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humi6.com >> 玄幻魔法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书号:21635

824 再现骚操作:今日见家长,明日结婚(3更)

作者:月初姣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林父深吸一口气,怕自己心脏受不住,会被气得昏厥过去。

    “你们俩偷偷摸摸的,是不准备告诉我们?还是说……”他皱眉,“你对我们家呦呦,就是玩玩而已?”

    “不是,我很认真,我也一直很想以她男朋友身份和你们见面,只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所以你就偷偷溜到我们家?”林父嗓门陡然提高,“什么时机不成熟,你都躲到我女儿房间了,待了一夜,你这……”

    “……”

    江时亦行事和江承嗣有的一拼,是真的亲兄弟,寻常做事,也不会瞻前顾后,要不然也不会在酒吧就将耿东怼得下不来台。

    若是寻常被人怼了,他肯定早就回击了,只是对面的人,是他准岳父,他不敢。

    要是被江家几个兄弟,尤其是江承嗣看到他哥居然有这么怂的时候,怕是要笑疯了。

    林父是又气又恼,他心底也清楚,这件事不能怪江时亦,他女儿是什么脾气,他也是了解的。

    若是不愿意,江时亦强迫不了他,所以昨晚他躲着,林鹿呦没揭穿,那都是同伙。

    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居然胳膊肘往外拐,作为父亲,就更恼火了。

    直接就把火气撒在了江时亦身上。

    “你这做法真的是……”林父皱眉,“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别说呦呦了,我都没脸出去见人。”

    “你觉得合适吗?我真的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孩子心里都在想什么。”

    “又没拦着你们,不让你们谈恋爱,你俩昨晚是在房间偷偷摸摸干嘛了吗?干嘛非要躲着?”

    ……

    林父越想越生气,嗓门提高,就把林鹿呦吵醒了。

    父母感情很好,也难免会发生口角,况且父亲昨晚喝多了酒,母亲帮他清理,也颇多怨言,所以林鹿呦下意识以为是父母吵架了。

    急忙起身,发现江时亦不在房间。

    床头手机下压着一张纸条。

    我走了,睡醒给我打电话。

    她以为江时亦走了,心底松了口气,都没听清父亲说了什么,就下床准备去劝架,打开门,也是愣在了原地。

    气氛一时又变得古怪非常。

    “去换件衣服再出来。”林父皱眉,“有外人在,穿睡衣像什么话。”

    外人!

    两个字,戳得江时亦心肝疼。

    原本昨晚听了林家父母的对话,还以为自己在他们心里印象极佳,现在看来……

    前路艰难啊。

    林家父母对他印象确实很好,典型的高富帅,人又没架子,斯文懂礼貌,哪个父母不喜欢,只是今天这事儿闹的,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个采花贼,野男人!

    还是个肆无忌惮的狂徒。

    林鹿呦吓得睡意消,急忙换了衣服出去,看了眼父母,又瞄瞄江时亦,不知该说什么……

    随着天色逐渐亮起来,小区内也热闹起来,上班的,上学的,只有林家,气氛格外古怪。

    “爸。”林鹿呦咬了咬唇,瞧着父亲一脸厉色,也有些害怕。

    林父看着女儿,心底越发难受。

    他这个女儿,从小就是他的骄傲,聪明懂事,上了少年班,出国留学,年纪轻轻就取得了硕博学位,无可挑剔……

    就是这么乖的一个孩子,居然在家藏了个男人。

    如果林鹿呦就是个熊孩子,父母大概没这么惊讶,从小就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忽然给他们整这么一出……

    换做谁都得懵。

    “爸、妈,其实整件事都是个误会!”林鹿呦知道,这件事只有她能从中调和。

    “误会?”林父轻笑,“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

    “嗯。”林鹿呦乖巧点头。

    “他昨晚是不是在你房间待了一宿。”

    她点头。

    林父耸肩,“那就没有误会了。”

    “……”

    江时亦自然不想自家小姑娘这般为难,便主动开口,“叔叔阿姨,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够好,不过我对呦呦是认真的,我们交往,也没打算瞒着你们。”

    “我知道你们会觉得我太放肆,很过分,不过我绝对没有想欺瞒你们的意思……”

    “我可以为她负责。”

    林父深吸一口气,“负责?你打算怎么负责?”

