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一百一十:校医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黄昏时分,克罗伊在办公室里和伊芙琳交谈。伊芙琳是异常管理处的心理咨询师,今天恰好是她过来的日子。

    这时雷推门进来。

    “雷?”克罗伊惊讶地说,“如果你再不回来,我简直以为你出事了。”

    “有点突发状况,我发现了一名可疑人物。”

    雷说出自己撞见杰拉尔德并跟踪,潜入,之后又到警察局调查了杰拉尔德的居民登记信息的经过。

    “他是两年前才搬家到那儿的,分局只有关于他的简单的居民登记信息,我没查到他的详细卷宗。”

    “在家里放置许多假人?”克罗伊蹙眉道:“如果说他是异端邪士,也没必要把破绽露得这么明显吧。”

    “所以我们得加班了,他似乎发现了我的潜入,最好尽快查出他的底细。”雷说。

    片刻后,他们来到分析机室。克罗伊把指令输入分析机,分析机咔嗒运转之下,杰拉尔德的个人信息被记载在打孔纸上:

    “杰拉尔德··泰勒。”

    “新历957年应征入伍,于新历961年的弗里锡战役中,误杀18个平民,回过后受到军事法庭的指控,退伍。”

    “此事过后,杰拉尔德曾因战争焦虑症而咨询过心理医生,但无济于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期,他有过酗酒滋事、抢劫、猥亵妇女等案底。直到两年前,他才有了正常的工作,成为了一名儿童摄影师。”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战争中误杀的18个平民都是最大不超过十五岁的孩子。”克罗伊最后补充说。

    原来真是一名老兵……雷明白了杰拉尔德那股军人气质的来源。

    “这样看来,他的行为就不难理解了。”伊芙琳说着顿了顿,“他误杀的平民是18个,而就雷所说,他家里那些穿着衣服的稻草人,也是18个。我曾接触过一些类似的患者,这也许是他对那些孩子道歉忏悔的方式。”

    “这样的话,他看起来跟葛瑞思的事似乎没有直接关联。”克罗伊说,“他跟圣南勒斯女校的联系就只是为学生们摄影而已。”

    “的确如此。”雷没法透露白鼠尾草的事,心中仍在意着杰拉尔德。

    “不过我还挺在意的。”伊芙琳说,“从卷宗来看杰拉尔德堕落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两年前才洗心革面,按惯例来说这样的人很难有所转变的。”

    “他的邻居说,他两年前刚跟圣南勒斯女校的校医好上。说不定,爱情拯救了他。”雷本来只是随口一提,心中却冒出一个想法。萨莉斯特和杰拉尔德都让白鼠尾草自燃了,如果问题不是出在这二人身上,那么他们至少都与那个让白鼠尾草发生反应的因素接触过。

    而杰拉尔德是一名外来的男人,他与女校联系最深的那条纽带就是那位名叫列奥娜的校医。如此一来,列奥娜便是目前需要着重调查的。

    “我该去找那位校医问问。”雷紧接着说。

    “你还在怀疑他?”克罗伊笑了,“我倒是觉得目前问题的关键之处在于该怎么撬开萨莉斯特女士的嘴,她是一位各种意义上的好人,我相信她的隐瞒也许是出于某种苦衷,但案子到现在还没有突破口,我想这事又有很大概率成为悬案了。”

    “我希望我的怀疑最好别应验。”雷朝窗外看了一眼,“我回家刚好会经过学校,刚好顺便再去一趟。”

    ……

    “列奥娜。”

    校医室里,萨莉斯特隔着门望向房间里的女人说:“你知道葛瑞思吗?”

    “葛瑞思?”这位黑色长发的女校医露出疑惑的神色,“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怎么了?”

    “仔细想想吧。”萨莉斯特慈祥的脸庞上露出严肃的神色时,仿佛空气都为此凝滞了,她逼视的眼神也散发出强大的精神威压。

    “额,我不明白……”列奥娜道:“我的确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萨莉斯特看着列奥娜的眼睛,两年前她发现这名校医有接触禁忌的行为,但当时,列奥娜刚好和她一同挽救了两个罹患麻风病的贫民的性命,于是她选择了对列奥娜的秘密视而不见,甚至为她隐瞒身份。但她始终知道,列奥娜是个隐患。

    “拜托,你让我有点莫名其妙。”列奥娜苦笑道。

    “我希望你没有说谎。”

    萨莉斯特叹息一声,离开校医室。

    这时她忽然闻到了一股极淡的臭味。出入贫民窟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她曾为许多皮肤溃烂的可怜人擦洗身子,经历过比这更强烈百倍的恶臭,但或许是因为那些恶臭在脏乱的环境下并不突兀,这股淡淡的臭味出现在这间干净整洁的校医室却显得尤为明显,她反而皱了下眉。

    离开校医室,萨莉斯特心中不断浮现起葛瑞思害怕的表情。这名女孩曾向她求助,而她没能帮到葛瑞思……她不清楚列奥娜是否与这件事有关,然而异常调查员来询问时,她依旧选择了没透露列奥娜的身份,她撒谎了。

    如果列奥娜真与此事有关,那为列奥娜隐瞒的她岂不是成了帮凶?她对异常调查员撒谎,是否单纯只是为了维护列奥娜,而没有顾及自己的名声的因素在其中呢?

    萨莉斯特离开校医室几十米外,又回头看了一眼。让她惊讶的是,列奥娜也站在窗边,单手掀起窗帘,她的眼神让萨莉斯特莫名感觉有些陌生。

    就在萨莉斯特心生疑虑之时,列奥娜放下了窗帘。

    萨莉斯特眉头紧皱。

    ……

    晚间八点,克罗伊在异常管理处接待了萨莉斯特。

    “萨莉斯特女士,真没想到您会主动过来。”克罗伊惊讶地打量着对面那位穿着蓝色教士服的老妪,“我希望您是因为想起了某些重要线索。”

    “是阿抱歉,我之前对你们有所隐瞒。”萨莉斯特歉疚地叹了口气,未经列奥娜同意便泄露其身份,萨莉斯特做出了几番心理挣扎。但那阵隐约的臭味,与列奥娜最后那一道让她深感不安的眼神,最终终于让她做出了抉择。

    她继续说:“列奥娜,学校里的校医,我曾发现她有接触禁忌的迹象。”

    “列奥娜?”

    克罗伊听到这个名字,一下站了起来。

    萨莉斯特疑惑道:“你们知道她?”

    “糟糕……雷怎么刚好调查到了她……”克罗伊脸色连变几次,从担忧到果断,她径直离开接待室,“快!我们必须立刻支援!”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