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网游动漫 >> 炼金手记(书号:20600

十:时针咖啡店

作者:小鸽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二十分钟后,雷回到自己的实验室。

    “当时就是这样,我刚打开门,准备给您的宠物喂食。”特丽丝比划着位置,“一道黑影咻的一下,就从我脚边窜了出去,就是那只浣熊!”

    “当时我尖叫了一声,然后,它说‘闭嘴,’我没听错!那只浣熊,它真的会说话!”

    “不要再重复这个了,特丽丝。”坎普说,“它当时往哪逃的?”

    “这儿。”特丽丝指着窗户。

    雷来到窗边,窗户被撞破了,地上的玻璃碎渣还没有清理。窗外是花园,没法判断出浣熊的足迹。

    他又进实验室检查了一遍,关浣熊的铁笼被再次破坏了。在雷准备初级祭仪的几天内,干脆面异常安分,现在看来,想必它那时就准备好要在雷朝圣之时逃跑了。

    “关押这家伙,得用特殊的里世界金属才行。”雷心想。

    这时荷鲁斯凑了过来,摩擦雷的裤腿,喵喵直叫。雷心中一动,抱起荷鲁斯,离开实验室。

    “那家伙占据了浣熊的身体,但它一定没法忍受在垃圾堆里刨食。旭日区超凡者众多,它的行动一定会束手束脚……特丽丝没来得及给它喂食,如果它想偷吃的,被人发现的几率很大。”

    让管家和女佣不必多管,雷来到浣熊逃跑的位置,放下荷鲁斯,拍了拍它的脑袋。

    “走吧,很久没带你出去放风了。顺带找到那个家伙,荷鲁斯。”

    ……

    旭日区,水银街。

    马格努斯·洛克贝尔和荣格·萨顿走进挂着“时针咖啡屋”的店子,二人和店长熟稔地打过招呼,在橱窗边找到地方坐下。

    “已经可以确认了,他们搜空了德罗契家族的古物,并且利用它们召唤永续之境。这手笔真是不小,最少要十几年准备,他们近期的行动都是早有预谋。”马格努斯说着,这时拿着菜单的老妇人走来,他移开目光,“还是老样子,马歇尔太太。”

    “您呢?”老妇人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荣格。

    “我也一样。”荣格点点头说。

    老妇人离开,荣格一边打量墙上的装饰画,一边说:“托马斯答应派出四名高级教士,但他要六个额外的名额。”

    “你答应了?”

    “每个名额他给3万镑。”

    “要我说。”马格努斯摇摇头,“我们还不如内部消化。”

    “谁能确定,这不是一个陷阱。”荣格厚重的灰色胡须底下嘴角一勾,“而且那些古物,你知道的。”

    “啊,的确。”马格努斯恍然,“他们没法完成刻印,那是他们的技术问题。副会长……”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们给他们的又不是残次品。”荣格说,“如果他们自己技术不够,我们再收点加工费也无可厚非。”

    二人就名额交易的问题谈论着,并不避讳店里的其他人。

    那名老妇人姓马歇尔,她和他的丈夫都是退休的炼金协会成员,他们的儿子如今也加入了炼金协会,这间店铺几乎不接待外人,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协会内部的人。

    鸡蛋牛奶的浓香在小麦粉膨发的微小空隙间弥漫开来,溢出烤炉,马歇尔太太正在制作马蹄面包圈。一道矮小的黑影,蹑手蹑脚地从后窗爬了进来。

    干脆面仰头四处嗅了嗅,盯着烤炉,咽下口水。囚禁期间,被当作一只动物对待,让它感到十分屈辱,那些粗劣的食物,虽能满足身体,却让它的灵魂异常煎熬。逃离那座宅邸时,它本以为自己获得了自由,但没逃多久,饥饿让它不得不面临现实。

    这具卑劣身体的本能,竟然让它对垃圾桶产生了一些渴望,这绝对无法忍受!好在,它循着香味,找到了这个咖啡店。

    烤炉里正在烤着马蹄面包圈,干脆面静静等待。

    等这个老太婆出去,它就把剩下的新出炉的面包圈叼走。

    等等,为什么是“叼?”干脆面抓狂地想,这身体的本能已逐渐入侵它的意识了,它可不是一只浣熊,而是正宗的人类。

    拿走,对,是拿走,没错。要是手头宽裕,它还该留下一些钱,不过这次就算了。

    烤炉里的面包圈逐渐膨发,表面变得焦黄。干脆面饥肠辘辘,焦急等待,那个老女人终于打开了烤炉,等等,她为什么拿走了所有面包圈?