    都是得体讲究的人家,在人家女儿房间待了一夜,做父母心里肯定过不去啊。

    这算怎么回事嘛。

    “我娶她,如果你们同意,我可以马上回家拿户口本。”

    林家三口:“……”

    林鹿呦直接傻了。

    他……果然,操作还是那么骚。

    而林家父母就直接呆愣在原地了。

    是啊,你要江时亦负责,娶她肯定是最直接的,可是整件事就变得不太对劲了!

    林父有些傻了眼,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人家小伙子愿意负责,这是好事啊,可是让他现在就嫁女儿,他肯定又不乐意。

    “叔叔阿姨,您放心,如果你们觉得太仓促突然,我们可以慢慢来。”

    “毕竟我也想给呦呦一个终身难忘的婚礼,我可以回去先和家里人商量,我们约个日子,正式过来拜访,再由两家人共同商量婚事。”

    “您放心,我绝不会委屈她的。”

    ……

    江时亦说得格外诚恳,只是林家人有些傻了眼,这事儿发展得不太对啊。

    “等一下。”林父打断他的话,“我们好像没聊到这一步吧。”

    “那您说,希望我怎么做?”江时亦看向他,“您放心,虽然我只是在化验所工作,不过我手中还有一些投资,车房都有,包括一些动产不动产,呦呦跟着我,就算不工作也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

    “……”

    林父宿醉的酒劲儿好像又上头了,捏了捏眉心,余光扫了眼自己女儿!

    你到底从哪儿找了个这样的家伙!

    怎么就扯到结婚领证了。

    他压根没提过这茬啊。

    他原本还想着,这些家里有点钱的,可能对他女儿不上心,怕女儿被他耍了,现在看来……

    这小子怎么如此迫不及待!

    看他那模样,恨不能立刻就拉着他女儿去结婚领证。

    好像比谁都迫切。

    他现在是真的懵了。

    林鹿呦目前的状态,不比自己父亲好,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怎么就扯到谈婚论嫁了?

    “叔叔,如果您觉得没问题,那我现在就跟家里人说一声,您看着哪个时间合适,我们再过来,正式聊一下这件事。”

    林家父母面面相觑……

    林父此时有些后悔了,他到底拉他进来干嘛啊!

    直接让他滚蛋不好吗?

    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模样了。

    ……

    趁着林家人都很懵的时候,江时亦的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

    早上六点多,江家老宅

    老太太正拎着洒水壶,在给自己养的几株花浇水,今天唐菀准备早餐,江锦上在边上帮忙打下手,范明瑜则抱着小歪脖子树在客厅晃着,江震寰看着报纸,一切都温馨而宁静——

    直至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一切。

    江震寰就坐在电话旁,顺手接起喂了声。

    范明瑜抱着江小歪打量了一眼丈夫,看他简单嗯了两声,手指一松,搭在腿上的报纸散落一地,微微皱眉。

    这是出什么事了?

    能让她丈夫露出这般神色。

    她走到江震寰身边,想听一下对方说了什么,却只听到了一阵忙音,对方早已吧电话挂了。

    “震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对方都把电话挂了,他居然还举着听筒。

    江震寰没作声,只是神色凝重。

    “怎么不说话啊,公司的事,还是家里的?”范明瑜瞧着丈夫神色不对,越发心焦,“你倒是说话啊。”

    “你给宴廷打个电话,让他别直接去公司了,送孩子去幼儿园之后,马上带着媳妇儿到这里来。”

    “嗯?”范明瑜更是不解。

    江震寰说话时,江锦上端着早餐上桌,“小五。”

    江锦上扭头看他。

    “打个电话给你秘书,今天别去公司了。”

    “怎么了?”江锦上也一脸莫名。

    江震寰什么都没说,自己也打电话给助理,让他将自己今日的行程都取消了。

    一大早,居然把江宴廷夫妻俩都叫了回来,显然是有大事,老太太追问,他都没说,只说等人齐了。

    “爸,需要把三哥叫来吗?”江锦上挑眉,既然大哥嫂子都回来,如果是家事,三哥也应该要来才对。

    “不用叫他。”

    ……

    唐菀看了眼江锦上,两人还私下讨论,是不是江兆林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所以父亲想避开江时亦商量处理。

    老太太还在摆弄着她的盆栽,见多了大风大浪,能有多大的事啊,搞得这么严肃,压根没上心。

    ------题外话------

    三更结束~

    老太太:浇浇花,洒洒水……

    江爸爸:我是上辈子欠了这两个人侄子吗?我自己儿子都没搞出这么多事!没一个省心的……

    江小四: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 ̄▽ ̄)~

    **

    月底了,有月票的别忘了投哈~ (https://www.shumi6.com)