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玄幻魔法 >> 承恩妃(书号:21628

第165章 抗争

作者:假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寝殿之中安静非常,院子里阳光正好,照得屋子里亮堂堂的,廊下笼子里关着的鸟儿进来与虞昭熟识了,见她回来了,十分欢快地叫着,声音回荡在偌大寝宫,清晰非常。

    里面好似一个人都没有,虞昭觉得这样正好,终于可以落得清净。拿着糕点喂了喂鸟儿,便遣了人下去,独自拖着疲乏的身子走近内殿。

    一进门,便能看见桌上摆着的茶具和香料盒子,虞昭想起冯运方才在宴厅所嘱托的话,无奈走过去,仔细挑拣着薄荷叶,准备为楚子凯沏壶薄荷水。

    心神不宁,虞昭将那叶子和香料配好,放在壶中后,伸手去拿暖炉中煨着的热水,心不在焉没看清,手指触到那滚烫的炉壁,刺痛非常。

    虞昭倒吸一口冷气,迅速将手收回,下意识先握紧,张开再看,那纤纤指尖,已经被烫得脱皮通红。

    “烫疼了?”

    蓦然从身后传来楚子凯的声音,虞昭不防,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先前进来时没注意,那床前的纱幔是掩住的,本该在前殿议事的楚子凯不知何时回来了,竟默不作声一直坐在后面观望。

    发觉过后,虞昭惊讶一瞬,镇定下来捏紧手掌,随口答道:“不疼,无大碍。”

    楚子凯坐在里面,并没有打算动身的意思。声音隔着纱幔传出。“昭昭,本是疼的,你为何要撒谎呢?”

    话中带着的冷意,让虞昭不寒而栗,内心忐忑转身,依然把薄荷水倒好凉上,这才壮着胆子朝楚子凯走近。边走边问道:“陛下不是与晏陵国使臣会面议事吗?为何先回来了?”

    楚子凯不言。

    没有得到回答,虞昭心中无端慌乱,还是硬着头皮一步步朝他靠近。

    走至床前,透过纱幔看得见楚子凯的人端坐在里面的身形,却看不清他此刻到底是何神情。

    虞昭站定,犹豫一瞬,试探着伸手,想掀开帐子,指尖才伸进帐幔之中,立刻感觉到被一个力道一带,下一刻,就稳稳落在楚子凯的怀抱里。

    不太对劲,虞昭定下眼来看楚子凯,敏锐察觉到他眼中蕴着怒火,心下料定,他又是哪根筋没搭对疑神疑鬼了。照例想说话安抚,不料还未开口,却见楚子凯嘴直接往前一凑,在虞昭脖颈处啃咬着。

    那力道稍有些大,黏腻的触感痒中带疼,让虞昭脖子本能一缩,仰着身子往后退,下意识地想躲开。可楚子凯强硬将她头固住,一手用力将她双腿一分,让她得以垮坐在自己身上,再上手将她整个人圈得牢实。

    同时,楚子凯嘴上也更发力,如同要把虞昭吃了一般,一口一口把她的脖子啃出好多粉红的牙印。

    虞昭挣脱不开,决定以进为退。,回搂住他,强忍痛痒任由楚子凯发泄,等他尽兴停下后,才轻声问道:“怎么了?”

    楚子凯冷哼一声,依旧不做回答,反手迅速将虞昭的衣带一扯,闷声答道:“今日火气上浮,不发泄出来恐怕又会牙疼,你备的薄荷水未凉,可愿替朕用其他方式避了这疼?”

    说话间,虞昭的外衣也被楚子凯稍稍拉下来了。何方式?昭然若揭,可虞昭实在不愿在青天白日行此事,又怕直接拒绝会又激起他近来反复出现的怪脾气,只道:“陛下,我饿了,没有力气。”

    这理由情理之中,今日二人午膳早膳,可不是都还没用,楚子凯听虞昭如此说,无可奈何泄了气,不甘心地侧头,在她脸上咬了一口。才帮她把衣衫整理好,衣带系好。

    之后又拿起她被烫破皮的手查看一番,轻轻吹了吹,楚子凯气道:“受不得饿,受得住疼,你生来就是为了气我的。”

    虞昭道:“陛下别担心,不疼了。”

    楚子凯脸依然码着,起身牵着虞昭往桌上去,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低声碎碎念:“皮肉细嫩,铁石心肠……”

    虞昭越发听不懂了,追问:“能否说清楚些,我又怎么了?”

    楚子凯讽答道:“你还知道是又怎么了?可见你心如明镜,伤我一次又一次。

    语气虽冷若冰霜,可这话从楚子凯口里说出来,还是让虞昭不忍觉得,他怎么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遂皱眉道:“陛下有话好好说,若是我错了,我自会认错,可若是无理取闹,也要注意适可而止。”

    “你还敢如此和我说话!”楚子凯气不过,快步拉着她到桌旁坐下,开始算账:“你和你阿祖说,若我此番不来找你,你便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楚子凯这话一说出来,虞昭便明白了,原来先前他借口离开,实则是躲在暗处听自己和南荣卫骁谈话,且十分了解楚子凯的性子,料定他只偷听到这一句,就赌气走了。

    这样一想便通了,怪道转眼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虞昭正想出言解释,刚抬头,却见楚子凯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朕算是看明白了,对你就要用强,不能太好,平日里纵得你连夫纲都不尊了,你回去瞧瞧京州宫里的后妃,那一个像你这样的,回去好好学学……”

    生平最烦人把自己和别人放在一块,明里暗里要一较高下,且近日发生的种种事情,本就让虞昭心中一直不痛快。

    此刻楚子凯说话还不知收敛,刚好触到她心中敏感点上,虞昭难过,再听不下去,也不想与他有冲撞,决定先避一避,费力甩开他的手,起身想往外走。

    楚子凯手疾,用力抓住虞昭的手不让她走。“怎的,逃什么?你心虚……”

    真的受够了,虞昭耐心耗尽,不愿再忍,再次强硬甩开,冷声道:“后妃们那样好的贤德,我自认天性顽劣,永远学不会!陛下若嫌弃,又心有不甘想泄愤,就将我囚在此处也无妨!反正你权势滔天要怎样怎样,我人就在这,同一个无心木偶人一般随你摆布!无心何谈心虚!”

    今日只与南荣卫骁见到不过一个时辰就离别,虞昭心头不舍越发让她难过,结果回来,就听到楚子凯说这一车子话,说不伤心怎可能,终于将不满吼出来了。 (https://www.shum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