    干脆面瞠目结舌,看着马歇尔太太端着一大桶面包圈出了厨房。

    饥饿感驱使它不由自主追了出去,理智让它一出门就停下动作。马歇尔太太将一大桶面包圈放在荣格与马格努斯的桌上,至少十斤的分量,让木桶与桌面碰撞发出砰的一声。

    一个面包圈被震落,刚要接触地面,却停顿在离地两寸的半空中。

    “抱歉。”马歇尔太太说歉意道。

    “没关系。”马格努斯捡起面包圈,“协会里那些面包师怎么都做不出这种味道。”

    “你能指望他们像一位炼金术士那样精准把控配料和温度吗?”荣格说着,对马歇尔太太微笑道:“感谢款待,马歇尔太太。”

    “我去准备其他的。”马歇尔太太笑了笑,转身离开。

    这时马格努斯往嘴里塞了一个面包圈,一边说:“你早就摆脱暴食的负面影响,每次却还是要这么多……”

    “为什么说‘负面影响’,这对热爱美食的人来说可是梦寐以求的能力。”荣格一个接一个往嘴里塞面包圈,胡子底下仿佛藏了个无底洞。

    猫在厨房门口的干脆面浑身毛发炸起,后背发凉。

    这是什么鬼地方?

    两个在路边咖啡店里闲聊的糟老头子,竟然全都是超凡者!而且,至少是四阶以上的高阶超凡者!

    更离奇的,据他们所说,那个烤面包的老女人,竟然也是个超凡者!

    干脆面瑟瑟发抖,如果被他们发现了,它的下场不堪设想。

    为什么会这样?

    干脆面回想起自己回归表世界后发生的事,从女佣的谈论中,它偷听到这个城市叫冈堡,而它所在的地方,大概是城市的核心地带——旭日区。一百多年前,纵使斐列帝国最繁华的奥瑞城,炼金机械也是皇室贵族的专属,这个地方却遍布钢铁怪兽,那也罢了,在这里,竟然连超凡者都随处可见,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种地方,到处都是危险!干脆面甚至开始觉得,之前囚禁它的实验室,反而是安全的地方。

    也许只是运气不好。干脆面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也许它刚好撞见了三个闲的没事的超凡者。下一个,下一个进店的人,说不定就是普通人了。

    “洛克贝尔先生……副会长?”

    咖啡屋的门被推开,克里斯汀走了进来,对马格努斯与荣格打招呼。

    “要来个面包圈吗?”荣格微笑道。

    “不,不了。”克里斯汀摇手,“我可不想夺人所爱,马歇尔太太,一杯黑珊瑚,谢谢。”

    她坐到桌边,眼角余光突然瞥向厨房门口。

    “那是你的新宠物吗,马歇尔太太?”

    “新宠物?”马歇尔太太疑惑地顺着克里斯汀的目光看去,然后愣了一下。

    糟了。干脆面一下炸了毛,它想转身逃走,但被四道目光聚焦着,却挪不动步子。

    “看来是个小偷啊。”克里斯汀笑了。

    紧接着,她用一种奇特的语言说了些什么。

    干脆面愣了,从这个女人的表情来看,她是在对自己说话,但它对那些话一头雾水。

    “嗯……”克里斯汀疑惑地蹙了下眉,作为风语者,她能和动物交流,而这只浣熊却显然有些奇怪。她走向浣熊,准备靠近观察。

    此刻,干脆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这个不起眼的咖啡屋里的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它都没法对付。

    正在这时,一声猫叫从门外传来。

    克里斯汀回头看去,一只橘猫走进咖啡屋,然后被一个年轻男人抱了起来。

    “雷?”克里斯汀讶异道。

    “克里斯汀。”雷向克里斯汀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向浣熊,“抱歉,我没管好宠物。”

