽然我没把参加集会的事告诉萨拜因,但如果萨拜因被牵连进去,我也没法保证安全。

    好在我已经加入异常管理处……

    “黑杰克……”

    雷低声说。

    “那个地下组织里的人喜欢用跟赌博有关的名字?”

    这句话里包含了试探,如果异常管理处已经查到荷官,那么克罗伊可能顺着他的话把荷官的代号说出来。

    “也许是这样,不过目前还没有消息。”

    克罗伊的鞋跟踩在走廊嗒嗒的响,这时她停下脚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有五张办公桌,地板上铺着淡蓝色的代尔夫精陶,克罗伊大步走到办公桌边坐下,棕漆的橡木桌面上放着打字机,凌乱的文件、档案,还有参考书籍。

    雷注意到西南角的小木台上摆着花瓶和一个榆木盒子,榆木盒子里伸出一根电线连接着的黑色金属听筒,显然这是冈堡前沿科技之一的电话机。

    “那边是约翰的办公桌。”

    艾森看向一张办公桌,桌上的文件还没收拾,还放着一个黄铜的小提琴摆件。这些东西是牺牲的异常调查员约翰的遗物。异常调查员大多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约翰更是一个从走出福利院后就靠人资助勉强读完中学的孤儿,他死后这些东西就成了无主之物。

    雷打量着办公室里的摆设,这时克罗伊从抽屉里拿出保密协议和雇佣契约的模板说:“先来看看合同吧,文本里包含了成为异常调查员的福利和必须履行的义务。”

    “好的。”

    雷来到办公桌边拿起合同仔细阅读。

    他进入异常管理处的目的只是借机接触赫本的笔记,还有“卧底”了解异常调查员对黑杰克的调查进度,没有给灰骑士卖命当走狗的打算。如果条约苛刻,他会重新权衡利弊。

    但把合同读下来他却发现异常调查员的福利待遇极佳,不光有每月高达35镑的薪酬,还有住房分配。假期安排也十分优裕,在没有紧急情况时,工作三周就能拥有长达一周的休息时间。

    在义务上,也没有强制要求异常调查员调查异常事件时不能优先保证自身安全。

    “待遇还不错吧?”

    艾森给自己倒了杯姜汁啤酒,虽然名字里带个酒字,这玩意其实不含酒精,也不影响工作效率,辛辣可口的味道反而十分提神。

    “出乎意料的好。”

    雷继续浏览着合同,同样是卖命,异常调查员的待遇可比前线那些底层士兵优越。这还是新历952年那次大规模哗变后士兵待遇被提高后的结果。

    “这是有必要的待遇。”克罗伊接上雷的话,“我们是普通人,却要去调查那些诡异的案件,这是一件十分,极其极其糟糕的事。本来压力就够大了,上头再给我们施压的话,没几个人能不崩溃。”

    “去年那是佛森的地方。”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打字桌。

    “他是个老兵,十三年前的那场战役里亲眼见证了五百挺马克沁机枪在一天内让四万多具尸体填满了托姆河,他没被这场战役弄疯,却在去年疯了,因为一次异常案件。”

    “克罗伊,你会把雷吓走的。”艾森说,“我来的时候你们可没说这些东西。”

    克罗伊没好气道:“你刚来的时候已经是个疯子了,简直见人就咬。”

    艾森苦笑道:“好吧,我已经从那件事里走出来了。”

    克罗伊没接艾森的话,看向雷:“总之,雷,这些提醒是为了让你形成必要的心理预期,对了,我们每周都要抽时间去找伊芙琳,她是这儿的心理咨询师,她会给我们做出心理评估报告的。”

    雷顿了顿。

    “如果心理评估不合格?”

    “那就得找办法调剂了,太严重就要请教会里专门进行净化仪式的神职人员来安抚。”克罗伊说。

    “别担心伊芙琳会为难你,她很温柔的。”艾森补充道,而且语气也不由自主地温柔下来,显然他对那位心理咨询师印象很好。

    雷把合同放回桌面上,并拿起钢笔。

    “签完字,我是否就能了解详细的案情了。”

    克罗伊微微一笑:“虽然要等处长签字后才算正式缔约,但规矩不用那么死板。我想你不会签字后又反悔,叫上那位阿伯特小姐来施压的吧。”

    这儿是异常管理处,克罗伊的话并非出自对陌生人的信任,而是压根没担心雷敢耍什么幺蛾子。

    不过她对于上次的事儿显然还有点怨气,虽说囚禁雷是劳伦特的决定,她从心底里没有支持或反对的意思,但波希雅来异常管理处要人却着实把她逼到了最为难的位置。

    “除了需要保密,这份合同里没有直接威胁我的人身自由的条例啊。”

    雷也微笑着反击了克罗伊,同时提笔在合同底部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雷·贝德维尔。

    他盖上钢笔笔帽把它还给了克罗伊,让合同上的墨迹自然晾干。

    克罗伊拿回合同,扫了一眼签名,确认无误。

    “那就先解答你的疑问吧,毕竟那是和你有关的案件。”

    雷扫了一眼约翰的办公桌。

    “约翰是怎么死的?”

    克罗伊顿了顿。

    “案件发生的初期,我们结合证据推测亚摩斯是一名触犯禁忌的邪士,并与玛丽在交易中互相陷害,最终死在玛丽的手上。”

    “然后我们用一周时间彻查了亚摩斯的关系网,找到了他的线人克劳德,一个卖鸦片酊的跛子。约翰是第一个怀疑上克劳德的,因为在以前的一起案件中,克劳德也出现在涉案的异端邪士的关系网中。约翰便装接触了克劳德,为了打消克劳德的怀疑,他伪装成异端邪士,并和克劳德约好下一次见面。”

    “他死在那个毒贩手上?”

    雷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克罗伊摇头。

    “可以这么说,但不准确,那已经不是克劳德了。”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