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都市言情 >> 极限警戒(书号:21408

115节 宗师

作者:墨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冷风冷,夜微凉且漫长。

    沈约仍凝视着虚空,似那里真有什么东西存在,众人诧异的又望着沈约,楼顶的众人看起来均是怪异非常。

    高洁仍坠入回忆中。她是个高傲勤奋的人,若不是高傲、她也不会努力学习各种追击罪犯的技能,若不是勤奋,她也拿不到太多荣耀的光环。她和某些女人不同,某些女人是自立婊,她却更像是个闹钟,她能有如今的成就,全是靠她自己努力获取!

    她不想屈居男人之下,因此她每个行业都想做到顶尖,她很尊重林宇凡的意见。

    林宇凡当时说的话,她每个字仍旧记得——高洁,你在侧写行业中算是翘楚之辈。

    以她的性格,感觉翘楚之辈肯定算不上最好,以她日常的判断,林宇凡这种口气并非是什么赞许,遂执著道——我自然和林老师您不能比,但还有谁比我高明?冯浩南吗?还是林老师以前的某些弟子?

    听到林宇凡的回答后,她下意识的认为林宇凡有过更出色的弟子,才会这般发表评论。

    林宇凡当初的回答出乎她的意料——高洁,我的这点本事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这世上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侧写这个行业说是从西方犯罪心理学发展而来的,实际上东方早就有了,东方是另外一套“天人合一”的理论。

    她那时候听到“天人合一”四个字的时候,有种想笑的感觉,她是受纯正西方科学教育的人,对东方很有迷信色彩的一套多少不以为然,但她出于尊敬,还是问道——如果是东方“天人合一”的理论,那应该如何来侧写?

    林宇凡当时沉默了许久,回道——犯罪侧写始于心理学分析,基于西方心理大师弗洛伊德、荣格那一套理论,在心理学演变的过程中,侧写理论的基础没有太大变化。基于这种理论分析看似侧重写实,实际上分歧亦多。因为侧写人依据的心理学,总会又夹杂自己的心理,有些侧写人的心理有失偏颇,就会让侧写的结果大相径庭。

    那时候林宇凡看了她高洁一眼,她当时并没有多想,此刻回忆起来,才觉得林宇凡是在提醒她。

    冷风吹过,高洁燥热的脸上有些凉意,发现那面的沈约终于坐了下来,他就那么坐在楼顶的水泥地上,毫无犹豫。这是一个简单的动作,高洁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虽能在捉捕罪犯的时候忽略掉血腥和肮脏——哪怕前方是个粪坑,她为了追捕罪犯也能跳下去。可是在日常的情况下,她终究还是个爱干净的女人。

    她不会那么一屁股坐下去的。

    总得有个凳子,或者擦擦灰尘……

    她不能像沈约这样的忘我。

    不过她并不知道,这是沈约第一次进入这种状态,他自然而然的在分析中忘我。

    又回想起当初林宇凡的结论——但依照东方“天人合一”的侧写理论,你不应该将分析夹入自己的主观色彩和心理,这和西方的理论有些矛盾,因为西方的犯罪侧写是依托心理分析,那怎么能避免自身的心理活动?

    她高洁听的糊涂,却又不能不点头。

    林宇凡那时候继续道——“天人合一”的侧写理论却是要绝对摒弃你自身的心理,因为你如果那样,就像往池塘里投入了一颗石头,你看到的多半会是波纹,而不是池塘的本来面目。侧写匠人肯定是精通人性的方方面面,可侧写宗师就需要融入!

    以她高洁当初的智商,并不理解融入的至深含意,思考许久还是问道——怎么才叫做融入?

    当初林宇凡给她的解释是,拿起茶壶向茶杯中注入半杯茶,然后拿着茶壶在半空静止片刻,有一滴茶水顺着壶嘴缓缓掉了下来,落入了茶杯。水纹微荡,然后恢复了平静。

    当时林宇凡看着她问道——你是否还能找到最后的一滴水?

    高洁记得自己那时茫然的摇摇头——这怎么可能找得到?

    林宇凡最后说的一句话是——这就叫做融入。

    她那时候不以为然,到如今本来也是一样,因为她不认为有人能做到这点。但是看到沈约在面对虚空喃喃自语的时候,她知道沈约不是见鬼,而是在竭力融入到当初的环境。

    不带偏见的回忆!

    沈约难道就是林宇凡形容的那种侧写宗师?

    高洁摇摇头,不信自己的这个判断,却发现沈约不知何时已经立在她的面前,见到她望过来,递过第二张侧写,“这个可能就是跳伞女的近似面容。”

    接过了侧写图,高洁的手不经意地颤了下,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真人立在白纸上。

    女人深邃的双眸,干净利索、甚至可说是一尘不染的黑衣打扮,这种对比强烈的风格让女人看起来如同深谷中绽放的幽兰。

    通常的侧写员在做侧写时,都会将疑犯的五官特征画的模版鲜明,可整体面容并不十分细节,这样的话,一张侧写图可以理解为多个人,同时也有一种隔离感。

    这样的用意也很显然,侧写员毕竟并没有见过罪犯,凭空想象的画像肯定要模糊一些,避免误导太过。

    可沈约的侧写图却不是这样,他的侧写就如一张清晰的立体图,通过这样的图,甚至可以看到侧写人极为自信的样子——这不是跳伞女近似的面容,这就是跳伞女的真实面容!

    “我们可以走了吗?”沈约问道。

    高洁这才从画像中回过神来,忙道:“当然可以。杜支队的车就在下面等着你们,我会通知他。”

    沈约扬扬眉,意识到警察的保护、或者说警察的监视仍没有撤销,“如果有这女人的消息……”他向高洁手上的侧写图指了下,“麻烦高女士不隐瞒的通知我。”

    不知道高洁是否尽心配合,沈约却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他知道金鑫那面也能查找资料,可若论真正查找疑犯资料的能力,还是警方更专业一些,而高洁更是专业中的精英。

    下了楼,杜锋果然在楼下等待,客气的问道:“去哪里?”

    李雅薇拉住母亲的手,“妈,我们回家好不好?”

    崔欣爱眼圈微红,亦不想去那个冰冷的医院,缓缓的点头。二人均向沈约望去,沈约却在想着一件事情——金鑫现在怎样了?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