    “原来是它把你带到了这里。”克里斯汀恍然。

    雷刚靠近干脆面,干脆面一溜烟窜进他怀里。

    雷对干脆面的变化有些诧异,但当他看到橱窗边坐着的荣格·萨顿和马格努斯·洛克贝尔,愣了一下之后,心中隐约对干脆面的遭遇有了猜测。

    “雷。”雷的守秘仪式见证人,炼金协会副会长荣格点了下头,“我和马格努斯在原初圣所看见你的朝圣了,事情怎么样?”

    “一切顺利。”雷说。

    “正好你来了。”这时克里斯汀说,“让我向你介绍,这是马歇尔太太开的时针咖啡屋。”她说着看向店长,老妇人对雷微微一笑,把一杯紫黑色的饮料送到克里斯汀的桌上。

    “炼金协会成员很多都是这里的常客,在其他地方你可没办法享用一位炼金术士烹调的食物。”克里斯汀端起玻璃杯,“而且,除了咖啡和普通的酒水,你有时能在这里得到一些惊喜,看。”

    雷看见紫黑色半透明液体里隐约漂浮着像是蚯蚓和章鱼触角结合物的东西,并且还在蠕动。

    “相信我。”克里斯汀认真道,“忽略它的卖相,你一定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我一定会试试……”雷干咳一声,补充道:“有机会的话。”

    “就是现在,怎么样?”克里斯汀故意说。

    “我还有事,抱歉。”雷笑了笑。

    “好吧。”克里斯汀耸了下肩,看向雷怀里的干脆面,“你的确得安抚一下这个小家伙,不过……”她欲言又止。

    这时,马格努斯有意无意道:“当年我和赫本也曾研究过来自里世界的意识。”他微微一笑,“不过雷,虽然你很优秀,但我觉得接触这个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

    炼金协会的高层果然不是省油的灯,看来,他们发现了干脆面的异样,不过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雷暗自松了口气,对马格努斯说:“感谢您的教诲,我会妥善处理好这个意外的。”

    处理意外?谁是意外?干脆面把头埋在雷的手臂下,漆黑的眼睛瞪得溜圆。

    没等干脆面有什么反应,雷转身离开了时针咖啡屋。

    “真的不准备试试吗?”克里斯汀举着杯子,对雷的背影晃了晃,遗憾地叹了口气。

    回家的路上,干脆面出奇的老实。

    雷到达实验室后,关上房门。

    他还在心里斟酌,怎么防止不安分的这家伙再次逃跑,给自己带来麻烦。

    干脆面突然蹦到地上。

    “别,别再让我出去!”它哀求道。

    雷眉毛一挑。

    “是你自己逃走的。”

    “不,不……”干脆面喃喃自语,“我没想到……”它抬头看着雷,“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连……烤面包的,都是超凡者?天哪,就算埃灵时代也没这么夸张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这么匪夷所思……”

    这家伙快被吓魔怔了。

    雷面色古怪。

    他可没动用二十四面骰子修改运气,实在是这家伙自己运势不佳,竟然一头撞进炼金协会成员经常光顾的咖啡店。

    难道说,老千不光能修改运气,还能得到命运的眷顾?说不定老千之上的三阶能力还真与这有关。

    “千万不要抛下我,我不是邪物。”浣熊还在哀求。

    雷瞥了它一眼,淡淡道:“我养了你一个星期,至今没发现留下你的价值。如果不是你差点给我带来麻烦,刚才,我就不会管你死活。”

    “我当然有价值!我也是个炼金术士!”干脆面说“说不定……我可以填补你的一些知识盲区,或者,给你当实验助手!一般的炼金术士,都只能收学徒当助手,我绝对比那些笨手笨脚的家伙有用!”

    “不需要。”雷毫不留情地说。没有任何助手比得上翠玉石板,当然,如果让干脆面打杂就是两说。

    他目光在干脆面身上停留两秒,又话锋一转:“如果要证明你的价值,就告诉我……不死药,是怎么回事?”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