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一百三十二:钟点工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这些粉末就是邪神之触?”

    雷看着仪式阵上的粉末,不敢贸然触碰。荷官留下的知识中虽然说邪神之触只有掺杂在灵性材料中进行炼金才能召来邪物,但这知识的可信度还存疑。

    戴上口罩用勺子把粉末轻轻拨到药剂瓶里收好,雷清除了仪式阵的痕迹。

    “我没和那个邪物完成交流是肯定的,但仪式完成了了,应该是因为它单方面听懂了我的要求。”

    这次仪式的成功出乎雷的意料,本以为未能和邪物正常交流,这次实验不会成功。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了摆脱那只邪物的机会。

    “只要找到另一个炼金术士用邪神之触炼金,就能把邪物引走,荷官是怎么干掉那个毒贩的?暗中把邪神之触加入那个毒贩的灵性材料里吗……”

    “如果我要复制他的行动,就得找到另外一个炼金术士……绑,或者骗。但似乎没有合适的对象,把邪物引到其他人那里,对普通的超凡者来说几乎是判死刑。”

    雷思虑着,抉择不定。

    片刻后,他拿出玻璃皿,打开一枚小药剂瓶。

    药剂瓶里的弥亚之血流入玻璃皿,逐渐散开。

    雷鼻子凑近闻了闻,还是强烈的臭味。忍住不适,他呼唤翠玉石板,同时伸出舌尖舔了舔弥亚之血,砸吧了两下嘴,细细品味。

    大地母神意志浓度6.15978……

    溶解剂分析……

    番红花……

    狼毒草……

    只出现寥寥两种材料,翠玉石板的分析便停止了。

    “还是样本不足。”

    雷放下玻璃皿。

    如果能得到弥亚之血的炼制方法,他就能通过翠玉石板的辅助对其进行高度精炼,从而可能获得针对邪物的有效杀伤手段,这对目前正与邪物接触的他来说是迫在眉睫的事。

    处里的规章是异常调查员每月需要进行一次检定,如果在案件中直面邪物并受了伤,就要进行额外检定。上次列奥娜的案件里,雷没被列奥娜伤到,又因为离他入职前接受检定的时间太短,为防副作用,雷入职后还尚未接受过检定。

    “下次检定应该就在近期了,到时得想办法多弄点样本。”

    ……

    次日清晨,雷穿着睡衣,用毛巾把惺忪的睡脸擦洗精神。对着镜子一边翻看牙龈,左手一边娴熟地把黑锻领带打成退位的斐列六世、当今的维力萨公爵创造的风靡样式。

    “越来越入乡随俗了啊你。”

    他对镜子说着,又吞水又漱了遍口,把水吐进水槽,转身拿上公文包,披上大衣戴上圆礼貌,打开屋门。

    刚开门雷却愣了一下。

    “南希?”

    南希穿着冬衣正在门外搓手哈气,见到雷便道了早安。

    “你来找我……”雷刚想问,转念就露出恍然之色,“来找钟点工的吗?”

    “嗯。”南希连忙点头。

    雷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

    “我以为您今天休假……”南希特地选了周六来,没想雷一大早又要出门。

    “今天是额外加班。”雷笑了笑,明天就是霍瓦伊奇每周出动的日子,如果事情顺利,说不定它就能搞到笔记。今天正是雷主动要求加班,准备去托尔街37号走一趟,在同事面前装装样子,“时间还很充裕,进来吧。”

    雷把门拉开,侧身让南希进屋。

    “咖啡还是红茶,或者牛奶?吃过早饭了吗?”雷走进厨房,一边转头对南希说。

    “咖啡吧,谢谢。”

    雷在厨房忙活了一会,用戈登新年赠送的尖身咖啡豆煮了两杯咖啡。南希的到来让他需要对上午的计划重新调整了,下午再去托尔街走一趟,至于现在,得向南希把事情交代清楚。

    雷端着杯子走到窗边。

    “过来看看。”

    南希疑惑地走过来。

    “那栋房子。”雷指向街对面的住宅,“每周清扫两次,周薪1镑,如果觉得不够的……”

    “这已经很多了,专业的家政女工都拿不到这么多。”南希连忙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住在那里的是您的朋友吗,他可真慷慨。”

    “那是我租下的房子。”雷说。

    南希怔了一下。

    雷继续说:“只需要打扫清洁房间,花园就不用修整了。还有,地下室是绝对禁区。如果你能接受这些工作条件,这份工作就是你的了。”

    “我能做好!”南希回过神来。

    紧接着她又惊呼一声,感到小腿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

    毛绒绒的荷露斯抬头对她喵了一声。

    “这也是你的工作之一,喂猫粮,嗯……还有另一只宠物在那栋房子里。”

    “它们叫什么?”南希小姐显然有猫奴潜质,看到荷露斯时两眼放光。

    “荷露斯。”雷介绍橘猫的名字时这家伙就围着他的脚转圈,“还有干脆面。”

    “干脆面?”

    “住在那栋房子里的家伙。”雷顺着窗户向外望了一眼,“这是它的绰号,它其实是只浣熊。”

    “浣熊……干脆面。”南希疑惑地嘀咕着,“很……不错的名字。”

    “想抱抱它吗?”雷瞅着荷露斯,对南希说。

    “谢谢,贝德维尔先生。”南希欣喜地蹲身抱起荷露斯,虽然只比雷小两岁,她仍用着敬称,“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不要向别人透露出那是我的房子,如果有人问起,比如你父亲,或者警察,就说你给格雷福斯先生打工。”

    雷继续叮嘱道。

    “没问题,给莫兰先生打工时我也是守口如瓶!”

    南希抱着荷鲁斯露出自信的笑容。

    “这是备用钥匙,有空的话去找锁匠再配一把还我。”雷把钥匙交给南希,忽然神情一动,“对了……”

    “嗯?”

    “有个东西。”雷拿出笔记本,放在窗台上,又拿出胸袋里的钢笔拔开笔帽,发动学徒之心,一丝不苟又迅速地画出一枚图案。

    灯之石像的投影信标,信标中心是极度简化抽象的“灯”的形象。

    指着这枚图案,雷扭头看向南希,只见南希正望着图案出神。

    “怎么样?”雷问道,“你对这个图案有什么感觉?”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